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百零三章、微生遥回来了

    时间一过,已经数十天有余。(看啦又看)

    朵果儿一直和纪摇光呕着气,哪怕进宫也不肯多说一句话,安安静静的坐在尘墨跟前。

    只不过这日,朵果儿破天荒的带着笑脸来的,倒是让纪摇光有些意外。

    “怎么,不生我气了?”纪摇光抬眼看着朵果儿含笑的脸,轻轻的问道。

    朵果儿一屁股坐在纪摇光身边,神秘兮兮的眨巴眨巴眼睛,一副哥俩好的表情,“娘娘,果儿哪敢生娘娘的气啊!知道娘娘的用心良苦,尘墨都跟我说了。”若不是尘墨坚持对朵果儿解释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只怕这死心眼的丫头到了现在还在生纪摇光的气。

    纪摇光闻言,轻巧的笑了笑,“是吗?你还有什么不敢的?”

    朵果儿闻言,赶快讨好的笑几声,立即挽着纪摇光的胳膊说着,“娘娘这是为了朝中大计着想,才会忍气吞声。如果一开始和果儿说清楚,果儿就不会这么误会娘娘了。”

    “罢了罢了,那些都无关痛痒。”纪摇光摆摆手,“你今日过来,不单单是说这些吧?”

    朵果儿闻言,立即猛地拍了一下脑袋,“只顾着和娘娘澄清了,倒是忘了最关键的事……玉清心回来了。”

    “玉清心……”纪摇光听到这个名字,脸色便狠狠的阴沉下来,“她还回来做什么?拐走我儿子还不够?”

    朵果儿赶紧摆摆手,“不不不,她是送小皇子回来的!”

    “什么?”纪摇光再也坐不住板凳,立即从椅子上弹起来,“你说什么?你再说一次?”

    朵果儿含笑的眨眨眼,“娘娘,您没听错,小皇子回来了,现在就在我府上……”话还没说完,面前的人早就没了影子,像是一阵风,直接消失在自己的面前。

    毫不犹豫的,纪摇光连微生凉也没通知,直接从侧门溜了出去,直奔向尘墨的府邸。

    还没进大门,便听到一阵咯咯咯的孩童笑声。

    纪摇光心中一紧,赶紧加快步子走进去,刚进了大厅,便瞧见纪君凌和绯月满脸堆笑的逗着怀中的孩儿,而那孩子是微生遥无疑,滴溜溜的黑眸子一眨不眨的盯着纪君凌手中的拨浪鼓,嘴角向上扬起,欢喜的不得了。

    “肉丸子……”纪摇光踉跄几步,眼底泛起泪意来。

    “哎?你来的倒是很快,原本没打算这么轻易告诉你的。”瞧见纪摇光,纪君凌便又开始毒舌起来,眼神偏转,一笑,“谁让你出了这么大事不告诉我们,也让你好好着着急!”

    纪摇光颤巍巍的朝前几步,眼睛直盯着那孩子的面庞。

    微生遥感觉到四周传来的压迫感,收起和纪君凌的欢笑,黑碌碌的眼睛四处的转,在瞧见纪摇光含泪的双眼时,小小身躯一震,立即张开手咿咿呀呀的叫唤了起来。

    纪摇光见状,几步上前从纪君凌怀中将微生遥夺过来,死死的抱在怀中,低垂着眼却还是将她满心的情绪给泄露了出来。

    “肉丸子,娘亲的肉丸子……”纪摇光哽咽了几下,低声啜泣道。

    “咿呀……”微生遥笑眯眯的伸出小胖手在纪摇光脸上拍打几下,像是在安慰,也像是在和她玩。

    原本是想要让纪摇光着急,可真见到自家妹妹哭成这副样子,纪君凌便于心不忍了,赶快站起身给那母子俩让座,笑呵呵道:“我不过是随口说说,你看你,多大个人了,还哭什么?”

    纪摇光抬眼狼狈的擦了擦眼角的泪,嗔怪的瞪了纪君凌一眼,“你们都知道孩子回来,为何这么久才通知我?难道不知我着急吗?”

    “你那算是哪门子的着急?”一直沉默的绯月凉飕飕的开了口,“你若是着急,就应当说出来大家一起去营救微生遥,而不是自己在强撑着,你这个丫头,叫我说你多少次才好?”

    纪摇光只顾着坐在那里仔仔细细的查看微生遥有没有受伤,绯月的话半句都没听进去。

    “你……”绯月被纪摇光这副模样给气笑,只得颓然的摇了摇头。

    看到微生遥平安无事的模样,纪摇光才算是放下一颗心,这才抬眼看向安稳坐在一边的尘墨,“是玉清心带他回来的?”

    提起玉清心,尘墨的脸色有些不大好。

    “怎么了?是出了什么事吗?”纪摇光嗅到了一丝不对劲,立即追问了一句。

    尘墨还没说话,急性子的朵果儿立即上前抢话,“娘娘这次还真的应该好好谢谢玉姑娘,就算小皇子的丢失和她有关,但最后还是人家玉姑娘历经磨难才将小皇子救回来的。”一面说着,一面朵果儿摸了摸微生遥胖乎乎的脸蛋,继续道,“不知玉姑娘是遇到了什么恶斗,肩膀上一处砍伤,可能是伤了筋骨,再加上从天都到扶风的一路上没来得及救治,玉姑娘的右臂拖延成了残疾,只怕是不能再握剑了。”

    纪摇光面色一震,难以言说的讶异自心底涌出。

    她将孩子放进尘墨的怀中,“玉姑娘在哪儿?”

    “在卧房休息着,昨日蛟雾大人来给她看诊,将她身上的伤口处理了一下,现下玉姑娘正在休息。”朵果儿如实的说着。

    “我去看看她。”纪摇光抿起唇角,便兀自的朝寝房过去。

    屋子里满是草药的味道,可见玉清心是有伤的多重。

    纪摇光进了门,便看到床榻上躺着的人影,立即轻手轻脚的走过去。

    饶是玉清心右臂残废,那一身的功夫也不是轻易消散的了的。从纪摇光迈入房间的一刻,她便察觉到了有人过来。

    睁开眼,便可纪摇光呆滞的眸子对视上。

    “娘娘……”玉清心没想到来人是纪摇光,眼神有些惊诧。

    纪摇光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头发,“是我吵醒你了吗?”

    “不……没有。”玉清心单手撑着身子欲要坐起身。

    “你身上还有伤,莫要这般逞强。”纪摇光见状,立即上前虚扶了一把,随后才含笑的坐在床榻边,“遥儿的事,多谢你帮忙了。”

    玉清心眨了眨眼,眼底有些湿润。

    “这件事多多少少也是因我而起,由清心找回来最合适不过了。”玉清心轻轻摇了摇头,“小皇子在扶风没有受任何委屈,奶娘和嬷嬷也将他侍奉的很好,只是我不懂袁凌风为何要昭告天下自己有了个儿子。”

    纪摇光闻言,眸子闪闪,聪明如她,如何会不知那人的打算。

    “这么说,袁凌风是打算玉石俱焚了?”纪摇光难得有兴趣的挑了挑眉,随后安慰道,“你暂且养着伤,等身子好利索了,我便带你去见微生凉,将功补过,他不会为难你。”

    玉清心听到这儿,却是激动的抓紧纪摇光的袖子,“娘娘,不,我不能再回暗卫营了!”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