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八章 造反重要我重要?(6)

    “小小姐,小小姐?”兰嬷嬷掀开床幔,“小小姐今儿个不是要早起思苑看厌少爷么?昨夜入睡前您可是特地叮嘱嬷嬷今儿要早半个时辰喊您起床的。(www.k6uk.com)”

    迷迷糊糊想起自己好像是这么说过,韩昭这才依依不舍的半睁了眼儿由兰嬷嬷抱去洗漱,坐上饭桌韩昭才算彻底清醒,待柳儿和阿蓝将早膳端上后,便乖巧的自己握着小金勺吃着盅里温好的香菇鸡肉粥,拒绝的柳儿喂食的建议。

    兰嬷嬷坐在墩子上做着绣活儿笑着瞧她:“小小姐的新袄子还差些针脚,嬷嬷待会儿就不跟小小姐去思苑了,倒是不知厌少爷身子究竟如何了,让小小姐如此惦记。”

    将军夫人和平阳侯夫人乃手帕之交,黎厌小时候桂嬷嬷也曾跟着将军夫人去看过他两次,如今凉城消息要塞尽数掌握在韩烨手中,桂嬷嬷至今不知黎厌已经成了叛党余孽,只听韩烨说平阳侯和侯夫人遭奸人所害,心中颇为唏嘘,想着黎厌和韩昭身份相当,两人或许可以做个玩伴,小孩子心思浅,久而久之总会开始淡忘,以后活得也能轻松些。

    韩昭捻了两块奶酥来吃,又喝了口牛乳,将口中食物细细咽下去,任由阿蓝用帕子给她拭去嘴角残渣才开口道:“阿厌哥哥身子可好了,还说昭昭是小胖子……”想着又气鼓了脸,“不过他们燕都来的人奇怪,昭昭不跟他计较。”

    让柳儿把自己抱下椅子,韩昭蹬蹬蹬跑向了自己放玩具的八宝阁,“嗳小姐!”,柳儿止住她往上爬的动作,轻声哄道:“您可是要拿些什么?让柳儿帮您拿下来好不好?”

    “唔……这个这个,还有……那个!这些是娘亲送的礼物,柳儿要轻轻的,我要带去和阿厌哥哥玩!”

    柳儿笑着应她:“好~婢子这就轻轻地帮您拿下来~”

    柳儿在韩昭的支使下取下了她珍藏的毽子花灯和空竹九连环,都是些做工精细的孩童玩物,韩烨打着梁音的名头买回来的,对于娘亲送回来的礼物韩昭可是爱惜得很。

    直至巳时,韩昭才在包好了礼物带着柳儿和阿蓝前往思苑。

    ——

    “阿厌哥哥!”

    人未到,声先至。

    思苑伺候着的下人们赶忙见礼,韩昭让柳儿和阿蓝带着她们去外屋候着,自己抱着玩具跑进了内室,嘿咻嘿咻爬上黎厌卧榻,韩昭双眼晶亮,“阿厌哥哥,我又来看你了。”

    黎厌毫不领情,靠着枕头半躺半坐着,眉头皱的死紧,嗓音仍是喑哑:“小胖子,先生没有教过你男女七岁不同席么?这么兴冲冲的跑上我的床榻,你怎的如此不矜持?”

    “先……金生?金……金翅?是……是什么?”韩昭被黎厌问呆了,连黎厌对她的称呼问题都没顾得上计较,只是好奇的看着他问:“好吃么?”

    “……”

    黎厌沉默良久,嗤笑:“原来是个尚未启蒙小胖子,我原谅你的愚蠢,”施舍般瞥了她一眼,“先生是传授你课业知识的人,至于矜持……”黎厌其实也不大懂,但他无论如何也不想在一个小胖子面前跌了面子,“咳,矜持么……女孩子都应该有的东西。”语调含糊且嘶哑,韩昭不大听得清,只抓住了两个重点词——胖子、愚蠢。

    脸颊一鼓就要生气,但想起爹爹说过他喜好跟人相反,便抬头气鼓鼓的哼了他一声,“昭昭带了好多玩具给你,你说昭昭是小胖子,昭昭不高兴了,哼!”说完扭头生闷气。

    黎厌低头看了看她带上来的一堆做工尚可材料一般的东西,正想开口嘲笑她,眼神瞥过却不小心瞧见那看起来崭新的花灯手柄处有微白划痕,伸手摸了摸九连环,边缘圆滑,虽然色泽还很鲜艳,但边缘磨成这样,想来平日被把玩后是小心存放着的,黎厌想起先前小胖子来时捧着宝贝的兴奋神情,迟疑还是着改了口:“你……我早已经不玩这些了,你拿回自己屋里去,别烦我。”他现在厌恶着这世间一切,万事提不起劲,哪儿有心思陪个小胖子玩儿。

    听见黎厌开口,韩昭虽然没转身,但小耳朵却是越凑越近,黎厌话音一落韩昭咻的转过来,十分紧张的模样:“不……不烦,昭昭乖乖的不烦阿厌哥哥,你……你不想玩……”韩昭犹豫的看了眼被子上的玩具,小心翼翼将它们推开,“那我们就不玩,昭昭安安静静的。”说完仰头看着黎厌,眼神似乎在问:这样可不可以?

    本一心想着将她气走,可韩昭今日着实乖巧得过了头,黎厌心里略微有些不自在,转过身来看了她一眼又赶忙偏过了头:“又不是没下人陪你玩儿,偏生缠着我做什么?”

    “没有,”韩昭扁嘴,“因……因为昭昭是小姐,她们怕昭昭受伤……”

    小胖子说话支支吾吾且十分沮丧,黎厌转过头,发现小胖子星星一样的眼睛暗淡下来,情绪低落不少,黎厌不耐:“那你就没个玩伴儿?一个都没有?”

    “没有。”韩昭低头,双手拧着自己的腰带挂坠,眼瞅着情绪是越发低落了。

    这边塞凉城偏僻荒凉,小胖子是将军之女,这地方想来是没有小孩子身份够格当她玩伴的,黎厌想着,自己家还没有出事时,燕都多得是贵族子弟跟随他出门玩闹,前呼后拥,声势极大。

    就连那些娇小姐,也时不时的跟随主母去各种花宴茶宴玩耍,像他们这种身份的孩子哪里会缺少玩伴呢?可小胖子……小胖子出生就没了娘,还被带来这荒凉之地,连真正好玩的东西都没见过,这等劣质玩意儿也能让她视若珍宝……而且她娘出事确实是平阳侯的过失……黎厌越想越烦躁,伸手拿起九连环道粗声道:“麻烦死了,我陪你解九连环。”

    “啊……啊?”韩昭没反应过来,呆呆的看着他。

    “啊什么啊,你究竟玩不玩?”

    “玩玩玩!”韩昭双手扒着黎厌的手,生怕他下一刻会扔掉。

    “先说好,”黎厌睨了她一眼,偏转目光眼尾上扬,语气刻薄:“我不可是想陪你玩儿,我……我是自己突然想玩了。”

    “好,那昭昭陪阿厌哥哥玩儿游戏!”韩昭从善如流,乖巧极了。

    黎厌一听心中一噎,瞪她却见韩昭眸儿亮闪闪的仰头看他,眼中映出他的完整面容,便转头不看她,重重哼了一声后才把她扒拉过来教她解九连环。

    “不对!”

    “错了!”

    “笨死了!”

    看她怎样都解不对,黎厌气极,只得手把手教她,嘴里一直说她笨,韩昭倒也不气,乖乖的摆弄着九连环,虽然阿厌哥哥说她笨死了,但还是愿意带她玩儿,韩昭决定就不计较黎厌对她的称呼问题了。

    玩儿了一会儿,黎厌发现小胖子脸颊闷得通红,小鼻子努力呼吸,但似乎吸不上来气?刚想问她是不是有哮喘,就注意到了内室略显昏暗的光线和紧闭的窗户。

    啧,麻烦死了。

    ------题外话------

    每日一更~

    求!收!藏!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