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十八章 造反重要我重要?(16)

    黎厌目光灼灼,韩昭略微有些不自在。(www.k6uk.com)

    “你明明曾拒绝过与我定亲,如今为何出尔反尔?别跟我说什么幡然醒悟的鬼话骗我,我不信。”

    他们相伴长大,亲密无间,最是了解彼此脾性。

    像黎厌这样的人,最是明白自己想要什么。

    想要的遇见了绝不会放手,不想要的扔弃后绝不会捡回,心中从无后悔二字。

    “呵,虽然不知道你如何得知我曾拒亲,但……”黎厌轻笑摇头,将韩昭带到桌前让她坐下,“我果然什么都瞒不过你。”

    “之前拒绝,是我黎家冤名尚未洗清,我如何能顶着罪臣之子的身份求娶与你?而现在……”

    黎厌半跪于韩昭身前,执起她的手,放于唇边轻吻,“阿昭,麟帝欲派齐王压粮北下,韩家危矣。”

    “麟帝登基两年,比之先帝昏庸有过之而无不及,于国,穷奢淫逸毫无功绩,于民,残暴不仁苛征杂税。”

    “齐王是除麟帝之外唯二皇室血脉,素有不臣之心,此次麟帝命他运粮至陵峪关,险恶用心倒是毫不掩饰。”

    “齐王自幼体弱,遇刺亡于边塞,你爹身为韩家军主帅必然逃不脱干系。”

    “若此事间了,齐王安然回到齐地,少不得被麟帝捏造出个与齐王私交过密,意欲勾结造反的罪名来。”

    麟帝此举,当是一石二鸟之计。

    齐王活,韩烨必死。

    齐王死,韩烨亦死。

    “齐王若是平安到达凉城,韩家死局无解,除非……”

    “你嫁给燕祁,结秦晋之好,缔两姓之约,你爹辅佐燕祁划地登基,一国双帝。”

    “击退夷族之后再杀回燕都,剿杀燕麟余党。”

    “不过这样风险太大,”黎厌抬起韩昭的手,与她十指相扣,“况且,要我眼睁睁看着你嫁给别人?不可能。”

    韩昭甚是冷静:“所以,你想刺杀齐王?”

    黎厌眼眸含笑,“齐王体弱,死于舟车劳顿,与我们有何干系?”

    “可是……”,韩昭捧起他的脸,认真问他:“暴君昏庸,我们为什么要替麟帝解决掉他唯一的对手呢?论血统,燕祁母妃乃是先皇贵妃,出身世家名门,而燕麟母妃只是先帝从民间带回的风尘女子罢了。”

    “论民心,齐地苦寒,燕祁上任之后励精图治,为治理齐地虫患殚精竭虑,仁爱之名天下皆知,若是造反那也是民心所向。”

    “其次,燕祁能从夺嫡之争中急流勇退谓之知机,不仅保全了自己羽翼,甚至敢向麟帝请封苦寒之地休养生息,当是足智多谋胆识过人。”

    “此番之行,燕麟定是布下死局誓要取他性命,你何苦去做那麟帝手中棋袖中刀?”

    “我不管,”黎厌偏头蹭了蹭韩昭手背,眼中杀气甚浓,“燕祁必死。”

    “为何?”韩昭掰正他的脸,“你为何非杀燕祁不可?”

    黎厌缓缓抬头,眼中杀意翻涌,“你爹已经决定与燕祁结盟,事成之后你为燕祁之后,同享燕国盛世繁华。”

    “哈?”韩昭惊愕,随后哭笑不得。

    她爹一心想着给她招揽个上门女婿,怎么可能不问过她的意思就随随便便把她许出门去?

    多半是看她及笄了,黎厌却始终没有向他提亲的想法,所以故意炸他的吧?

    韩昭眸光一闪便猜出缘由,但没有宽慰黎厌的意思,反而火上添了把油,“这样不是很好么?我做了皇后岂不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黎厌眸光诡谲,几经变化后归于平淡,“原来阿昭,想做皇后么……”

    “你……想干嘛?”韩昭听他语气阴森,心中甚是不安,“你不是想杀了燕家兄弟自己造反吧?”

    “我警告你,你可别乱来,燕国内有民忧外有夷患,流寇四起满目疮痍,夷族就等着陵峪关撤兵才好冲进关内,三方势力平衡一破,燕国定当覆灭!”

    黎厌黑眸沉沉,“不愧是沉岸自请军棍都要收入门下的关门弟子,身在闺阁亦可掌控天下时局。此番引我清洗凉城隐患,便是决定好要与那燕祁结盟了?”

    “甚至,决定好要嫁给他了?”

    看着黎厌一副眼皮子一掀就要砍人的模样,韩昭懵然,“我什么时候就决定好要嫁给燕祁了?我怎么不知道?”

    “不想嫁他?”黎厌起身冷笑,被韩昭刺激得险些暴走的情绪尽数爆发,“不想嫁他你煞费苦心为他拔出夷族暗钉?不想嫁他你还特意派兵前去接他?”

    黎厌敛眸,表情阴翳,语气森然:“韩昭,我还没死呢,你就想着去勾搭野男人了。”

    韩昭丝毫不怂,甚至饶有兴趣地站起身围着黎厌走了两圈,口中啧啧有声,“对嘛对嘛,这才是我熟悉的黎厌嘛,分明是个傲慢无礼刻薄毒舌小气记仇的人,装什么情深不悔阴暗深沉呢?可把自己给憋坏了吧?”

    谁让你欺负我的?谁让你嫌弃我的?谁让你拒绝我的?

    当初定不定亲你说了算,现在跟谁成亲我说了算!

    气死你气死你气死你,哼!

    韩昭得意的仿佛尾巴都翘了起来。

    黎厌气得太阳突突直跳,“韩昭!”

    “怎么,准你做还不我准说?”韩昭轻飘飘看了他一眼,“言归正传,你得帮燕祁。”

    黎厌不屑,“凭什么?”

    这个腐朽不堪,摇摇欲坠的韩国,究竟还有什么争夺和守护的必要?

    “凭什么?”韩昭想了想,朝黎厌威胁道:“你若是不帮我,我就去跟爹爹说你私下授我武艺,还帮着我隐瞒他拜了沉岸为师,激起了我玩弄权谋掣肘天下的野心,让我完全和爹爹期望中的大家闺秀背道而驰。”

    黎厌八风不动的看着韩昭倒打一耙,十分冷漠,“哦。”

    本来也就是说着玩玩的,某人油盐不进,韩昭只得放弃,“你不肯就算了,那我就只好嫁给齐王以增加韩家筹码咯?”

    说完转身就要走,毫不意外的被黎厌一把捞进怀中,“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黎厌紧紧箍住韩昭的腰,一双桃花眼眨也不眨的看着韩昭,眼尾嫣红,眼神似醉非醉临去秋波,直教韩昭心神荡漾。

    黎厌双眼着实生得美,眼型似若桃花,睫毛弯长,双眼看人眼波迷离,眼底蕴藏万千星光,勾魂摄魄却并不女气,韩昭最是受不了黎厌眼也不眨的看着她了。

    “好了好了,我开玩笑的,嫁给你嫁给你,我嫁给你总行了吧?快把你的眼睛挪开!”

    “唔,”黎厌听话的将头埋进韩昭颈窝中,眯眼蹭了蹭,声音极其懒散,“你为何一定要帮齐王?”

    韩昭想了想,答道:“因为他是最合适的人。”

    “最合适的人?”黎厌努力将自己缩小窝进韩昭怀中,十分猛虎依人。

    韩昭试图推开他:“你觉不觉得你的动作有点儿过于孟浪了?”

    “有么?”黎厌歪头想了想,“没有吧,我们就应该这样相处不是么?”

    韩昭:“……”

    ------题外话------

    求!收!藏!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