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百七十八章、我们成亲吧(必看)

    “微生凉……”纪摇光不断的重复着他的名字,却也迟迟未上前,她瞧着有些虚幻不真实的人,不可置信的伸出手,想要触碰却又慌乱的收回来。(Www.goalkeeping-museum.com)还不等将手收回来,对方已先发制人,牢牢的握住纪摇光递过来的指尖,随后放在自己脸颊上。

    “是我,我在这里。”微生凉眸子闪了闪,嘴角轻轻一笑,并未动作。

    纪摇光吸了吸鼻子,忽然“哇”的一声哭出来,直接扑进微生凉的怀中,死死的抓住微生凉的衣襟,嘴里含糊不清的说着,“微生凉,你好狠的心,竟然半年都不来看我一眼……微生凉……微生凉……”

    微生凉眼底也有些泛红,他故作镇定的抬手在纪摇光发上来回摸着,像是捧着自己心爱的至宝,压低声线道,“傻瓜,你忘了我们之间的约定吗?”

    纪摇光身子一颤,将脸颊狠狠的埋在微生凉怀中,不语。

    她和微生凉之间有个约定,相识多年,早就对彼此一举一动心中有数,不需要言语,只是一个眼神,便能读懂彼此的意思。之前与微生凉斗气也是,与微生凉冷战也是,都是给其他人看的一出戏,为了让效果更好,微生凉甚至当真狠心一直不去看纪摇光,甚至也阻隔了关于纪摇光的任何消息。

    他怕,听到关于那个人的消息,会失去理智的将她带出来。

    她怕,那个人出现在自己眼前,她会控制不住的扑过去。

    无言的默契,便足足持续了半年有余。

    微生凉满足的叹了口气,失而复得的喜悦他不要再体会第二次,为了阻隔掉朝臣反对声音,他下足了力气,甚至亲自将纪摇光送入了冷宫那般黑暗的地方。

    “摇光……你受苦了。”微生凉张了张嘴,最后只得说出这么几句话。

    纪摇光摇摇头,“还好,我没事,你不是安排了浅浅在我身边吗?她一直守着我,很好的一个姑娘。”

    “嗯……”微生凉颔首,收紧自己的怀抱。

    杜浅浅是个意外,微生凉自己也没想到她会挺身而出护佑纪摇光。

    纪摇光从微生凉怀中探出头,抬手摸了摸那画卷,鼻尖红彤彤的,“这些是什么时候准备的?找的画师画的还真惟妙惟肖。”说着,她嘴角勾起一抹笑容来,“现在看看,那些事就如同昨日发生的一般,在脑中回荡。”

    “傻瓜,这是我自己画的。”微生凉抬手刮了刮纪摇光红红的鼻尖,随后视线也落在那画上,“你走了之后,每当我想去见你时,便忍着去画一幅画,时间长了,便画了满屋子的画,都是我们的故事,都是关于你的。”

    纪摇光表情一变,下意识的看着这满屋子挂着的画。

    微生凉对自己的思念,原来不止一点点。

    这么多的画,他是想了她多少次……

    “微生凉……”

    眼看着纪摇光又要掉眼泪,微生凉赶紧按住她的脸颊,哭笑不得,“都快要是做娘亲的人了,怎么还像是个孩子,哭哭啼啼的……”

    “我就哭,我就哭,你不许我哭吗?我就哭,偏要哭给你看!”纪摇光说完便咧开嘴大声的哭出来,大有不罢休的气势。

    微生凉眸子一闪,直接凑上去堵住那张开的嘴巴,那阔别许久的馨香在唇齿间蔓延。

    天知道,他有多思念她。

    纪摇光愣了愣,被动的承受着这个亲吻,眼角的泪花却是越来越多。

    “摇光。”微生凉揽着纪摇光有些粗的腰,忽然皱起眉来。

    “嗯?”纪摇光抬起头,眨眨眼,不明所以。

    微生凉下意识的在纪摇光肚子上捏了一把,眼角带着笑意,揶揄道,“你被照顾的很好,都长胖了,腰好肥……”

    纪摇光闻言,脸色一黑,凶巴巴的推开微生凉,伸手便狠狠揪住微生凉的脸颊,用力拉扯几下,“这就开始嫌弃我了?日后生下肉丸子,你是不是还要休了我啊?”

    微生凉眸子忽然闪了闪,噙着笑,“将你养胖了岂不是更好,省的总是有阿猫阿狗的来同我争抢你。”

    “算你聪明……”纪摇光高傲的扬起头,冷哼哼一声。

    微生凉深深的盯着纪摇光微微胖起来的脸,忽然道,“摇光。”

    “又干嘛?不许再说我腰粗了!”纪摇光挥舞自己的小拳头示威道。

    微生凉眨眨眼,“我们成亲吧!”

    “啊?”

    ……

    那话似乎还在耳边,一转眼,纪摇光已经被微生凉带着出了皇宫,来到了个她陌生的地方。

    等到纪摇光回过神,人已经是站在山顶上了。

    一路上,微生凉抱着有些臃肿的纪摇光,一路轻功上了山顶,哪怕他内力恢复了些,抱着愈发加重的纪摇光也有些吃力。

    纪摇光眨眨眼,不敢相信的朝山峰下看看,忽然一个晃神的向后跌,落入微生凉的怀抱中。

    “小心点,你现在不是一个人。”微生凉斥责的瞪了纪摇光一眼。

    “这是什么地方?”纪摇光心有余悸的拍拍心口,有些不敢再看下面。

    实在是太高了,这若是跌落下去,绝对是一个死无葬身之地!

    微生凉轻轻一笑,“你不是一直想要看整个天下最美的景色吗?或者是最接近天的星空,这里就是扶风最高的地方,祭祀山。”

    “祭祀山?”纪摇光脑子一愣,忽然想到朵果儿与自己说过微生凉打下江山的目的之一,没来由心口传来暖洋洋的暖意,连带着笑容也明媚起来。

    “怎么了?为何笑的这么开心?”微生凉不知纪摇光笑的原因,立即凑过脸问道。

    “我不告诉你!”纪摇光努努嘴,便一手扯着微生凉的袖子,大着胆子朝山下看过去。

    果然,整个扶风的国土都尽收眼底,还带着微微缥缈的雾气,如影如幻,飘渺似仙山。

    “摇光,我们在这儿成亲可好?”冷不防的,微生凉的声音在耳边炸响。

    “啊?”纪摇光愣了愣,“我们不是成过亲了?”孩子都有了,还成哪门子的亲?

    微生凉扯着纪摇光的手,真挚的开口道,“那只是作为皇帝的纳妃,我要的是我们真真正正对着苍天大地成亲。”

    纪摇光身子一震,看懂了微生凉眼底的执著与认真,那是急于向上苍证明他们之间的仪式,神圣而美好。

    “好。”纪摇光含笑的点头,便率先托着肚子跪下,抬头笑眯眯的看着微生凉,“我们成亲。”

    微生凉勾唇一笑,也顺势跪下身子。

    对着苍天,对着山峰下的扶风国土,对着空中散播着的雾气,对着凛凛寒风,对着那天地间白茫茫的雪,也是对着两颗诚挚的心。

    “一拜茫茫天地。”

    “二拜郁郁国土。”

    “三拜夫妻同心。”

    微生凉沉稳的声音回荡在整个山峰间,久久回荡不绝于耳。

    纪摇光耳边都是方才微生凉说话的声音。

    “好了。”微生凉含笑,握着纪摇光的手站起身,小心的护住她的腰身,将身上穿着的披风围在女子身上,忽然轻轻一笑,“娘子。”

    纪摇光怔了怔,脸颊挂着淡淡的绯红,半天才瓮声瓮气的唤了一句,“相……相公,阿嚏……”随后便是一声巨大的喷嚏声,打的她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

    “摇光,孩儿的名字我想好了。”微生凉转头,深情的凝望着自己的妻子。

    “叫什么啊?”纪摇光来了兴趣,摸了摸鼻尖问道。

    微生凉瞧着眼下那一片苍茫的国土,唇角带着轻飘飘的笑意,“微生遥。”

    遥远的人生,辽阔的疆土,还有与自己身边真心爱人遥遥斩不断的情意。

    “微生遥……”纪摇光品读着这个名字,唇角带着清雅的弧度,靠在微生凉的肩膀上,两人朝着山下望过去,安静恬然。

    ------题外话------

    我设想过很多个两人成亲的画面,其实大可以直接举办个轰动的成亲仪式,大可以让所有人知道微生凉对纪摇光的情意。

    但是我觉得,那份感情两个人知道就好,不需要外界来干扰,倒不如隐于山水之间,对着苍茫大地芸芸众生,做一个永生永世的约定,这样难道不是更美好的事吗?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