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百九十九章、我可以帮你

    在那之后过了几天,扶风天都两国皆是相安无事,哪怕查出天都委派大军压境,强占了羲和镇,扶风也没有太大的动静。(www.k6uk.com)这倒是让袁凌风有些纳闷了,按照微生凉的性子,不反扑决计不可能。

    “皇上,这是这几日积压的奏折。”袁凌风身边的小太监从门外捧着高高一摞子奏折进来,瞧见对方站在窗子边,便开口问了一句。

    袁凌风闻声转身,皱紧了眉,“怎么是你送进来的,副将呢?”

    “回皇上,副将大人连着好几日没进过宫了。”小太监如实回答,便轻轻的将奏折放在桌上,安静的守在一边。

    袁凌风走回书桌前落座,有些难以置信的挑起眉,“好几日?”算起来,确实有段日子没看到副将的人了。似乎是自打副将送玉清心去西苑开始的。

    不疑有他,袁凌风打开奏折,开始一笔笔的批阅起来。

    虽然这人心狠手辣,但不得不说,是个治国的好皇帝。

    将那些奏折批阅完已经是临近傍晚。

    袁凌风伸了个懒腰,将最后一本奏折合上,转过头,瞧见小太监依旧笔直的站在身边侍奉着,便满意的点点头。

    “你是哪个殿的?”袁凌风随意的问道。

    “回皇上,奴才是育德殿的打扫小太监,刚入宫不久,总管派奴才来给皇上送奏折。”小太监神态恭敬,目不斜视。

    袁凌风了然的点点头,自然而然的站起身子来,“从今天开始,你便留在书房伺候朕吧。”

    “是,奴才遵旨。”小太监低下头,回应道。

    “跟朕去西苑。”袁凌风原本打算回去休息,忽然想到了在西苑囚禁着的玉清心,便抿起唇瓣,改变了主意。

    小太监全程都跟在袁凌风身后,离得不远却也不近,保持在适当的距离上,倒是让袁凌风很是满意。

    西苑是和皇宫其他地方完全不同的景色,处处萧条骇人,白天还好,尤其是到了晚上,便只能听到落叶簌簌的声音,有些阴森可怖。

    袁凌风踏入西苑的大门,便直接朝着拐角处过去。

    两个人刚到门口,便问道一股奇异的味道,令人觉得不舒服。

    “开门。”袁凌风冷声吩咐道。

    小太监颔首,忽视鼻尖那股刺激的味道,直接推开门,扑面而来的是一股腐尸的气息,呛得他不由的后腿一步。

    身后的袁凌风自然也瞧见了屋子里的东西,他立即皱起眉,丝毫不在意的踏步进去。

    只见那屋子里空空荡荡,哪还有玉清心的影子,顺着路过去,只瞧见那床榻上倒着个人影,走近了一看,才辨认出这人是那消失几天的副将。他胸膛被匕首剖开,露出阴森森的白骨,那沾染的点点肉沫都已经腐烂的消失,剩下横在一边的肌肉,而那张脸上的双眼被人剜去,徒留两个空空的洞;随后瞧见那垂在身侧的手掌没了手指,被削的只剩下了掌心,可怖骇人极了。

    小太监站在袁凌风身后,冷冽的目光扫视了一圈,带着不属于下人的气势,但在袁凌风回身之时,面目立即转为唯唯诺诺和惊吓的模样,那张脸甚至都苍白了。

    “皇上,这……”小太监声音都带着丝丝颤抖。

    “很好,好一个玉清心,果然下手狠辣。”袁凌风瞧着被玉清心肢解了的副将,嘴唇微微上扬,半点不悦的神色都瞧不见。

    没人能看穿袁凌风的心思,也不知道这男人脑子里想的都是什么。

    “皇上,现在该怎么办?”小太监慌慌张张的问道,说完话,便干呕了几声,生怕袁凌风会愠怒,立即站到了一边去。

    袁凌风高深莫测的一笑,“等下出去加派侍卫进来,好好的安葬副将,再如何他也是跟了朕许多年的老将,这份赏赐还是要有的。”袁凌风话说的仁慈,但那表情和死了一只狗没什么区别,只是潇洒的旋身,“你不必跟着了,去准备些抚恤金给副将的亲眷送过去。”

    小太监顿住脚步,立即颔首,“是,皇上。”

    殊不知,在袁凌风离开之后,那小太监眉头忽然的皱紧了,随后嘴角带着一抹轻蔑的笑意。

    此时,玉清心照常留宿在纪月盈房间里,一来二去的几日,两人也算是熟稔。知道纪月盈是纪摇光的姐姐后,玉清心便将她们之间的故事都告诉了纪月盈。

    “清心,吃些点心吧,西苑比不得其他地方,有食物都是幸运的。”纪月盈含笑的端着点心进来,将盘子放在桌子上,柔声说道。

    玉清心点点头,立即捏着个点心放在口中咀嚼着。

    “清心,袁凌风好像是来了西苑。”纪月盈一向敏感的很,她去取点心的功夫,便瞧见侍卫在西北角的那里进进出出,想来能这么大阵仗的,除了袁凌风不会有其他人。

    玉清心闻言,清清淡淡的一笑,“是吗?他来了正好,正好给他瞧瞧副将变成了什么样子。”随后便是玉清心发出的一串银铃般的笑声。

    “你不是跟我说,入宫的目的是要救出摇光的孩子吗?”纪月盈抿起唇,轻声的问道。

    “现在没办法轻举妄动,全身穴道被袁凌风封住,我一点武功也使不出,就算是找到微生遥,也完全不可能带着他离开。”玉清心叹口气,“要是你有功夫就好了,帮我冲开穴道,也方便我行事。”

    话音刚落,门口便传来一声苍老的声音。

    “我可以给姑娘冲开穴道。”纪云清咳嗽了几声,从门口走了进来。

    “爹。”纪月盈见状,立即走过去搀扶他,“爹,身子不好就不要乱走,您现在最需要的是静养。”

    纪云清爽朗的一笑,“你何时瞧见我闲得住了?既然玉姑娘是来帮摇光的,我略尽绵力又如何?”说着便含笑的看向玉清心,“摇光在扶风可是还好?不知姑娘有没有看到小儿纪君凌?”

    “纪君凌?”提起他,玉清心便微微一笑,“老爷放心,娘娘她一切都安好,当今皇帝微生凉对她有求必应。至于君凌大哥也好得很,现在属于是皇亲国戚,十分潇洒。”

    得到这个结果,纪云清便放宽心了,他走到玉清心跟前,一掌拍在对方的后背上,只是顷刻,便瞧见玉清心脊背升起一丝白烟,一股暖流在四肢百骸中缓缓流淌,那穴道的枷锁感也消失了。

    玉清心眨眨眼,不信邪的动了动胳膊。

    果然,胳膊没有觉得乏力了!

    “多谢老爷出手!”玉清心含笑的抱拳。

    纪月盈却是看傻了眼,在纪云清身边长大,还从来不知道父亲竟是个会武的,要知道,堂堂天都的丞相可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官,怎么会武了?

    ------题外话------

    我来负荆请罪了……今天被抓出去玩,说好的粗大长没了……我抱着方便面跪下……明天,明天我肯定都补回来,各位大佬原谅我……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