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百零七章、不是你的父亲

    不知袁凌风那厮肚子里装的什么药,思来想去,纪摇光还是决定跟着袁凌风去看看他所说的礼物是什么。(看啦又看小說)

    跟着他的步子走到营帐昏暗的角落,地面上一片潮湿,瞧着环境就不是太好。

    “杵在门口做什么?不想进来?”袁凌风掀开帘子,回头看到纪摇光仍然定在原地,轻轻的笑了笑问道。

    纪摇光抿起唇瓣,并未说话,径直的跟着走进去。

    营帐里很昏暗,只能隐约的瞧见里面有两个人。

    “皇上。”看守的侍卫立即上前行礼。

    “人犯有没有异样?”袁凌风抬眼扫视了一圈。

    “并没有。”侍卫回答。

    袁凌风满意的点点头,这才旋身看向纪摇光,“你自己进去看看这两个礼物,足不足够将你留在我身边?”

    纪摇光怀疑的看了袁凌风一眼,却没再说别的,兀自的走进去,将袁凌风甩在身后。

    袁凌风瞧着纪摇光的背影,高深莫测的勾起唇瓣。

    黑暗中,传来哗啦啦铁链的声响,甚至还有滴答滴答的流水声。

    纪摇光皱起眉,抬步朝着里面过去,只是隐约瞧见了个人影。等到走近了,瞧见那木桩上绑着的两个人后,面色忽然一变。

    “爹,大姐?”纪摇光眸子瞪大极大,脚下的步子也不由的加快。

    纪云清抬起头,有些红肿的眼瞧着纪摇光的身影逐渐的朝自己靠近,嘴里喃喃道,“摇光……”

    不止是纪云清,连纪月盈也颇为诧异,“摇光……”

    纪摇光快步的靠近,满脸惊讶的盯着那两人,立即抬手解开绑住他们的绳子,嘴里喃喃道,“怎么回事?你们为何会在这里?”

    虽然一早知道纪摇光平安无事,可真看到她的时候,纪云清还是愉悦的笑了几声,手腕的束缚解开,方才抬手在纪摇光头上抚了几下。

    “这些年,过的如何?”

    纪摇光眼底含着泪,赶快的点点头,“女儿一切都好,劳烦爹爹挂心了。”

    在纪摇光心底,纪云清一直都是自己的父亲,从头到尾她对纪云清都是满满的尊敬。

    目光一转,落在纪月盈身上,岁月丝毫未在纪月盈脸上留下什么,她依旧是如往常般的美艳动人,才绝无双。

    “大姐。”纪摇光和纪月盈周身的气氛有些奇异,四目相对,纪摇光只能轻轻的唤了一声。

    纪月盈也有些手足无措,她揉了揉自己被捆疼了的手腕,也回了纪摇光一个淡淡的笑,“二妹。”

    纪摇光垂眸,将视线错开,这才搀扶着纪云清朝前走几步,远离那木桩子。

    看着纪云清朝前走几步,才发现,纪云清老了许多,从意气风发的中年人转为了佝偻慢步的年迈人,这世间一晃,果真是带走了不少的东西。

    “你们为何会在袁凌风的营帐?”纪摇光自己刚问出来,就轻笑着摇摇头,“是我忘了,爹爹是天都的丞相,自然是可以伴驾出征的。”

    纪云清没说话,倒是身边的纪月盈轻轻的开口,“不是伴驾,而是俘虏。”

    “俘虏?”纪摇光皱起眉,问了一句。

    “自打袁凌风登基之后,爹爹就一直拒绝再次为相,那袁凌风恼羞成怒,便将爹爹抓起来,甚至连带各位姨娘也禁锢起来了。”纪月盈恨恨的咬牙,尤其是袁凌风登基之后便残杀了她和南无珣唯一的孩儿,甚至尸骨都不放过,她就恨得浑身颤抖。

    “各位姨娘?”纪摇光心里一紧,“二姨娘,二姨娘如何了?”

    纪云清眸子闪闪,并未说话。

    纪月盈咬咬唇,一字一句道,“娘亲被当场斩杀,二姨娘为了不给爹爹拖后腿,自杀了,至于四姨娘,从袁凌风登基开始,早早就带着纪茹娇纪茹芯两姐妹逃之夭夭了,没人知道她们去了哪儿。祖母则是被他囚禁在丞相府,永世不得踏出半步。”

    “什么……”纪摇光身子稍微晃了晃,“二姨娘死了?”

    她不敢想象这消息若是被纪君凌知道会是什么下场。

    “君凌,他也还好吧?”一直没说话的纪云清,忽然轻轻的开了口。

    纪摇光回过神,赶紧点点头,随后说道,“二哥身子骨极好,如今自由惯了,倒是像脱缰的野马,若是他想考取功名,也是可以的。”

    “好,好啊……”纪云清含笑的点点头,“你们都好,我就欣慰了。”

    纪摇光瞧着眼前的两人,忽然明白袁凌风的用意了。

    “爹爹,我……”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不必理会我和月盈,两国交战,势必有伤亡,之间的阴谋诡计也不是你我可以想象。若是袁凌风用我们来牵制你,大可不必,爹不会给你找麻烦。”纪云清和蔼的笑了几声,抬手在纪摇光脑袋上摸了几下。

    “爹……”

    “爹不会想不开,你且放心。”看出纪摇光的顾虑,纪云清笑了几声,“丫头,你如今是扶风的皇贵妃,就要万事以扶风为首,私情什么的都可以压制在后,我这么说,你能明白吗?”

    纪摇光抿起唇瓣,轻轻的点头,“我知道,多谢爹爹提点。”

    “就算是不服袁凌风的统治,但说到底,我纪云清也是天都的丞相,不可能与扶风皇贵妃有什么亲情,所以从今日起,你我父女情意就到此为止吧。”纪云清唇瓣一张一合,清雅的声音从他唇瓣中溢出。

    纪摇光面色一变,“爹,你这是要做什么?”

    “皇贵妃娘娘,我是天都的丞相,不是你的父亲,还请你出去。”只是转瞬间,纪云清就变了个脸色,随后眼神落在面容惨白的纪月盈脸上,抿着唇。

    纪月盈不傻,她知道,纪云清将唯一活着出去的筹码给断了,他此番为了不让纪摇光为难,竟不惜和她断绝关系。原本纪月盈还以为能从这个可怕的地方逃出去,如此一来,只怕算盘是打空了。

    纪摇光瞪着眼,满脸不解的看着纪云清,半晌才缓慢的点头,“是,我知道了,丞相多多保重。”

    纪云清不言不语,干脆的将头转过去,神态坚毅。

    纪摇光抿着唇瓣,她怎么会不理解纪云清的良苦用心?这个男人,从当初将自己救回来开始,就一步步护她周全,保驾护航。对于纪摇光来说,纪云清不单单是亲人,更是她尊敬之人。

    眼看着纪摇光离开,纪月盈终于按捺不住,她用力的咬着唇瓣,“父亲,好不容易才看到摇光,难道父亲就打算这么轻易放弃出去的机会吗?落在袁凌风手里,我们会没命的!”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