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六章 造反重要我重要(4)

    “黎厌,当今圣上临老昏聩,为了那来历不明的奸妃之子竟废除皇后毒杀太子,你平阳侯府等**更是被莫须有的罪名抄家问斩,如今这出大戏已经唱到边塞之外,夷人蠢蠢欲动,边塞安静不了多久了”。(看啦又看)

    “而我,不是战死沙场,就是亡于燕都。”

    看黎厌似是不可置信,韩烨嗤笑一声,毫不在意道:“你父早知都城有此大乱,却不愿背弃太子,你父母临死前托忠仆将你送到这儿来,却是求我庇佑你长成人,若想为你黎家平反,重现平阳侯府往日荣光,便早日滚起来,像个人一般活着!”

    说到最后已是动怒,斥声如雷霆乍响。

    “莫须有的罪名?你什么意思?!”

    黎厌乍一听韩烨道出真相,心中气血翻涌,心窍激烈跳动,只觉得有什么就要挣脱牢笼,瞠大双眼死死瞪着韩烨,眼泪却顺着眼角流淌而下。

    少年的表情绝望而又凶狠:“你知道?你什么都知道!你竟然什么都知道!”

    “你既然知道你的妻子是被那华清公主害死,你为什么要龟缩在这凉城?!”

    “你为什么还要为那狗皇帝守甚么陵峪关?!”

    “凉城军防固若金汤,百姓士兵皆唯你是从,连皇帝的爪牙都无法渗透,你还守甚么陵峪关?自立为王啊!带着你的八十万大军杀回燕都啊!那群酒囊饭袋又有谁是你的对手?有谁是你的对手?!”

    “反正所谓的国之栋梁都已经被那昏君杀光了!杀光了你知不知道?!哈哈!杀光了!死了……全都死了!”

    十岁的少年正是人憎狗嫌的年纪,饶他在外如何惹事,哪怕家中门槛都被登门告状的人踩烂了,哪怕他爹无数次在人面前将他揍得鼻青脸肿,但他知道,他的父母总会护着他的。

    严父慈母,他本来有一个非常幸福的家庭。

    “啊啊啊啊!”

    声嘶力竭,疯狂咆哮,仿佛被困在牢笼的幼兽,利齿被拔,尖甲被剥,伤痕累累,痛苦到绝望。

    韩烨冷眼旁观,屈服,或是反抗。

    哭嚎到嗓音破碎,泪流到眼眶干涩,黎厌狼狈不堪。

    “黎厌,我活不了多久了。”

    韩烨告诉他:“皇家同室操戈,朝堂动荡,夷族虎视眈眈,八十万大军震慑不了他们多久。大燕已经从根子上烂掉了,缺粮缺饷。如今大燕除了韩家军,已无可用之军,夷族经过数年休养生息,却是兵强马壮,我一死,韩家军必乱。”

    “你觉得……谁能接得稳大燕八十万兵马虎符?”

    韩烨微笑,“你想报仇,虎符给你。”

    “你想要我做什么?”黎厌睁眼沉默良久,突然强撑着坐了起来,小小的动作却累的他气喘吁吁。

    黎厌死死盯着韩烨,声音已喑哑不可闻,“你想要我做些什么?!”

    他明白,从来不会有人无条件对他好,除非是……他的父母。

    韩烨却是以欣赏的眼光看向他,“条件有三,其一,将昭昭从燕都带来边塞凉城是我不放心,更是为着私心,我想看着她健健康康无忧无虑的长大,这大燕终究是要乱了,我要你——护着她,往后余生,但凡要你黎厌活着,便要护得韩昭喜乐安宁。”

    “我黎厌在此起誓,此生将守护韩昭性命无虞生活安宁,只要我活着,她就不会死在我之前,若背弃她,我黎厌万箭穿心不得好死,黎家血脉不容于世。”

    不仅以自己做誓,连子孙后代都算进去了么,韩烨勉强满意,看着他半晌,眼神幽深。

    “其二,那华清害得我妻子难产血崩,事后你母亲才查出,血崩并非意外,却是人为,她是皇室血脉,因着韩家家规,我动不得她,所以还得劳烦你,”深深的看向黎厌的双眼,韩烨又微笑起来,“吾妻不喜血腥,定是害怕看到华音血淋淋的头颅的,你便帮我把她……挫、骨、扬、灰、”

    “哦,记得离我妻子坟茔远一点,莫要脏了她的长眠之地。”

    黎厌应答:“……好。”

    “其三,”韩烨站起身来,气势外放,黎厌只感觉身体变得沉重起来,连呼吸,都很艰难,韩烨却是一步步朝黎厌走近,面容肃敬,眼中装满了黎厌看不懂的东西,那是一种看一眼都让黎厌觉得心脏被紧握尽是窒息感的东西。

    他看见韩烨开口,一字一顿道:“阿厌,我要你答应我,只要韩家主帅一日不死,大燕国土——寸、土、不、让、”

    韩家主帅一日不死,大燕国土寸土不让?

    凭什么?

    凭什么?!

    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

    黎厌险些嘶吼出声,“燕家人如此昏聩,你居然还想着给他们守江山?!”单薄的少年愤怒质问,气红了眼眶,“你也是,父亲也是!甚么忠?甚么义?你们都是蠢蛋!”

    父亲为了不负太子知遇之恩,为了忠义两全,宁死也不愿低头,带着黎府上下一百三十口从容赴死,而这个人……而这个人连死了都要为那昏君守好万里河山。

    何其愚蠢?你们何其愚蠢?!

    “阿厌!”韩烨上前掰过他的肩膀,“我韩烨从来不是为了燕家人而镇守边疆。”

    黎厌粗重的喘息渐渐平复下来,冷漠的看着韩烨,韩烨皱眉,“夷族喜杀戮,你可曾想过,这陵峪关一破,大燕数百万黎民百姓下场会如何?”

    国破,则家亡。

    黎厌怔了怔,仍是冷漠:“关我何事?”

    我守卫他们的家园,可我的家被毁坏时,又有谁站出来?

    没有,一个人都没有。

    “你……哎……”韩烨摇头叹气,到底是戾气太深。

    “拒绝抑或接受,考虑清楚了再告诉我,兵书谋略,行军布阵,我答应了教你就不会反悔,身子好了便到书房来找我。”

    韩烨说完绕过屏风,拎起美人榻上撅着屁股扭来扭去的韩昭,“什么时候醒的?昭昭在偷听些什么?嗯?”

    “没有没有!”韩昭扑进韩烨怀里使劲摇头,“昭昭没有偷听阿厌哥哥哭鼻子,昭昭在乖乖睡觉没有闹。”

    想来是听了一耳朵那小子的鬼哭狼嚎,看着小女儿娇憨可爱的姿态,韩烨眉间沉闷之气渐渐散去。

    抱着韩昭重重亲了几口,大笑着出门去:“哈哈哈!还是爹的昭昭最乖了!”

    一直守候在门口的阿蓝乖觉的跟着韩昭回了听音小筑。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