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百六十四章、那又如何?

    另外一边,玉清心跟着袁凌风回到了府邸。(看啦又看小說)

    袁凌风进了屋子,整间屋子都处在低气压当中,随侍的下人不敢出一点声音,生怕哪点做的不对惹怒了这杀神。

    袁凌风闭眼平息了一会儿,睁开眼方才看到站在门口的玉清心,有些惊讶的挑了挑眉。

    “你没走?”

    玉清心深呼吸了一口气,慢慢的走向袁凌风,“我走去哪里?”

    “依你性子,难道不是应该在脱离我之后立刻离开?”眼见着玉清心走向自己,他毫不犹豫的伸手揽过她的腰肢,揽着那女子坐在自己腿上,扑鼻而来的都是那股属于少女清甜的味道。见玉清心不说话,袁凌风眯眼漠视着她,忽然弯唇一笑,“心儿莫不是爱上我了?舍不得离开?”

    玉清心脸色顿时冷下来,偏过头冷笑,“将军似乎是想多了,难道你不知道我夜以继日都在想怎么才能杀了你?”

    “就怕你,最后会对我下不去手。”袁凌风自信的一笑,伸手掰着玉清心的脸颊转过来,忽然问道,“看到纪摇光,你什么感觉?”

    玉清心浑身一颤,“我能有什么感觉?”

    “你是她的影子。”袁凌风幽幽的说着,眼睛瞧着玉清心的眼神就像是透过她看到了另外一个人,这感觉叫玉清心极为不舒服,只听袁凌风继续说,“我想了你这么多年,为何你始终都不肯回头看我一眼?我们难道不是成亲了吗?你是我明媒正娶的夫人,甚至死后都要与我合葬在一处,为何你始终对我这么绝情呢?”

    玉清心抿紧唇瓣,眼见着袁凌风又将自己认成纪摇光,立即挥手推开他,毫不犹豫的站起身来。

    袁凌风被她这么一打,也回过神,有些不悦的看着她,“心儿……”

    “将军,我不是纪摇光,也不是其他人,我只是我自己。”玉清心心口堵着一口气发不出去,只得抿唇一字一句的解释。她不知道为何自己心情会这么差,也不知道为何听到袁凌风这么说,自己怎么会生这么大的气。

    玉清心闭上眼,不理会袁凌风的神情,旋身离开。

    袁凌风是她的杀父杀母仇人,她不可能对他动心,也不可能对他有其他心思,唯一的想法便是要杀了他。

    玉清心在心底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脚步也走的飞快,浑然没看见袁凌风坐在原位置瞧着她戏谑的眼神。

    ……

    知道朵果儿受伤,尘墨在收到消息的第一时间从宫外闯了进来。

    还没看到人,便能听到他风风火火的询问丫头的声音。

    此时的朵果儿悠哉的靠在贵妃榻上吃着葡萄,而纪摇光则是安静的坐在一边绣着花。

    自打肚子怀了肉丸子后,纪摇光便学起了针织女红,闲来无事便执着绣针在布上扎来扎去,好几次都刺破了手指头。

    “阿姐。”尘墨走进来,口中虽然是叫着纪摇光,但眼神却朝着朵果儿飘过去。

    朵果儿如惊弓之鸟,立即转过身,将自己的脸转过去,佯装没听见的样子。

    纪摇光眸子一转,就知道尘墨醉翁之意不在酒,她含笑的放下针线,“你倒是来得巧,怎么了?”

    “袁凌风发现你了?阿姐打算怎么办?”尘墨说着关系的话,那眼神还是不受控制的看向朵果儿。

    听说她受了重伤,不知道伤在了哪里。

    “行了行了,我看你也不是诚心想问我的情况。”瞧见尘墨担忧朵果儿的样子,纪摇光顿时感觉到欣慰。难得除了袁凌雪之外,尘墨还会对其他姑娘这么上心,也算是福报了。

    尘墨被自家姐姐戳穿,有些老大不好意思,他也不含糊,径直越过纪摇光走到朵果儿跟前,伸手扯了扯她的袖子。

    “干嘛?”朵果儿侧身挡住受伤的脸,她闭着眼懒洋洋的回答道。

    “伤到哪儿了?严重吗?”天知道得到这个消息之时,他三魂都没了七魄,恨不得立即插上翅膀飞进皇宫来看她。好不容易进来,瞧见她平安无事,心底的大石头算是放下了。

    纪摇光站起身,默默的走出去,将这清静之地留给那两个有情人。

    朵果儿抿唇,“跟你没关系。现在你不用怕有人缠着你粘着你不放了,晴岚是个好姑娘,你可以横着娶竖着娶斜着娶,都没人管了。”她抹了抹自己脸上的伤痕,眼底有些落寞。

    哪个女子不喜欢自己花容月貌的嫁给心爱的人呢?她虽然性子大大咧咧,到底也是个女子。

    尘墨愣了愣,“你这话是何意?”

    “就是字面意思。”朵果儿见尘墨凑近自己,立即将脸颊埋得更深,不让他看到自己的样子。

    尘墨眸子一眯,眼疾手快的按住朵果儿另外一只胳膊,狠狠的一个翻转,便将那一直躲避的女子给抓了起来。

    “不要!”朵果儿慌乱的乱抓,直接一掌打在尘墨肩膀上。

    “嗯……”尘墨闷哼一声,手上的力气却不肯放松。

    朵果儿咬唇,“为什么不躲开?”

    尘墨淡笑,“躲开了,你不就又将自己的脸挡住了?”他瞧朵果儿脸颊上的一道狰狞痕迹,微微皱起眉,“是袁凌风干的?”

    朵果儿转过头,不想让那伤疤暴露出来。

    “你走吧,回去找晴岚。”朵果儿也不知道自己在别扭什么,总之那心底的火气就是压不下去。

    谁知,尘墨忽然扳回朵果儿的脸,目光灼灼的盯着她,“我回去,谁跟你商量成亲的事宜?”

    “……”朵果儿整个人都傻掉了。

    后来自尘墨走了之后,朵果儿便一个人坐在房间里傻笑,足足傻笑了一下午。

    消息总是传的很快,不到几天的功夫,整个皇宫都传遍了纪摇光与袁凌风之间的关系,其中最为瞩目的便是纪摇光天都人的身份。

    “娘娘,你还坐视不理吗?”朵果儿打探到消息,火急火燎的赶回来,她如今脸上有伤,便直接扯了块纱巾盖在面上作为遮挡。

    纪摇光抿唇,依旧云淡风轻的绣着自己手里的花样儿,“瞧你说的,我能怎么办?去再斩杀那些多嘴多舌的宫妃?那我就彻底得了个妖女的骂名了。”

    “难道就任由这留言四起吗?”朵果儿拧着眉心,“主子那边也没有消息,你们两人还真是沉得住气。”

    纪摇光眼皮懒洋洋的掀了掀,“微生凉有什么沉不住气的,他不过是先担忧自己朝堂罢了,至于我如何,他分毫不在意。”

    “娘娘这是说的什么话?那道娘娘忘了上次果儿和你说过的话了吗?”朵果儿有些慌张,赶紧朝前走几步问道。

    纪摇光咬下那线的一段,眼神不变,“我记得,但那又如何?”

    察觉到纪摇光冷冰冰的神态,朵果儿张了张嘴刚要说话,外面便闯进来几个人,为首的是微生凉身边的张公公。

    “皇贵妃娘娘。”张公公很明显还是有些忌惮纪摇光,说话的态度不敢不恭敬,却也带着些公事公办的味道。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