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百九十二章、你不会感觉到不安吗

    在微生遥遇袭的往后几天,他都睡在纪摇光身边,偶尔微生凉也会回到寝宫和他们母子俩一起入睡。(www.k6uk.com)一段时间里,都是相安无事的状态。

    夜晚,从屋檐下落下两个黑衣人。

    遮着黑面巾露出一双杏眼的宛然就是那玉清心,她此刻抬手阻拦身边的人。

    “你要做什么?”

    身旁乃是个男子,他眸子一扫玉清心,有些轻蔑的开口,“你办事不力,主子叫我来接替你劫持小皇子,姑娘还是不要为难我为好!”

    “你要对那么小的孩子做什么!”玉清心慌乱的上下乱看,还是坚持的拦在黑衣人面前,不允许他朝前走一步。

    黑衣人厌恶的伸手推开玉清心,若不是主子交代不准许动玉清心,他早就一掌劈了这个坏了大计的女人。

    “你下不去手,便由我代劳,那是孩子又如何?不过是微生凉的孽种,若是看不顺眼,直接捏死也不在话下!”黑衣人满不在意的耸耸肩,语气里满是对扶风的鄙视。

    玉清心死死的咬住唇瓣,“不可以,那只是个小孩子!不需要你动手,我前几日是没找到机会,今夜一定能成功!”

    微生遥那么小的孩子若是落在他手里,只怕不死也会脱层皮,更何况天都人都十分憎恶扶风。

    “我都亲自过来了,你还敢阻拦我?莫不是你背叛了主子?”黑衣人忽然用怀疑的目光上下扫视着玉清心,手凝结成爪,眼看着便要朝着玉清心面门打下去,为天都清理门户。

    “我怎么会背叛他?”玉清心下意识的后腿一步,狠狠的咬住唇瓣,“你在宫门口等我,得手之后我直接去寻你,前提条件是你不准伤害那孩子!”

    黑衣人嗤之以鼻,“谁知道你是不是和扶风人串通一气,毕竟背叛这种事,玉姑娘不是做了一次两次了。”说着他不愿在和玉清心继续说,直接凌空飞起落在屋檐上,轻轻闭上眼,“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若是今夜还不能将孩子带出来,我便自己去夺,到时候是生是死就由不得我做决定了。”

    “好,我知道了。”听出黑衣人对自己的鄙夷,玉清心强忍着心底的怨气点头应声,便朝着门过去。

    原本今夜就是要有所行动,趁着微生凉不在破军殿的功夫,便是下手的最好时机。哪怕那微生遥睡在纪摇光身边也不怕,玉清心都有成功的把握。

    黑衣人事先便在屋子里吹了迷药,担忧这迷药不保准,甚至在饭食中也加了强效的蒙汗药,只怕现在的纪摇光母子已经鼾声如雷了。

    玉清心满怀心事的走到门口,回头看了一眼站在房檐上的黑衣人,咬紧唇瓣的推开了门。

    屋子里静悄悄的,半点烛火都看不到,只能依稀瞧见外面照射进来的明月光。

    纪摇光是喜欢点着烛火入睡的,但偏巧微生遥这孩子入睡不喜有光,纪摇光便只能随了他去。

    玉清心脚步放轻,缓慢的走到床榻跟前。

    那床榻上,一大一小睡得正是香甜。

    瞧着纪摇光纯真无害的脸孔和微生遥那餐足的睡颜,玉清心有一瞬间的晃神。

    难道真的为了实现袁凌风征服天下的大计便要夺走这么小的孩子吗?就连玉清心自己也不敢保证,将微生遥抱走,这孩子的生还几率有多大。

    毕竟袁凌风是那般憎恶微生凉,可这孩子偏偏又是像极了微生凉。

    玉清心在心底斗争了许久,到底还是心尖上的那人占据了上风。

    若是袁凌风要为难这个孩子,到时候她便护着孩子离开也好。

    玉清心在心底这么想着,便朝着熟睡的微生遥伸出手。

    可是手还没碰到微生遥时,一双黑漆漆的眸子猛然间睁开,对上玉清心那张花容失色的脸孔。

    “你……你没睡?”玉清心立即缩回手,后退几步,满脸震惊的看着从床榻上坐起身的人。

    纪摇光手指在身子旁一撑,轻轻松松的坐起身来。身边的微生遥还在熟睡,完全没有被打扰到,还睡得很安稳。

    “我此时应该是睡着的吗?”纪摇光微微一笑,那黑色的眸子泛着瑰丽色彩。

    玉清心摇摇头,“这不可能的,蒙汗药加上**香,你怎么可能不中招?”

    “那加了蒙汗药的东西我可没吃,被谁吃了尚且不知;不过那**香味道确实是不错,闻着还挺香。”纪摇光从床榻上跳下来,目光上下的在玉清心脸上打量,随后声音一寸寸的冷下来,“玉姑娘,我万万没想到,一直算计着要夺走我孩子的人竟然是你。”

    “我……”玉清心有些结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你口口声声说对袁凌风恨之入骨,结果到头来却是倒戈相向。他不是你不共戴天的仇人吗?不是杀你父母的刽子手吗?你为何帮着仇人来对付我们?甚至还要对一个不满一岁的孩子下手?”纪摇光声音越发的尖利,直逼玉清心门面而去,“玉姑娘,做这些伤天害理的事,难道你的心就不会感到一丝丝的不安吗?”

    玉清心慌乱的低着头,“不,我不是……”

    “别跟我说你只是想要带着肉丸子出去看月亮,这种鬼话骗骗三岁孩子还好。”纪摇光冷哼几声,对玉清心是满肚子的失望。原本她还对微生凉再三保证决计不会是玉清心做的,甚至种种迹象表明刺客就是她的时候,纪摇光仍然在为她说话。

    直到今夜,亲眼看着她布下天罗地网来掳走自己孩子的时候,那股失望之极的感觉才在心底蔓延上来,麻木了神经。

    玉清心张了张嘴,再也说不出其他,只得颓然的低着头。

    “怎么,你没话说了吗?”纪摇光上前几步,继续逼问,“若是你跟我说一句是袁凌风胁迫你的,我便相信你,今夜的事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你还可以安安心心的在暗卫营做你的暗卫,我半个字都不会和微生凉提起。”

    玉清心死死的抿紧唇瓣,忽然抬眼看向纪摇光,嘴角带着几丝凄惨的笑,“娘娘,我不是被胁迫的,是……自愿帮助袁凌风的。”

    纪摇光闻言,身子摇晃了几下,只是轻轻的问出口,“为什么?是因为你对他动了真感情,是吗?哪怕他是个曾经要杀了你的人,你都不在乎?”

    玉清心垂下眼睑,一颗泪静默无声的自脸颊低下。

    “是……情感完全不是自己可以控制的,哪怕我知道自己家人的鲜血就沾在他的手上,也会控制自己不去在意,不去回想,只盼他能回头看我一眼。”玉清心声音有些哽咽,也跟着断断续续起来,“可是……那个人眼中,至始至终都只有一个纪摇光啊,我无论做什么都是徒劳,都只是你的影子……”

    纪摇光看着哭的泣不成声的玉清心,忽然有些心软,那股被背叛的火焰也跟着消减了下去。

    就在两人对峙的时刻,从窗子外忽然弹出一个黑影,笔直的朝床榻上的微生遥侵袭过去。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