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百八十五章、好丑的肉丸子

    萧瑟和纪摇光一路回来,破军殿都静悄悄的,看来那几个喝醉闹腾的人已经睡下了。(www.k6uk.com)

    纪摇光旋身回了自己的寝房,推开门,便瞧见那床榻上安然睡着的人。

    她松了口气,轻手轻脚的走到微生凉跟前,取过一旁的布巾,小心翼翼的又在他额上擦了擦,这才自己褪去衣衫,安分的躺在他身边。

    许是累极了,头刚挨着枕头,纪摇光便沉沉的睡了过去。

    听到身边人均匀的呼吸声,微生凉缓慢张开了眼,他偏转头,瞧着那女子沉睡的容颜,眼底盛开点点温柔。

    他轻轻的起了身,走到窗边朝外看了看,倏地,一抹黑影落在微生凉面前。

    “主子。”暗卫恭敬的抱拳。

    微生凉下意识的回头看看还在睡觉的纪摇光,抿唇轻声吩咐,“跟着顾倾渔,直到她落脚为止,回来向我报告。”

    “主子,可要抓她回来?”暗卫直到微生凉对顾倾渔的恨,立即问道。

    微生凉表情变了变,沉寂了有一会儿,才缓慢吐出几个字,“不必。”

    暗卫颔首,“是。”

    很快,暗卫“嗖”的一声消失在微生凉面前,快的像是一团影子。

    屋中,只剩下微生凉孤身站在窗边,那床榻上的女子梦呓一声,又沉沉睡过去。

    ……

    三月后。

    “怎么还不出来?摇光有没有事?”微生凉一身暗红色蟒袍的在院子外踱步,手紧紧的攥紧拳头,恨不得直接破门而入,直接陪在纪摇光身边。听着那屋子里的一声声痛苦的嘶吼,无疑是在他心底扎了根刺。

    朵果儿也紧张的站在门口,她不为别的,就是负责拦着暴怒的微生凉,要知道,自己主子的脾气可是冷凝暴躁,她是冒着生命危险拦在门口的。但是同样的,听到屋子里纪摇光一声声高亢的哀嚎,她心弦也跟着紧绷起来。

    “主子,这种事您帮不上忙,还是好好的在外面耐心等着吧!”朵果儿受不了微生凉恶狠狠的眼神,赶紧硬着头皮调转了视线。

    尘墨和纪君凌也在外面拦着。

    “是啊,微生凉,小妹她一向强势的很,这么点事肯定没关系的,你就安分的在这里等……”

    “哇……”

    纪君凌的话还没说完,屋子里便传来一声婴孩的啼哭,响彻云霄。

    “摇光!”微生凉眸子一闪,立即毫不犹豫的推开挡在自己身前的朵果儿,健步如飞的进了屋子。

    果然,刚生产完,屋子里弥漫着一股血腥之气,浓烈的很。

    “恭喜皇上喜得……”绯月一直在房间里和蛟雾忙活,这厢看到微生凉,立即欢喜的抱着孩子过来,话还没说完,便被微生凉一股力气推到一边,险些撞了头。

    “绯月!”纪君凌眼疾手快的揽住绯月的腰肢,望进她深深的眼眸中,“没事吧?”

    绯月抬眼看了看纪君凌,俏脸忽然红了几分,立即甩甩头,“无事。”说着便闪身到了其他处,不再看纪君凌。

    那进了门的微生凉,不去看婴孩,直接奔向床榻去瞧失了力气的纪摇光。

    “摇光……”握紧纪摇光的手,眼瞧着她苍白无血色的脸,微生凉心疼到了极致,他弯身在她额头轻轻一吻,“摇光……”

    纪摇光眸子没有力气去抬,只是掀开眼皮瞧了微生凉一眼,又缓慢的闭上,“我没事,放心……孩子呢?”

    提起孩子,微生凉这才回过味,立即转头朝绯月唤道,“绯月,孩子抱过来。”

    绯月被点名,撇撇唇,千娇百媚的语气从嘴巴里出来,“方才给你看你不看,摇光说起来你才想到自己还有个儿子?”说着,便抱着那小团子朝微生凉过去。

    一时情急,只顾着纪摇光的安危,微生凉倒是忘记孩子的事了。

    从绯月怀中抱过那小小的一团,白白嫩嫩,他紧闭着双眼,一只手还含在嘴巴里,似是睡着了,乖巧的很。

    微生凉垂眸瞧着那孩子,忽然眉头一皱,“好丑……”

    纪摇光听到声音,强撑着睁开眼,“给我瞧瞧肉丸子,快!”

    一旁候着的朵果儿立即上前小心翼翼的搀扶她起来,“娘娘,您小心点。”

    微生凉面上有些嫌弃,他抱着孩子坐在纪摇光身边,“肉丸子,名字取得很贴切。”

    纪摇光白了微生凉一眼,苍白的唇瓣颤抖几分,她眼神落在那酣睡的肉丸子脸上,面色忽然也同微生凉如出一辙,“好丑……”

    绯月脸色如同黑漆,“你们可真是亲生爹娘,哪个孩子出生不是这样子的?我都看你们出生……”

    “好了好了,国师大人,你就别再说以前的光辉历史了。”蛟雾立即上前捂住绯月的唇瓣,花白的胡子一抖一抖的,若是被人知道蛟雾当年还是跟在绯月身后的小屁孩,那岂不是被人笑掉大牙?

    纪摇光撇撇嘴,自己辛辛苦苦生下来的竟是个这么丑的小家伙,不过瞧着是丑,那心底那股满满溢出的幸福感是怎么回事?

    “啊,对了,脐带血,脐带血在哪儿?”纪摇光立即扯着朵果儿的手问道。

    一早纪摇光便将自己的打算和朵果儿说起过,朵果儿了然的笑笑,“娘娘放心,脐带血已经小心收藏好了,等下就拿去煎药给主子喝下。”

    微生凉闻言,眉头一拧,“给我喝的?什么意思?”后半句是询问纪摇光。

    纪摇光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头发,笑嘻嘻的眨眨眼,“啊……是给你喝得,民间偏方,益寿延年,长生不老!”

    微生凉嘴角一抽,这么蹩脚的理由,亏她能想得出来。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