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十二章 造反重要我重要?(20)

    韩昭敬神,却从不信神。(www.goalkeeping-museum.com)

    若这世上真有神明存在,他们为何不曾降临世间解救众生疾苦?

    庙宇,香火,供奉,燕国的人们可曾少置了半分?未曾。

    国力鼎盛时,各仙官庙宇香火鼎盛,君主不仁时,道庙佛寺仍是信徒不断,终于等到国家破败到底了,普通百姓再也无力供奉,他们哭泣,他们咒骂,他们请求,他们哀嚎,他们心中无所不能大慈大悲的神明依旧不为所动,安然矗立于庙宇之中,法相庄严,眼底慈悲。

    假的,哪有什么神仙?不过是软弱的人们心里的臆想罢了,得神明庇佑便能一世安康?她更相信求神不如求己。

    韩昭自认看穿一切,直到前几天,有个半吊子小仙告诉她,神明并非不知人间疾苦,只是凡人世界太多,他们有点忙不过来?

    甚至,仙界也如同凡人建立的王朝一般运转着,天道执法,神创六司,仙为下级,上传下效。

    他们拥有无穷无尽的生命,他们掌控生存和毁灭的法则,他们有时也会为了治理各个世界的不同时空而忙得焦头烂额,若只是听人这般跟她说道,韩昭是断然不信的,可碰巧,这些她刚好真实经历过。

    会说人话的扳指,奇异流动的紫光,以及将她的魂魄劈入扳指内部空间的雷电。

    韩昭胆子很大,猜想明瑾瑜是妖怪时她不曾害怕,被抽离魂魄时她亦不曾害怕,接连遭遇诡异景象,她尚惊讶自己心中竟毫无波澜冷静得很,倒显得这些仿佛真是如喝水一般再平常不过的事了。

    紧接着,她就在扳指里看见了明瑾瑜的来历,看见了三千年后的燕国,那个令人惊艳的时代。

    同时她也知晓了,世上真的有神明存在。

    燕国百姓的苦难天界并非不知,只是派来的小仙能力着实低微了些,哪怕执法司明例规定下界仙人不得使用仙法扰乱凡间规则秩序,可也架不住他附身的这具壳子血脉高贵身份显赫下属忠心啊,一个低级位面的任务做了十二年都没成功,怪不得被系统评阶等级为渣。

    韩昭并没有因为能近距离接触仙人而生出丝毫激动和兴奋的情绪来。

    燕国交给这么个玩意儿拯救,怕不是自取灭亡。

    心中甚是烦闷,明明窥得天机,却偏偏不能与人分享,韩昭瞥了眼门神似的杵她跟前的黎厌,眼神不善,你当我藏着小秘密不愿跟你说呐?不不不,是我根本开不了口!

    那日黎厌掀帘正巧看见明瑾瑜抱她大腿,偏生她还一脸疲惫,不让黎厌多想都不行,若不是韩昭拦着,黎厌能当场把明瑾瑜胳膊给卸了。

    此后数次韩昭打算告知黎厌内情,但凡她欲吐露那日境况或仙界之事,韩昭头顶必定闪过狰狞紫雷,韩昭心知独她一凡人得窥天机已是大造化,若再想泄露天机岂不是藐视天威?便只得作罢。

    韩昭这头有苦难言,可不是得急坏了黎厌?看她这三缄其口的模样,再看那燕王每日贼眉鼠眼的直往韩昭身边凑,黎厌近来心火着实烧的旺。

    黎厌:“你就没什么想对我说的?”

    韩昭觉得牙疼,“你究竟想要我说什么?”

    黎厌冷冷看她,哼道:“比如你为什么让燕祁抱你大腿。”

    “你就为这个盯了我三天?”韩昭朝黎厌勾了勾手指,“你过来,我就告诉你。”

    黎厌双手抱胸,很是冷漠,韩昭极乖巧地坐在军榻上看着他,也不说话,大有一副跟他死磕到底的意味。

    黎厌抬脚,面无表情,眼底含霜。

    韩昭等他走近,眸儿一眨伸手将他坤倒在榻上,笑嘻嘻骑上了他的腰,双手撑在黎厌耳侧,“黎厌啊黎厌,你也有今天,叫你以前可劲儿嫌弃我。”

    黎厌表情不变,眼底波澜不惊,耳尖却泛起丝丝红晕,“别闹。”

    “我就闹我就闹,”韩昭坏心眼儿的低下头,挨着黎厌耳侧呵气如兰,“其实啊,燕祁那日只是在求我出兵攻打燕都罢了,”黎厌眼睫颤了颤,耳尖鲜红似血,韩昭无声的笑弯了眼儿,“你若不喜,直说便是,做什么闷声不语,你若不说,我怎的知道你在想什么?你气坏了身子,我可是要心疼的,阿厌哥哥~”

    那一声阿厌哥哥当真唤得痴缠娇酥,直撩拨得黎厌麻了半边身子,整颗心就像是泡在了蜜罐子里,甜甜蜜蜜上下浮沉,快活得无力可使。

    “噗,”看着黎厌木楞的模样,韩昭终是忍不住笑出了声,戳了戳他的脸颊,问道:“嗳,你怎么不说话,傻了?”

    黎厌呆呆看了她好半晌,忽而表情一变凶狠非常,利落翻身将韩昭压在身下,眼尾嫣红,眼中缱绻迷离,“韩昭,你学坏了,你撩拨我。”

    韩昭拽过他垂下的发带绕指把玩,“是啊,我就爱撩拨你。”

    黎厌眼神一亮,“这么说……你其实是倾心于我的是不是?”

    韩昭:“对呀,说来你不知道,你拒绝与我定亲那天,我正准备向你坦白心意,我那时可没当你是我哥哥哦。”

    黎厌:……?

    所以,他这是……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

    韩昭笑容甜甜,身子一缩就从黎厌身下滚出,紧跟着抬脚一踹。

    “砰!”

    黎厌屁股着地,疼得龇牙咧嘴,眼中尽是雾蒙蒙的委屈:“阿昭……”

    “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选择付出相应的代价,阿厌哥哥也是诺,”韩昭盘腿而坐,右手支着下颔,“莫要着急,我们……来日方长啊~”

    当初,韩昭爱慕黎厌而不自知,对他万般迁就千般低头,哪怕在黎厌说出只把她当妹妹看待的话后,她选择的也是压下自己心中对黎厌的男女之情,老老实实当他的妹妹,任凭夜里百般情苦涌上心头,情爱之苦,独吾一人咽矣。

    三年来,她看着他出入沙场几经生死,两人关系止步于兄妹,距离愈行愈远,心中情思不仅未能如愿放下,甚至越发情浓。

    她从未在黎厌跟前提过只言片语,只因不想让他为难,可瞧瞧黎厌这蠢货都做了些什么?

    他诓她!

    什么等洗清冤名后再八抬大轿迎她过门?都是屁话!

    韩昭冷笑,不跟我定亲是吧,不好意思,现在我满脑子都是家国大义黎民苍生。

    想跟我谈情说爱?再等个三年吧。

    ——

    燕都之行迫在眉睫,韩烨欲带三万精兵攻打燕都,韩昭以命相阻,深知父亲此行不存活念,两人僵持许久,最终韩烨妥协。

    翌日,韩烨明瑾瑜二人留守陵峪关,韩昭黎厌率领二十万精兵杀回燕都。

    南下之行万民欢欣,都城方向一路城门大开,降将无数,临近燕都,飞鸟无声,蝉虫不鸣,都城之下四十万大军严阵以待,只等韩昭领军攻来鏖战燕都护城河!

    敌众我寡,天时未至地利不和,韩昭传令,安营扎寨。

    两方人马遥遥相望,气氛沉闷肃杀。

    ------题外话------

    黎厌:“当年年幼无知啊,想着世界那么大,我再浪浪又何妨?没想到这一浪啊,就望不到岸了……”

    韩&传说中的岸&昭女士:“回炉重造了解一下?”

    蟹蟹樱栗and彼岸小甜心送的发发!?(ゝw?)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