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十七章 骄阳不是小太阳(27)

    “你究竟怎么了?”许猜八爪鱼似的缠在沈娇阳身上,薄唇轻触骄阳耳垂,初醒后的嗓音迷蒙而性感,“嗯?”

    沈娇阳神色浅淡,眼中不带半点情绪,“别闹了。(看啦又看小说)”

    “闹?”许猜身子一偏,头枕在骄阳腿上由下至上看着她,吊儿郎当没个正行,“我又怎么碍着你了?”

    骄阳敛眸,伸手揉了揉他蓬松的发,“许家根基未损分毫,政敌自相残杀,现在回去,可轻松夺回失去的一切。”

    许猜侧头,慵懒眯起眼眸,任由骄阳给他顺毛,“夺回来,不,”他不在意的扬起笑,“扔出去了,就没打算再捡回来。”

    骄阳不解,“什么意思?”

    许猜左腿曲起,“许家顶着第一世家的名号招摇太久了,弊端太大,再不收敛,迟早被那位连根拔除。”

    “你是故意的?”骄阳拨开他额前碎发,“就不怕真把许家搭进去?”

    “哪有这么容易?”许猜似笑非笑睨她一眼,“真当许家跟李家一个做派?”

    “嗯?”骄阳想了想,“许家政敌近几年倒是活跃得很,咄咄逼人得狠了倒是显得许家有些独力难支。”

    “上头那位就喜欢看到许家独力难支的场景,”许猜伸手点了点骄阳的鼻子,“真当许家这派没人?”

    第一世家羽翼斑驳势力暮霭势弱?既然大家都这样盼着,那许猜只是把大家都期盼看见的场景给呈现出来了而已。

    “玩儿战术的心真脏啊,”骄阳伸手扯他脸,“我父亲不过是做做样子吓唬你而已,自断臂膀不心疼?”

    “自断臂膀?可我觉得我这是在保全羽翼呢,”许猜握住她的手,眼里一片讳莫如深,“打个赌?帝都局势将变,我会是获利最大者。”

    骄阳问他,“新赌局?”

    “对!”许猜忽然起身,眸子晶亮的看着她,“这局要赌很久,我们的三月之约就以它收尾,这一次,看看我带给你的究竟是混乱,还是惊喜。”

    之前两局算是一胜一负,沈娇阳沉吟片刻,“一局定胜负?”

    “对,”许猜眼底似乎浮现出点点星光,“这次定局,我揭晓赌注。”

    沈骄阳被他突然的好心情感染了,眼底也染上浅浅笑意,“无论赢输,我可没在怕的。”

    许猜笑容别有深意,“无论赢输,你没亏的。”

    赢了,我归你,输了,你归我。

    “就算这么说,”沈娇阳伸出食指抵住他的额头,将他推开,“你也得离开沈家了。”

    “好,”许猜自知赖不过,只得懒懒应下,眼底划过一道暗光,“不过走之前……我得跟岳父大人道个别啊。”

    沈娇阳头皮发麻,“你想做什么?”

    “没什么,”许猜起身套上外套,表情无所谓至极,“未免动作过大损害沈氏利益,我自然得先跟岳父大人通个气。”

    损害沈氏?许猜打算做什么?为何会牵连沈氏?骄阳皱眉看着许猜离去的身影,终究是什么也没问。

    再怎么亲密,彼此间终究留有底线。

    许猜在二楼小花园里找到了悠然小憩的沈羌垣。

    “许小公子有事儿?”沈羌垣坐在巴洛克椅上对他微笑示意,没有起身的打算。

    许猜瞥了眼布艺小桌上的红皮书籍,嘴角勾起讽刺笑容,“有病就该送医院,沈先生此举……害人害已。”

    沈羌垣笑意寸寸冰冷,“许猜,你倒是有恃无恐。”

    “我跟您说过的,沈叔叔,”许猜懒洋洋转眸,眼神锋利态度桀骜,“结局未定呐。”

    “你想把沈家拖下水?”沈羌垣笑意冷淡,“年轻人,考虑欠妥啊。”

    许猜步子一迈就坐到了沈羌垣面前,态度相当坦然自若,“明人不说暗话,沈叔叔,咱们今儿个就把话给挑明了,您要真厌弃沈娇阳,就把人给我,”左手撑着下巴,右手指尖轻点扶手,许猜音色慵懒华丽,眼中却是一片冰冷,军阀贵公子首次气场全开,“看着你们这样对待沈娇阳,我实在是……很生气啊。”

    尾音极轻,微微上扬,四目相对,许猜杀气狂飙,沈羌垣神色玩味,“想带走我女儿?你似乎弄错了些什么。”

    许猜神色冰冷,“沈初阳走失与沈娇阳无关,张黛为了逃避现实把自己逼成了精神分裂,这样就可以冠冕堂皇的把一切过错推给沈娇阳了?沈羌垣,你们夫妇的做法还真是令人不齿啊。”

    “许猜,”沈羌垣笑容微凉,“祸从口出的道理,不需要我给你挑明?”

    许猜不急不慌起身挽袖,一言不合就要动手的架势,“沈羌垣,你们这样对沈娇阳不好,真的不好。”

    沈娇阳心态极度不稳定,对许猜也是忽冷忽热,许猜不是察觉不到,只是沈娇阳不说,他也就不问,大不了自己动手查咯。

    看看他都查到了些什么,沈家原得双生姝,其母张黛于十余年前遗失一女,久寻不回得其死讯,张黛逃避现实逼疯了自己,精神奔溃人格分裂,连带着母爱也分为两半,一半强势且偏执,固执的认为自己的小女儿没死,只是被沈娇阳逼得不得不远走他国。另一半人格则温软慈爱,在她的意识海里,自己只有沈娇阳一个女儿,自然是对骄阳百般疼宠。

    许猜不敢想象,小小年纪的沈娇阳在面对自己性格多变且喜怒无常的母亲时该是何等恐慌与无措,也许上一秒还躺在母亲温暖的怀抱里,下一刻便被厌恶摔下百般叱骂,这样的反差对待来自于自己最亲近的母亲。

    而沈羌垣,从未设法阻止。

    如果强制张黛精神治疗,她清醒后也许会忍受不了再次自杀,沈羌垣极爱自己的妻子,再三考虑之下当即选择委屈自己的女儿,这么多年不是为公事奔波就是在为张黛的精神问题辅佐治疗,留给沈娇阳剩下寥寥无几的相处时间也不过是严厉告诫。

    占满沈娇阳童年时光的不是女人尖锐的哭泣责骂就是男人严厉的教导和批评,五岁过后,没有家庭聚餐也没有睡前故事,只有冷冰冰的家,精神反复无常偶尔清醒后会抱着她低低啜泣的母亲,以及……对她抱有极大期望压下重重严格要求的父亲。

    许猜手腕青筋绽露,似在极力忍耐,“沈羌垣,沈娇阳她是个人,不是做工精密的仪器,你不能要求她必须完美掌控自己的生活以及情绪,你也没有权利剥夺她的情感。”

    她的心,会坏的。

    “我的女儿……”沈羌垣脸上浮现笃定的微笑,“她有最强大的掌控力,最清醒的头脑,最冷静完美的自制力,她会成长为沈家最年轻且睿智的家主,她将带领沈氏帝国走向新的高峰,她……绝不会让我失望。”

    去他妈的不会让你失望!

    她不会让你失望!可是她难受啊!可是她心痛啊!可是她会哭泣啊!

    你知不知道,每次见她眼底浮现破碎星光,我就无比想要毁灭一切让她流泪的根源?

    难怪她曾说,家族与血亲会是我们一辈子都无法挣脱的枷锁。

    可笑当时,我的回答太过轻松。

    许猜心里仿佛有头野兽在咆哮,在嘶吼,在渴望破坏一切,他微笑,眼尾猩红,“强大,清醒,冷静自持?这些……”

    “你都能做到是么?”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