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四章 造反重要我重要?(二)

    青墨暗道要遭,连忙转身行礼道:“小姐赎罪,不知小姐在此,奴才们闲谈嘴碎污了小姐的耳。(wwW.goalkeeping-museum.com)”

    连带着身旁的青书也惊慌不已,将军一向是不许他们在小姐跟前乱讲话的,如今在书房外让小姐撞见,待会儿被将军发现可不得被好一顿责罚?

    “你们起来,”韩昭哒哒跑到他们跟前,“那个什么……书……书章子是谁呀?他在哪儿呀?”

    哎哟喂我的小姐哟,府里哪儿有什么书章子哦,青书苦着脸恨不得抽自己俩嘴巴,叫你闲不下这张破嘴,非得闹着青墨问些不该问的。

    韩昭的问题让青书青墨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这本就是子虚乌有的庶长子该如何跟小姐解释呢?

    阿蓝倒是被兰嬷嬷调教过好一阵子,曾听兰嬷嬷说过那位少爷的父亲与将军相交莫逆,只是这上头没有明着吩咐下来的事,自己作为丫环也不好跟小姐明说,便打算上前哄着韩昭离去,韩昭不肯,僵持着动静便闹得有些大了。

    许是公务终于处理完,房门被推开,韩烨偏头就发现走廊这端月洞门旁的韩昭。

    “爹爹!”韩昭朝韩烨跑去,韩烨笑呵呵的上前接住她:“昭昭今日怎的有空来找爹爹?”

    “爹爹不来找昭昭,昭昭就自己来找爹爹!”韩昭抱住韩烨的头摇晃道:“爹爹眼睛红红,羞羞!”

    韩烨愣了愣,揉了揉酸涩的眼眶才想起来自己已经两日未曾安眠,许是熬红了眼睛,小女儿却以为是他偷偷哭红了眼,在笑话他呢,这么一想韩烨真是哭笑不得。

    未让韩烨多想片刻,韩昭抬起小胖胳膊从领口拉出自己的玉佩道:“爹爹!爹爹!昭昭的阿玉坏掉了!”

    暖玉坏掉了?韩烨皱眉,拿起端详半天却发现触之升温,玉身无一丝不妥,伸手颠了颠,也还是这么个手感啊?

    韩昭睁着雾蒙蒙的大眼睛瞧着他:“阿玉坏掉了,不发光了,红红的,蓝蓝的光……”

    听韩昭这么说,韩烨瞬间放下心来,妻子体弱,这云纹玉佩是她幼时岳母前往灵山寺为她所求,妻子常常跟他说暖玉有灵,让她身子渐渐好转起来,昭昭打从会说话起也常说暖玉会发光,但自己却是一次也没见过,约摸着是稚儿纯真,心思简单,才看得到这等灵物之光。细细摸过暖玉棱角,微痕尚在。

    韩烨放下玉佩,摸了摸韩昭的头,想着她也到了记事的年纪了,暖玉灵光估摸着是看不见了。

    “爹爹?”韩昭看韩烨始终不说话,便摇了摇韩烨的头问道:“阿玉怎么了呀?她怎么不理昭昭……”

    有点小鼻音,还有点红眼眶,些微委屈,难过至极。

    韩烨轻轻拍了拍韩昭的背,脸上扬起一抹慈父的笑,善意的谎言张口就来:“阿玉之前天天陪着你都没有休息过,现在昭昭慢慢长大,阿玉也累着了,在补觉呢,昭昭乖乖的,不闹她,睡醒就来陪你了啊。”

    “那她什么时候睡好?”

    “这……这个,”韩烨没想到还有这一出,糙汉子始终是糙汉子,第一次当爹的糙汉子当然不懂得安抚女娃的情绪该如何操作,只得抱着软糯的小团子咬牙皱眉可劲瞎掰:“阿玉跟我们不一样,首先……首先她是块玉,哎对!她是块玉,所以她要睡很久很久。”

    “很久很久……”韩昭咬手,韩烨正心惊胆战的等着她问很久很久是多久时,韩昭却转了话头,“那书章子呢?爹爹不是接回来了书章子么?”

    书章子?韩烨沉吟思索半晌,自己什么时候接回来了个书章子?直到余光瞟到一旁瑟瑟发抖的青书和一副自甘领罚的模样的青墨时才反应过来,怕是昭昭听见了小厮们私下啐言。

    这边城不比都城,买回来的奴仆手脚麻利是麻利,却是太过嘴碎不懂规矩,现下府里多了个人,这些以前没注意到的地方,现在看来得趁早抹去了。

    “爹爹!你怎么又不理我了!”韩昭生气,便在韩烨怀里使劲扑腾,“哎哎哎!”韩烨按住她柔声解释:“昭昭,爹爹没有带回来什么书章子,爹爹接回来的是一个小哥哥,他的爹娘是你爹娘的挚友,昭昭不可以喊他书章子,要称他为阿厌哥哥,知道么?”

    韩昭听了这番话才安静下来,趴在他怀里好奇道:“阿厌哥哥?昭昭可以和他玩么?”

    “不可以,阿厌哥哥现在生病了,昭昭不可以去闹他,”韩烨摸了摸她的头,“昭昭听话,现在爹爹很忙,先回听音小筑,等爹爹有空再陪你玩好不好?”

    听了韩烨这话韩昭自然是乖巧答应下来,乖乖让韩烨又把她抱回了自己的院子。

    安静地在院子里荡了会儿秋千,见周围只有丫环没有兰嬷嬷时,韩昭眼珠子乌溜溜转了一圈,伸手挥退其他丫环后喊阿蓝俯身过来,语调糯糯地问她:“阿蓝,你知不知道生病的小哥哥在哪儿呀?”

    “这……”阿蓝迟疑,她进府后跟了兰嬷嬷三月才被调到小姐身边,平日里老实本分嬷嬷对她也算信任,这些事她倒也晓得一些,面对主子催促的眼神,阿蓝只得一板一眼道:“那位小少爷在思苑,但是将军说了,小姐您不可以去。”

    “爹爹只是说昭昭不可以闹他,昭昭不闹她,安安静静的去好不好?就看一眼~”韩昭满怀期待的看着阿蓝,见她还在犹豫,便奶声奶气威胁道:“你是爹爹的阿蓝还是昭昭的阿蓝?不带我去……我就、我就、我就不要你了!”

    最后一根稻草飘下,骆驼终于被压垮。

    韩昭支开的大丫环柳儿捧着瓜果茶点回来后,就只看见一群小丫环们迷茫空白的脸,等听音小筑的下人们反应过来满府找小姐时,韩昭主仆二人却是喝退思苑的看守下人成功到达目的地。

    “吱呀~”房门被轻轻推开,阿蓝低头看了看韩昭,韩昭笑容甜甜,挤开门缝就溜了进去,晃悠着摸进了内室。

    韩昭鼻子一皱,好苦的味道。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