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百八十章、阴谋与婚礼

    纪摇光收回自己的视线,警戒的护住自己便便的小腹,“你又想做什么?”

    顾倾渔闻言,清雅的一笑,眼底带着深深的落寞之色,她抬手覆上自己的脸蛋,一下一下的摩挲着,口中慢慢的说道,“我还能做什么?都成了这副样子,对你构不成威胁。(看啦又看手机版m.goalkeeping-museum.com)”

    虽然顾倾渔这样说,但纪摇光还是不敢放松警惕,这个女人心机之深沉,决计叫她过来没那么简单。

    只见顾倾渔视线落在纪摇光鼓起来的小腹上,视线轻佻,“再过几个月,孩子就要生了吧?”

    纪摇光皱起眉,“你直接说了吧,叫我过来到底什么事?微生凉,你要把他怎么样?”

    顾倾渔美目流转,完全不在意纪摇光的态度和表情,她只是手指缠绕白发,缓慢的转了几圈,“孩子生出来是像微生凉多一些还是像你多一些呢?我倒是希望模样像你,微生凉那小子生的太像我姐姐了,瞧着就讨厌。”

    此刻,纪摇光脸色彻底黑了下去,她抿紧唇,努力压制心底怒火才让自己不对着顾倾渔大喊大叫,不为别的,还是为了孩子。

    “若是太后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毕竟不是一直都如太后这么闲。”纪摇光深呼吸几口气,抬步就要转身离开。

    “你不关心微生凉的死活了吗?”顾倾渔忽然出口,叫住了欲要出门的纪摇光。

    纪摇光手指狠狠的握紧,若不是微生凉与这个女人生死相连,她决计不会忍她这么久。

    回过神,纪摇光眼神冰冷的看向顾倾渔。

    “顾倾渔,有什么话你直说就好,不必和我拐弯抹角的。”唯一一点耐心被消磨殆尽,纪摇光语气一寸寸冷下来。

    顾倾渔眨眨眼,完全没有生气的意思,她嘴角含笑,冲纪摇光招招手,“好端端的为何生气,我不过是照例对你嘘寒问暖一下罢了。你过来,我给你讲个故事。”

    “……”纪摇光没说话,和那女子的眸子对视在一起。

    一双温柔似水,一双冷若寒冰。

    “你最好能说出个子丑寅卯来。”纪摇光丢出一句话,便慢吞吞的朝顾倾渔走过去。

    顾倾渔一笑,她手撑着床榻坐起来,似乎连起身都没了力气,瞧着像是个垂暮老人,除了容貌还年轻之外,半点活力没有。

    她沙哑的声音从口中溢出,“大限将至,我还有什么精力跟你们折腾?你且听我说个故事,我便将那蛊虫破解之法告诉你……”许是说了很长话的关系,她有些气血不畅,眼前一寸寸的模糊,但还是微笑的瞧着纪摇光。

    纪摇光眨眨眼,默不作声的坐在离顾倾渔稍微远一下的床尾边上,抬眼看向她,“你说吧,我听着就是了。”

    知道纪摇光还对自己有戒备,顾倾渔也不做多想,只听到她喑哑难听的声音在整间屋子响起来,“你知道我为何被微生凉囚禁在太和宫这么多年吗?因为……是我亲手杀了自己的姐姐……”

    虽然早就知道是这个结果,但当真正从顾倾渔嘴里说出来时,纪摇光还是掩饰不住心底的厌恶。

    “天山雾灵山上,我和姐姐顾清河一直都被认定为下一任族长的最佳人选,那个时候我还不认识微生寒,只是每天和姐姐修行斗法,日子过得还算逍遥。姐姐自幼慧根没有我聪敏,巫术修习也是进展的最慢的,若不是有我在一旁辅助,她完全就是个废物……可就是这样一个废物,硬生生的夺了我的族长之位。”说到这,顾倾渔似乎想到了以前的日子,眼底迸发出浓烈的恨意,那牙关都紧紧的咬着,“姐姐明明说过的,明明说过族长之位非我莫属,可为何还是夺了那原本属于我的位置?天山至尊一直都是我,没有人比我更强,就连那失踪的绯月也远远不及我。你知道为何姐姐当上了族长吗?”

    纪摇光抿唇,不语。

    没得到纪摇光回应,顾倾渔也完全不介意,继续道,“因为我遇见了微生寒,而那个微生寒,是姐姐安排派过来与我相遇的,你说可笑不可笑?”她低低的笑出声,浑浊的眼底浮现盈盈泪花,顾倾渔狠咬自己的唇瓣,甚至咬出血来,“顾清河她不傻,是我傻了,她怎么可能将唾手可得的族长之位交给我?至于微生寒,我想你见过他,自然知道他缠人的功夫,甚至是强取豪夺。”

    纪摇光皱了皱眉,“你和微生寒完全是被逼的?可是我瞧着微生寒对你……”

    “那又如何?我不爱他。”顾倾渔抬头,瞧着纪摇光,那眼底的认真不像是假的。她扯着唇角一笑,“情爱之事我完全不在意,对我重要的只是那九天之上的高位,只是那无上荣耀的权力,其他与我何干?”

    纪摇光嗤嗤一笑,“微生寒喜欢你,也不知是福是祸。”

    “只可惜,他是顾清河派来阻挠我的,你和绯月是旧识,应当知道,巫女若是和寻常人有了肌肤之亲,那巫术便会大打折扣,也正是因为这样,我输给了她……”顾倾渔握紧拳头,绝美的脸蛋都闪着憎恶之色,随后故作轻松的笑笑,“只是老天有眼,顾清河当上族长没几天,便被皇帝微生轩招入皇宫,甚至还留在了宫中。说是和亲,实际就是为了掩人耳目,她分明就是被微生轩留在宫中的,更可笑的是,竟然爱上那个男人了。”

    眼瞧着顾倾渔眸子里的算计,纪摇光忽然觉得面前女人是真正可怕的人物,一个想法在脑中盘旋不断。

    “微生轩莫不是你安排在顾清河身边的?”知道这个可怕的想法,纪摇光浑身禁不住的颤抖几分。

    果然,顾倾渔露出一抹的得逞的笑意,“是啊,你果然很聪明。我不过是以其人之道罢了。”说着她靠近纪摇光,伸手在纪摇光下巴上点了点,指甲带着苍白的色泽,“微生轩微生寒两兄弟,早就是我裙下之臣,就算让他娶了顾清河又何妨?你知道我怎么劝说微生轩的吗?”

    纪摇光眸子闪闪,并未接口。

    “我告诉微生轩,若是将顾清河成功抓在手心,我便嫁给他。”顾倾渔扯着唇角,一字一句的说道。

    纪摇光浑身颤抖的更厉害,这些事实抽丝剥茧,一寸寸从过去抽离出来,却满是阴谋算计。

    一瞬间,纪摇光无法想象,若是微生凉知道了自己爹娘的相爱全然是一场阴谋,会是何等的不甘与怨恨。

    她不想告诉微生凉,甚至想要藏一辈子。

    “微生轩足智多谋,才智过人,是个了不得的人物,嫁给他,我的确是获得了许多宠爱,甚至连我不喜欢的人统统为我杀了,你说他对我是不是很好?”纪摇光正想的出神,便听到顾倾渔说了这样一句。

    潇湘书院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