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十二章 任性影后的退休种草生活

    房车开得很稳当,时间也很充裕,车子将将驶进一环内蓝溪就被苏寻给冷酷无情的踢下了车,无视蓝溪惆怅而幽怨的眼神,车子径直驶向了苏家豪宅。(www.goalkeeping-museum.com)

    佣人开门,将苏寻迎进苏家。

    毕沅正坐在客厅独自垂泪,苏凌身着晚宴礼服表情焦急。

    苏寻脚步不停,“什么情况?”

    苏凌猛然回头,“姐?!”来不及惊喜,苏凌拉着她就往外走,“你怎么来了?你的偏激粉丝不知道得到了什么消息,这两天死蹲荣城,他们精神不正常什么事都干得出来,你快回去千万别暴露了行踪。”

    “苏凌,”苏寻淡淡喊她,“我不记得我有教过你,身陷险境反而要知难而退。”

    苏凌呆呆止步,“可是……可是……”

    苏寻瞥她一眼,走向毕沅,“跟秦贺合伙蒙我的事儿改天再跟你算。”

    “毕女士,”苏寻身姿摇曳,盛气冷然,“都说为母则刚,您要还剩一点儿责任心,就换上礼服补好妆容,跟我去五蕴阁。”

    苏冲已经许久没回过家,对毕沅一天厌过一天,毕沅从没想过该如何改善这种境况,只是每天拉着苏凌哀泣。听到苏寻的话,毕沅嗫嚅着,眼中泪珠再次滑落,她摇头:“不行的,我不行的,阿冲不想看到我,我何必出门丢人现眼呢?”

    “丢人现眼?”苏寻冷笑,彻底对毕沅死心,“这么多年了,你和苏冲仍旧不明白——不会有人特意给你留脸面,面子这种东西,得靠自己挣!”

    苏寻转身,“苏凌,我们走。”

    苏凌看着自己的母亲,眼中难过再也无法隐藏,“妈……你知不知道,我马上就要被爸赶出苏氏了。”

    毕沅只是哭,泪眼迷蒙十分惨然。

    老佣人站在一旁无奈摇头,倒也真是应了一句老话,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苏寻卡着时间给苏凌换了身造型,她自己眼光刁得很,荣城找不到合适的礼服索性就穿着一身月白流仙长裙赴宴,死也不肯穿自己看不上眼的衣服。

    宴会开场后苏寻才带着苏凌姗姗来迟,砸场子就得有个砸场子的样子,挑好时间段进场才有仪式感。

    苏凌一改往日桀骜风,明黄蓬松小礼服裙摆撒至腿弯,白皙小脚踩着一双镶钻高跟鞋,似乎是有些不习惯这种穿搭,粉嫩脚趾可爱的卷缩着。五官精致妆容明艳的少女将双手背在身后,时不时的偏头看向自己的姐姐,俏皮又可爱。

    而苏寻愣是把素雅留仙裙穿出了高定晚礼服的气势,踩着国际红毯步艳色逼人,冰雪为肌霜为骨,艳且冷,美且傲,宴会一时无声,满眼触及尽是惊艳。

    哪怕是曾朝夕相处的秦贺,也不由愣神,他的眼底,压抑着对苏寻的蚀骨痴迷。失态只是一瞬,秦贺反应过来后面无表情捏碎了掌中酒杯。

    白潋的生日宴档次极高,可不是苏冲那场因为东、西方元素杂糅失败而显得有些不伦不类的宴会所能比的。

    苏寻眼角眉梢尽是冷然笑意,“白家果真好手段,苏总的配偶栏现在可还没空下来呢,白夫人这幅迫不及待急着登堂入室的模样未免太过难看。”

    全场震惊,先前还在揣测苏家大小姐是不是砸场子来了,这霸道的作风,根本就不给人揣测的机会,开口就把目的给挑实了啊!

    在看见苏寻后白潋心中就极为不安定,苏寻不是在国外疗养么?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荣城?!

    心神受到冲击的不仅仅是白潋,还有苏冲。

    苏家人向来敢做敢当,苏冲避开了苏寻的视线,“你不要这样说,我已经决定和你妈离婚了。”

    “然后入赘白家?”苏寻笑容轻蔑,“苏总怎么年纪越大反而还越不要脸面呢?”

    “苏寻!”苏冲这辈子都把面子看得比命中,哪里受得了苏寻这样说他。

    苏寻没耐心和他僵持,径直看向白家人,“我和苏冲早已断绝关系,他的事我不管,但,白欣欺负到毕女士和苏凌头上,是把我苏寻当死人么?”气势骤然拔高,眼神寸寸寒霜,她抬眼,语笑轻嘲,字字毒辣:“好歹也是荣城名流,不要脸面勾引有妇之夫就算了,竟然还有恃无恐登堂入室几度将毕女士气到晕厥住院,白夫人果真是把三观和廉耻都踩在了脚下呢。”

    白老爷子脸色青白,握着龙头杖的手青筋毕露。

    白潋的舅舅狠狠皱眉,“苏总和毕沅两看生厌,婚姻关系早已名存实亡,离婚只是迟早的事,苏小姐这样说话未免太过污蔑白欣,新时代谁都有追求爱情的权利,人人平等,你何必站在道德制高点往我白家身上泼脏水。”

    “追求爱情?人人平等?”苏寻嗤笑,“是我高看了白家,原来阁下认为真爱无罪便可以肆意插足别人的家庭了是么?在场的各位谁不知道白欣纠缠苏总已久?死缠烂打勾引诱惑也可以被称为爱情?阁下的爱情观倒真是低俗得可怕。”

    “你!”

    “行了!”白老爷子狠狠杵下龙头杖,拦下儿子的怒火,白老爷子双眼已浑浊,国字脸却十分正气,“苏小姐,来即是客,上一辈的恩怨自有上一辈自行解决,今天是白潋的生日宴,还请苏小姐遵守宴会礼则。”

    “呵,不愧是白老爷子,晚辈失礼。”苏寻突然一笑,冷厉氛围登时一散,“您说得对,到场即是客,掰扯些破坏宴会氛围的话题的确无礼。只是……”凤眸凌厉,眸光流转间自有霸道十分:“您凭什么认为……白家能承受得起我苏寻的客气?!”

    “白潋针对苏凌已久,小辈的打闹我向来不爱插手,白潋作妖我也随她去。白欣心思龌龊整天见不得毕女士好,苏总这么个玩意儿你们想要也尽管拿去。”

    “只是白家胃口未免有些太大了,”苏寻含笑站在会场中央,眼中光华流转,“我是看不上苏氏,但是苏凌想要。”

    “今儿我就把话挑明了,”嘴角慵懒含笑,语气轻蔑谑然,“苏凌是苏冲唯一的合法继承人,苏氏只能是她的。白欣哪只手敢动苏氏,我就砍掉她哪只手。”

    她挥袖转身,孑然立于华灯下:“白家受不起我苏寻的客气,现在让我看看,谁能承担我的怒火?!”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