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十五章 骄阳不是小太阳(15)

    沈夫人看着许猜远去的背影,摇了摇头,“沈家的小子,到底还是太年轻啊。(www.k6uk.com)”

    忠心的老管家踌躇在原地,“夫人,小姐她……”

    “好端端的又跟我提她做什么?”沈夫人右手紧握楼梯扶手,雪白手背青筋绷起,“她的事去找老爷,别来烦我!”

    老管家低头,“……是,夫人。”

    沈夫人面色不愉,上楼转身后心情却瞬间明朗起来,“啊,又到了该和我的小太阳视频通话的时间了……”

    老管家在原地站了许久,一直挺拔的脊背似乎也微微弯曲,徐妈摇头叹气:“我的小姐哟,可怎么熬得过去……”

    ——

    别墅区弯弯绕绕的山道之上,一道黑色残影驰若风雷,“老爷子,沈家到底有几个女儿啊?”

    老人声音雄厚,嗓门极大,一听就知道身子骨硬朗的不得了,“臭小子,你管沈家有几个女儿,快给我滚回来!”

    “我不,”许猜回答得十分欠揍,“我看上了沈家大女儿,她在沈家貌似过得不是很好,你快去档案室给我查查沈家的资料。”

    “混小子!”沈老爷子气得在电话那头直杵龙头杖,“先不说你爷爷我都退休多久了,那沈家的资料是我轻易能查到的?!”

    “别那么死板啊老爷子,”许猜吊儿郎当的劝他,“找找关系人脉嘛,要是你孙媳妇过得不好我也能趁早把她接回来不是?”

    老爷子在电话那头啐他:“呸!臭不要脸的!还孙媳妇?人沈家闺女多能干?能看得上你?”

    许猜:“……”

    毕竟在沈老爷子的心里,许猜一直都是不学无术招猫逗狗不务正业脾气死犟的白眼狼孙子形象。

    电话被无情掐断,沈老爷子气得直捋胡子,“胆子肥了他!还敢挂我电话了!”

    笑容明媚的少女坐在太师椅上轻晃小脚,“哥哥不是一直都这样的嘛,每次跟我们打电话都超不过五分钟的。”

    沈老爷子没好气的瞪着她,“你们兄妹就没一个让我省心的!”

    许诺俏皮吐舌,“人家明明就很听话懂事贴心可爱哪里不让您省心了?对了,爷爷,”许诺扑闪着长翘睫毛,状似无意问道:“哥哥真的有女朋友啦?”

    “他敢把人带回来,看我不把他腿打断!”许老爷子虎目微沉,“政商之界不可混淆,许猜喜欢哪家的姑娘都可以,唯独沈家的不行!”

    许家从政沈家经商,俱是帝都煊赫人家,沈家倒是早就把根子挪到国外去了,他许家可是扎根在了帝都!许老爷子年纪愈发大了,许家近些年不可避免的开始显现颓势,这要命关头再和沈家交往过密,只怕上头的人得下狠手,行事再不小心些,许家迟早得从红党除名!

    这些顾虑许老爷子从未跟许猜提过,老人家固执的想挡下一切风雨,让自己的孙子再轻狂肆意两年。

    许诺走到老爷子身后给他捏肩,眸光明灭情绪复杂。

    许诺手腕一僵,深吸了口气,

    ——

    夜幕深沉,数十驾微型无人机盘旋在沈家上方。

    九环山道,黑色保时捷与夜色完美融合。

    张扬瞅着在一堆键盘上点点按按的李远,心中惴惴:“磁场干扰,靠谱么?”

    李远手下不停,修长十指在键盘上翻飞,“比你靠谱,大半夜的出门开个保时捷你gay不gay?”

    “大半夜的干坏事儿不开黑色保时捷我难道该开红色法拉利么?!”张扬梗着脖子吼他,吼完后又委屈的吸了吸鼻子,“这保时捷还是我借的呢……”

    李远嗤笑:“哟,张大公子也有跟人借车的时候?”

    张扬踢他,“你丫少幸灾乐祸!我卡被冻结了怪谁?怪谁?!”

    李远目光锁定笔记本屏幕,不敢分心,嘴里只能告饶:“怪我怪我,这事儿完了我去你家自首,就说那酒吧是我拾掇着你去的行了吧?”

    张扬哼哼唧唧的磨他,“把行了吧三个字去掉。”

    “行行行,你可别添乱,猜哥翻墙了。”

    “卧槽,里边儿不是有电网么?”张扬注意力被引回正道,眼睛盯着屏幕鬼叫:“哦哟哦哟不亏是军区小霸王,这身手,贼帅!诶李远这动作你行么?”

    “……我家,只出科研兵。”

    这沈宅的安全系数未免也太低了吧?

    攀上二楼阳台伸手一推,折叠门应声而开,少女穿着白色睡袍,安静坐在床头,听见响动后抬眼看他,“许猜。”

    嗓音如水,平静无波。

    “嗨,”许猜扬了扬眉,眸如点漆,眼神锐利且专注,“好久不见,沈娇阳,我来带你走。”

    骄阳转过视线,看向窗外,“那天,是你亲自把我送回来的,现在,你带不走我了。”

    “是么?”许猜环胸,右手摸了摸下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难怪我进来得这么简单,沈叔叔早知道了?”

    骄阳敛眸,“我让他们,不许拦你。”

    “原来是这样,难怪我进来得这么容易,”许猜打了个响指,“沈娇阳,你身上的谜团还真是多啊,”他装模作样的低声叹气,“哎,看来我又猜错了一个。”

    ,  既然能轻易控制沈宅安全枢纽,那沈娇阳在许猜心里的弱势设想就无法成立了。

    “所以……”许猜点了点眼角泪痣,“今晚并非是我带不走你,而是你并不想跟我走。”

    骄阳点头,终于有了点情绪波澜,声音有些闷闷的,“你不问过我的意见就把我送回来,我生气了。”

    所以,这就是你病好了也不来学校故意冷落了我这么久的原因?

    许猜喉间一哽,无奈苦笑,“是是是,我的错,我认错,请问沈大小姐要怎样才能原谅我呢?”

    骄阳下巴微扬,气势高傲,摆出一副大小姐的样子,“给你三十秒,说服我。”

    明明你自己也是想跟我走的吧?却偏偏要我先低头,沈娇阳,你还真是傲娇啊。

    许猜似笑非笑,用已经看穿一切的透亮眼神盯着她,“行,沈娇阳,这台阶我给你搭上,你可得搭好扶手慢慢走。”

    骄阳脸一红,表情却平静得很,“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许猜抖开骄阳床上的被子往她身上一裹,“赌局第二场,就今晚,去不去?”

    娇阳眨眼,“去。”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