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百五十二章、我要笑口常开的孩子

    纪摇光彻底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两天后的事了。(看啦又看小說)

    刚睁开眼,感觉到外面刺眼的光映射进瞳孔,有些不舒服。

    她紧闭的眸子挣扎几下,一个用力的便睁开了双眼。

    “摇光!”微生凉一直守在纪摇光身边,察觉到那人儿的动作,立即凑过来抬手将纪摇光耳边碎发拨弄到耳后去。

    纪摇光睡了许久,脑袋有些懵,就连出口的声音都带着细微的沙哑。

    “我这是怎么了?你为何会在这儿?朝堂呢?没有要务处理了么?”纪摇光起身,靠在床边,精神还算是好。

    微生凉含笑,“国家大事哪有你重要,反倒是你,整整睡了两日,害我忧心你两日。”

    微生凉说完,纪摇光这才注意到对方眼圈有些黯淡,怎么看都是没休息好的样子。

    “那倒是我的不对了,也不知道为何会睡了两……两日?你说我睡了两日?”原本纪摇光还老大不情愿的冲微生凉冷哼几声,可是自己出口后立即便瞪大了双眼,随后懊恼的抿起唇瓣。“怎么会是两日呢?你莫不是在骗我?”

    “主子说的是真的,娘娘你真的睡了好久。”门口,朵果儿端着热气腾腾的药碗进来,瞧见纪摇光苏醒,她也是嘴角含笑的。

    要知道,在纪摇光沉睡期间内,微生凉可是一脸的生人勿进,光是张公公前来恳请微生凉上朝,都被自家主子狠踹了两脚,那叫一个狼狈!

    纪摇光放眼瞧见朵果儿手里端着的药碗,便立即皱起眉,“还要喝那黏糊糊的东西?我不要喝了……”说着便猛地掀起被子,将自己的头给蒙住。

    微生凉被纪摇光的动作逗笑,立即抬手大力的扯下蒙住纪摇光头的被子,温柔说道,“喝得不是之前的药了,你怕什么?没事的。”

    “真的?”纪摇光抬起湿漉漉的眼,有些发愣。

    “当然是真的了,娘娘!”朵果儿瞧着纪摇光的神情便一阵阵发笑,赶紧将碗递给纪摇光,只见那果然是普通的药,浅色的汤药冒着阵阵热气。

    纪摇光抿了抿唇,便顺从的接过药碗。

    这段日子以来,她每天都在喝药,简直快成了药罐子了!

    那药中带着丝丝的甜,半点也不苦,也没有怪味道。

    瞧着纪摇光顺从的模样,微生凉嘴角含笑,“喝了就好,这是师父重新给你调配的,不要浪费了才是。”

    “是啊,这安胎药可是蛟雾大人考虑许久才研制出的方子呢!”朵果儿兴奋的手舞足蹈,想到要有一个小主子在身边蹦蹦跳跳,她就很高兴。

    “噗……”喝光最后一口的纪摇光,在听到“安胎药”三个字时,立刻张口将那药汁喷了出去,刚刚好溅到朵果儿还带着笑的脸上。

    “啊!娘娘!”朵果儿恼火的挥袖用力的擦着脸。

    “抱歉抱歉!”纪摇光失笑,立即扯着微生凉,“安胎药,什么安胎药?为何要给我喝那东西?”

    微生凉闻言,眼底的宠溺更是一览无遗,抬手在纪摇光发上摸了摸,“傻瓜,你要当娘亲了,难道自己都没察觉?”

    “我要当娘亲了?”纪摇光当头一棒,有些懵,她痴痴傻傻的表情逗笑了那两人。在短瞬间的反应过后,便是纪摇光咧开唇瓣的狂喜,“微生凉,你没骗我吗?我真的要当娘了?”

    “真的,我没骗你。”微生凉含笑的回答,眼底揉碎了一池的春光。

    在那之后,纪摇光便像是魔怔了一般,整个下午都坐在院子的秋千上,手时不时在肚子上摸来摸去,嘴角的笑容迟迟不退,就那样来回晃荡着。

    尘墨和纪君凌入宫时,便瞧见那女子孤身一人坐在秋千上,脸上带着恬静的笑容,活像是画卷走出来的仙子。

    “阿姐怎么了?”尘墨眼尖的抓住朵果儿的胳膊,问道。

    朵果儿有些不自然的挣扎几下,但始终没挣脱开尘墨的桎梏,只得红着脸道,“娘娘现在可高兴着呢!什么都不能阻止娘娘高兴,你们过去也要陪着一起笑。”说着朵果儿抬起另外一只手在脸颊上揉了揉,“陪着娘娘笑了一中午,我这脸都僵住了。”

    尘墨和纪君凌双双对视,有些不明所以。

    “尘墨,二哥!”不知何时,纪摇光注意到了这边的两人,立即欢喜的冲他们挥挥手。

    “哎呀,娘娘在叫你们了,二位慢走,果儿去主子书房汇报情况了!”朵果儿现在听到纪摇光的声音就浑身发麻,躲都躲不及,赶紧随便扯了个理由拔腿开溜,将那丈二和尚的两人丢在原地。

    纪君凌眨眨眼,便协同尘墨朝纪摇光的方向过去。

    “你们怎么进宫了?”纪摇光面上是掩饰不住的笑意,“难道不怕袁凌风知道吗?”

    “袁凌风忙着和微生凉交涉,哪有闲工夫探查我们在何处?”纪君凌依旧是手上握着把扇子,自喻为翩翩公子的摇晃着扇子,“更何况他身边的副将被微生凉划破了脸,整日在日和城里寻求巫医诊治,都传遍了。”

    纪摇光笑意深深,“是吗?那还真是恶人自有恶人磨了!”

    “对,所以借着机会,我和二哥进宫来看看你的情况。”尘墨觉得自家姐姐的笑有些不大正常,便伸出双手拍在纪摇光脸颊上,“阿姐你出什么好事了?怎么笑成这样?”

    纪摇光闻言,立即龇着小白牙的对尘墨继续笑,“阿姐我,要做娘亲了,你说我能不笑吗?要天天笑,时时笑,让我的孩子出生时可以笑口常开!”

    “什么?阿姐你……”尘墨立即也狂喜的看向纪摇光的小腹。

    纪君凌也顺势看向纪摇光平坦的小腹,卷起折扇道,“看你高兴的,就算是做了娘亲,也不至于时时笑,脸都不僵硬?”

    纪摇光瞪了纪君凌一眼,“僵啊,怎么可能不僵?但是为了我的孩子以后能笑口常开,总要试试啊!”

    “你这丫头,在哪儿知道这么个方法的?我还是头一次听说,这怀着身孕的娘整日笑嘻嘻,那孩子日后就是笑面的?”纪君凌被纪摇光的话给逗笑,抬起折扇不轻不重的在纪摇光脑袋上拍打了一下。

    “我是看戏台子知道的啊!”纪摇光继续龇牙笑着。

    “摇光你难道不知什么是物极必反,乐极生悲?若是你再这样笑下去,不止自己的脸颊会僵,只怕那孩子出世会成个不会笑的妖怪……”纪君凌眸子转了转,便阴阳怪气的说出口。

    果然,纪摇光听到这,立即收起面上笑意,随后龇牙咧嘴的揉着自己的脸颊,“这么重要的事,二哥你不早点说!真是的!”

    “谁让你胡乱的轻信那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兄妹俩每次见面都要掐一架,拦都拦不住。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二哥你难道不知道这个道理吗?”纪摇光脸红脖子粗的顶撞回去,眼底都蹦出点点火星。

    “好了好了,你们两人不要一见面就吵架。”尘墨尴尬的站在中间调解,“二哥在家中整日吵着要来看阿姐,这怎么一见面就开始掐架?”

    纪君凌冷哼几声,“谁说要来看她了?分明是你拉着我进来的,我只不过是顺便瞧瞧这丫头,只是顺便!”

    “哎呦,纪君凌,你胆子不小!信不信我一声令下叫锦衣卫把你屁股打个稀巴烂!”纪摇光瞪着黑溜溜的大眼,继续和纪君凌呛声。

    纪君凌也是火爆的脾气,“哎呀,真是当了皇贵妃你长本事了!还敢骑在二哥的头上作威作福!来啊,你来叫人打我板子啊!”

    绯月从门口进来的时候,便眯眼瞧见这么一场闹剧。

    “这么多人?还真是有些热闹。”绯月是见过尘墨的,自然而然的走上前,但是瞧清楚那和纪摇光唇枪舌战的人后,忽然站定了脚步。

    纪君凌听到一声女音,惊的忘记了和纪摇光继续吵架,他不可置信的回头,瞧见那站在不远处的红衣女子,呼吸都跟着停滞了。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