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十三章 骄阳不是小太阳

    尤比拉这厢还在和花芷扯皮,那头沈娇阳已经完成与许老爷子的交锋,许老爷子叹气,胸中强憋着的那口倔气终究是散了,“罢了,终究是你们年轻人的舞台。(wwW.goalkeeping-museum.com)”

    说罢杵着龙头拐站了起来,拒绝了尤比拉的搀扶,老人颤巍巍上了楼,身形佝偻,不再是记忆中那副挺拔高大的伟岸身影,许猜强压着的酸涩情绪终于显露眼底,他开口,声音滞涩,“爷爷他……一直担心你会被我连累。”

    沈娇阳面无表情拍了拍他的头,算作安慰,“没有人可以连累我,没有人有能力连累我。”

    骄傲却不自傲,强横却不自大,只是事实如此。

    沈娇阳起身,朝尤比拉走去,视线保持礼貌距离,眼神看着尤比拉的双眼,口中却是在问许猜:“不介绍下么?许猜。”

    “啊,”许猜揉了揉头,“忙晕了,忘了告诉你了,这是我妹妹,许诺。”

    尤比拉早在沈娇阳朝她走来时就弹起了身,敬业的维持着本体人设,眼中暗藏好奇笑容明媚天真,“嗨,你就是我的嫂子咩?”

    尤比拉一心想打擦边球蒙混过去,但是架不住许猜他脑子有坑。

    在看见沈娇阳听见许诺是她妹妹后散去深色的眸光后,许猜嘴角一扬又加了句:“不是亲生的,不过你放心,我拿她当亲生妹妹看的。”

    尤比拉眉心一跳,许猜还在兀自强调,“虽然我们朝夕共处十四年,但我们之间绝对只有纯粹的兄妹之情。”

    然而沈娇阳她并不关心这些,眸光一变,一连串问题脱口而出:“十四年?那她今年几岁?你在哪儿捡到她的?许家收养她时她几岁?”

    “啊……你?”许猜深想她的问题,回过神来哭笑不得,“你该不会怀疑诺诺她是你妹妹吧?不可能的,爷爷是去孤儿院把她带回来的,她被领养之前的资料都很完整。”

    “她今年十七,比你还大一岁呢。”

    “这样啊,”沈娇阳一听,眸光暗淡下来,心中那一丝隐秘的期待逐渐散去,气力一散,止不住喉间轻痒,“咳咳……”

    “沈娇阳!”许猜拦住她,轻轻给她拍背顺气,语气却是极严厉,“你又感冒了?为什么不呆在家好好休息?!”

    沈娇阳稳住呼吸,掩下眉间不适之感,轻飘飘看了许猜一眼,许猜逐渐气弱噤声,她转头看向尤比拉,眼底装着真诚歉意,“抱歉,第一次见面我就提出了那么多无理的问题。”

    “啊呵呵呵……没事啊……”尤比拉极力缩小存在感,心里发虚,“听你们的谈话……你似乎也是为了你妹妹嘛?”

    沈娇阳耿直点头,“是的,她很小就走丢了。但不知道为什么,见你的第一眼……你给我的感觉很像她。”

    这种情况,一般说得越多暴露得也就越多,尤比拉选择安静如鸡,弱气如鹌鹑。

    许猜不高兴小女朋友的注意力被分散,揽过沈娇阳转身就走,“她蠢得很,我不许你跟她玩儿,你的脸色很差,去我房里躺会儿?”

    尤比拉吁了口气,

    尤比拉深呼吸,

    花芷的系统虚拟体感动的眼泪汪汪,

    ——

    ——

    许猜眼神无奈,“老大,生病了就去床上乖乖躺着,不要乱动了好么?”

    “再躺下去我就要发霉了,”骄阳好奇的打量着比她还高的梨木展示柜里的各种枪械模型,“我可以碰碰么?”

    许猜靠在柜边懒懒看着她,“只要你想,全拆了都行。”

    骄阳伸手拿起黝黑枪支,“好重,我为什么没有见过这种型号的枪支。”

    “哟,你家私藏枪械啊?”许猜慵懒抬眸,似笑非笑,“违法的,老大。”

    骄阳神色不惊,“谁还不能收藏些枪械模型了?”

    许猜轻笑,偏过头看向沈娇阳手里的黑色手枪,眼底神色不明,“国内外都没有这枪的型号,这枪,只是个半成品。”

    “至于成品,”许猜悠悠看向窗外,“李远应该已经研发出来了。”

    “这就是你把名额让他的原因?”骄阳放下枪,走到许猜跟前,仰头看着他,“不是敌人么?你们还真是奇怪啊。”

    “他想进军部,我就让他进,”伸手圈过骄阳,下巴搭在她的头顶,轻轻磨蹭,“就当是成全我们最后的兄弟情谊了。”

    “可是他选择了脱离家族,”骄阳推开他的头,“不管李家是否能翻身,他都是家族的弃子了。你真狡猾,李家和李远,显然后者更好欺负。”

    一个家族和一个人,对付哪个更轻松?

    “李家翻不了身了,李远心里厌恶李家得很,还有,”许猜哭笑不得,“什么叫好欺负?你真当李远是软柿子?”

    “嗯哼,”骄阳相当坦诚,“没关系没人脉没底蕴还失去了家族庇护,可不就是好欺负?”

    许猜揉乱她的一头软发,“可他,身后站着整个兑泽。”

    “兑泽?”骄阳歪头想了想,“华国最神秘的军方地下组织?”

    许猜被萌得心神一颤,清了清嗓子道:“嗯,李远心思深着呐,老早就揣着自己的机械图纸站了新主席的队了。”

    骄阳皱眉,“你究竟在想些什么?让他进兑泽岂不是在给自己找麻烦?”

    许猜收紧手臂,“李家总归得有一个站到主席跟前露脸,比起李荣,我更愿意是李远。”

    骄阳不解,“为什么?”

    舌尖划过侧畔尖牙,许猜眼含坏笑,“因为……我们是青梅竹马啊。”

    这是摆明了不想好好回答。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