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百章、只有我才是你的倚靠

    纪云清收回手,脸色有些苍白,他回身自然瞧见纪月盈呆滞的眼神,便含笑的咳嗽几声,“月盈,怎么了?”

    纪月盈很快的回过神,立即温柔的一笑,“女儿还是第一次知道父亲是会武的……”既然父亲会武,为何当时没能将娘救出,反倒是赔了一个二夫人。(wWw.goalkeeping-museum.com)

    纪云清摸了摸自己的胡子,一笑,“那都是过去的事了,堂堂丞相还是做个文官比较好。”

    父女俩对视一眼,顿时间各怀心事。

    玉清心动了动自己的肩膀,果然浑身舒爽。

    “多谢纪大人相助。”玉清心神态恭敬的抱拳,又和纪月盈寒暄了几句,这才从室内离开。

    她现在要做的,不是去抢夺微生遥,而是去谈谈袁凌风的口风。

    当玉清心出现在袁凌风面前时,对方是惊讶的。

    “我以为你早就走了。”袁凌风惊讶只是一瞬间,便含笑的放下手中的笔,抬眼看着面色不佳的玉清心。

    “我为何要走?”玉清心扯着唇角一笑。

    袁凌风不以为意,耸耸肩继续低头瞧着奏折,声音幽幽的道,“副将是你杀的。”他用的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

    玉清心一笑,“是我,你现在是打算为你忠心耿耿的副将报仇吗?”

    “为何我要替他报仇?”袁凌风好整以暇的抬起头瞧着玉清心的脸,“既不是家人也不是好友,我为何要报仇?”

    玉清心闻言,抱着自己肩膀冷笑,“你当真是好绝情的心,好歹副将也为你当牛做马许多年,如今被人杀了,你竟然半点反应都没有。”

    “你自己也说,副将是为我当牛做马,那么牛马死了又如何?”袁凌风毫不犹豫的反唇相讥,面上依旧是带着惯有的儒雅之笑。

    “他为你做事,也算是他的不幸了。”玉清心嗤笑几声,朝前走了几步。

    袁凌风不可置否的挑眉,“难道你不觉得他该死?”

    “什么意思?”

    “我可是觉得他该死……”袁凌风不知何时动了动身形,顷刻之间便到了玉清心身边,伸手环住她的腰肢,强拉着楼入怀中,直视着那女子的眼,问道,“清心,你是我的人,你认为我会大度到瞧着副将对你毛手毛脚而坐视不理吗?”

    玉清心身子一抖,之前那段肮脏不堪的回忆顷刻涌入了脑袋里,她狠狠的咬住唇瓣,对袁凌风冷笑几声。

    “我会被副将欺辱,还不是拜你所赐?袁凌风,你如今这个模样,算是在忏悔?收起你那无用的忏悔吧!”

    袁凌风捏着玉清心的下巴,轻轻的在她唇瓣上亲了一下,“我不喜欢别人碰我的人,那会很脏,但只有你是例外。”说着他环紧了玉清心的腰肢,道,“已经不是完璧之身,我还与你多日同床共枕彻夜长欢,你觉得这算不算是回应你对我的心意?”

    玉清心眸子黯淡,立即厌恶的伸手推开袁凌风的胳膊,“你让我觉得好恶心。”她后退几步,和袁凌风保持警戒的距离,“话既然是如此,那纪摇光呢,她和别人孩子都生下来了,你还对她念念不忘,对她又算是什么?”

    提起纪摇光,似乎是扎在袁凌风心上的一根刺,他脸色僵化下来,拂袖甩出一记凌厉的罡风直逼玉清心门面。

    玉清心死死的咬唇,轻功运身灵活的躲闪开。

    “你的穴道解开了?”袁凌风眯眼,含笑的看向那面色涨红的女子。

    糟了!这人是在使诈!

    玉清心脸色一瞬间有些不好看,她干脆直视袁凌风的双眼,“那又如何?你的穴道对我根本不管用!”且不论袁凌风是否知道纪云清会武功的事,单单麻烦这点,玉清心便不想将麻烦丢在那纪家父女的身上,一个纪摇光她就有足够多的歉疚,再加上一家子,她承受不来。

    “是吗?”袁凌风半信半疑,但还是了然的笑笑,“也罢,你自己随意就好,西苑有死人,不适合你住,等下我便派人安排你在东宫住下,如何?”

    “不必了。”

    “别指望你自己可以救走微生遥,你若是敢靠近他一分,我便直接杀了那孩子。哪怕我已经昭告天下那是我袁凌风的儿子,也护不住他。”袁凌风冷淡一笑,将玉清心的打算尽收眼底。

    玉清心狠狠的握紧拳头,“袁凌风……你这个奸诈小人!”

    “奸诈小人?那喜欢奸诈小人的人是什么?”袁凌风嗤嗤一笑,“清心,别以为你是什么善良之辈。你当初为了救我杀害那几个暗卫的事,我可一点都不会忘。”

    玉清心脸色的血色立即褪了个干净,连带着身子都跟着颤抖了起来。

    “你给我闭嘴!”那是她这辈子的耻辱,在暗卫营的日子她很开心,所有人对她都极为照顾,而她杀害的几个暗卫,其中便有一人是对她含情的。想到那几人临死前瞧着自己的眼神,玉清心全身的肌肉都在颤抖。

    “这些都是事实,你何必急着撇清?”袁凌风勾着唇角淡淡一笑,“扶风已经不是你可以回去的地方了,就算回去,暗卫营的人也会将你杀了。”

    “你……”

    “玉清心。”袁凌风直视玉清心的双眼,带着深深的蛊惑,“只有我身边,才是你的避风港湾,除了我,你没有任何可以依靠的人了。”

    玉清心低垂下头,狠狠的咬紧了唇瓣,不言不语。

    不言语等于是默认,面对袁凌风,她永远都是吃败仗的那人。

    从书房出来,玉清心浑浑噩噩的在宫中游走,此时已经是夜晚,无月无星,黯淡的很。她一个人低着头在宫中乱走,甚至被树枝挂住衣袖给撕掉了一节都无从知晓。

    忽然,一股强劲的风自身后袭来。

    玉清心回头,一抹银亮的长剑自身后笔直的刺过来,映入眼底的是那冷兵器的光泽。

    好在玉清心身手敏捷,连番跳跃了几下险险的避开对方的剑,却还是挂了彩,流出淡淡的血丝。

    玉清心抬头,对上一双冷凝杀戮的眼。

    “你是谁!为何要偷袭我!”

    “杀了我暗卫营的弟兄,你受死吧!”那人怒瞪着眼,黑暗中完全看不清楚那人的脸,能瞧见的只有那漆黑迸发怒意的眸子。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