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百四十七章、她说她叫纪摇光

    玉清心没想到这消息竟然传到皇宫里来了,立即低垂着脑袋,有些慌乱。(www.k6uk.com)

    看她这副模样,纪摇光便知道十有**她说的是对的了。

    “那火中死的人,可是你的双亲?”纪摇光听微生凉说了许多,多多少少还是能猜到星星点点。

    玉清心闻言,脸色忽然变了,握紧身侧的拳头,不知用了多大的力气才缓慢的说着,“回娘娘,是,那火中的死尸是我的双亲,他们被袁凌风残杀分尸,我……”说着说着,玉清心似是回想起了当时场景,身子都紧张的颤抖起来。

    纪摇光见状,立即伸手环抱住玉清心,一下一下的伸手在她脊背上安抚着。那种失去亲人的痛苦,她体会过,也知道是什么感觉。

    “好了,过去的事就不要再提了,你现在是如何打算的?一直在袁凌风身边?”纪摇光眸子闪了闪,低声问道。

    玉清心下意识的觉得面前这个谈吐温柔的娘娘是个值得依靠的人,说不清道不明,她们明明是第一次见面,却觉得相见恨晚。

    “我逃出来了。”玉清心抬头看向纪摇光,将眼角的泪水擦去,满眼都是恨意,“杀父杀母仇人不共戴天,叫我如何侍奉在左右?更何况我们一家只是个平凡普通的人家,为何会遭到如此毒手!娘娘,清心不甘心,不甘心!”她不顾尊卑的伸手扯着纪摇光的手腕,那力气大的让纪摇光不由的颦蹙起眉头。

    纪摇光忽视手腕的疼痛,只是深深的瞧着面前被仇恨冲昏了头的人。

    “你这个时候逃出来,能逃到哪儿去?偌大皇宫,想找到你难却也容易,还是你认为这里的人会怜悯你,帮着你逃出生天?”纪摇光放缓了声音,那双黑眸却让人不寒而栗。

    玉清心直视纪摇光,忽然发觉面前的女子,有那么一丝和自己相像。

    “娘娘的意思是……”

    “我若是你,便伺机隐藏在袁凌风身边,趁他最薄弱时,给他致命一击。亲眼看他死在我面前,才是彻彻底底的报仇。”纪摇光嘴角轻轻上扬,吐出一句句残忍的话来,手腕捕捉痕迹的从玉清心手中拿出来,那上面已经出了一圈青紫色的痕迹。

    玉清心瞪大眼,随即委屈的咬住唇瓣,“我不愿再侍奉那个人,不愿再给自己添满污浊。”

    “所以,你就眼看着那个人逍遥法外?”纪摇光轻笑着反问一句,眼底从方才的怜悯转为淡淡的戏谑,“既然如此,大门在那边,姑娘请随意,我这儿不是姑娘的避难所,不会帮掩藏的。”

    玉清心抿着唇瓣,似是在心底作斗争。

    朵果儿这时候从外面端着点心进来,察觉屋子里气氛不大对劲,她慢吞吞的走到两人身边将点心方向,便安安静静的守在纪摇光身边。

    若是这女人有半点不轨,朵果儿腰间的鞭子便直接摘了她的脑袋。

    “娘娘说的对,这点小事都忍不下,谈何给父母报仇雪恨。”玉清心轻轻的闭上眼,表面上一派平静,但是却看得出,那双手的青筋暴露无遗。

    纪摇光转而微笑,“你能这么想就最好。”说着她顺势取了个点心,放在自己掌心,淡淡道,“这点心做的的确是漂亮精致,但是你瞧……”说着纪摇光便掰开那点心,露出里面的豆沙,继续道,“里面早就黑了,破败是时间的问题,我们只需要站在一边静观其变,等待时机就足够了。不是有句话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吗?”

    玉清心是个聪明的丫头,立刻听懂了纪摇光的意思。

    “多谢娘娘开示,玉清心已经明白了!”说着她便站起身,恭恭敬敬的给纪摇光行礼,“方才多有越距之处,还请娘娘恕罪。”

    纪摇光并未起身,只是笑眯眯的撑着下巴瞧着她,“无妨,你能明白是最好。不过今日出了这个大门,莫要和任何人说起我,你可知?”

    玉清心不疑有他,立即点点头,“清心明白,还请娘娘放心。”

    纪摇光含笑,忽然起身走到玉清心面前,凑到她耳边低语一句,只看见玉清心由最初的惊讶转而愣神,随后目光逐渐的变为复杂。

    “清心告退。”玉清心抿了抿唇,默默的转身,出了门。

    纪摇光高深莫测的抱着肩膀站在原地。

    “娘娘。”朵果儿好奇的上前,“你方才对她说了什么?她表情变得好有趣。”

    纪摇光歪着头,笑了几声,“是啊,你猜猜,我对她说了什么?”

    “这……果儿哪猜得出来?”朵果儿不依不饶的揪住纪摇光的袖子。

    纪摇光始终是带着淡淡的笑意,却并未再接口。

    她能说什么呢?

    她说,她叫纪摇光。

    只有这么简单。

    ……

    期间席间,袁凌风三杯两杯的酒下了肚,眼见那玉清心还未归,便仰头喝下一杯酒,悄然的离了席。

    微生凉一直含笑的盯着那歌姬舞姬的歌舞,余光瞥见那忽然消失的身影,唇瓣抿紧,忽然眼神在周围视线偏转,接触到自己处在暗处的暗卫,对他点点头。那暗卫领命后,便消失在了宴席,悄无声息。

    林水盈全程都在给自己竖立端庄有礼的牌坊,哪怕和微生凉并没有言语交流,她也始终是脸上挂着轻快的笑容,还和身边的宫女低声说着什么,两人瞧着倒是很开心。

    微生凉眼眸中并未盛放林水盈的身影,只是注视着下方饮酒作乐的朝臣,抿唇。

    那袁凌风离席后,身子晃晃悠悠的在宫中行走,他对皇宫并不熟悉,今日无非是第二日前来,这里的宫殿与皇宫完全不同。

    一路上询问了许多人,才打听到茅厕的位置。

    刚到岔路,就瞧见方才自己托付的宫女还站在原地。

    “啊,将军!”宫女眼睛一扫便瞧见了袁凌风,立即满心欢喜的走过去,“您怎么出来了?”

    “清心呢?”袁凌风抚额,方才酒水饮的有些多了,到底扶风的酒要比天都酒烈。

    宫女眨眨眼,“玉姑娘还在里面没出来呢,许是吃坏了肚子,奴婢在这儿等了许久。”

    “吃坏了肚子?”袁凌风眸子一转便明白出了什么事,他冷哼几声,“倒是个不怕死的,将我叮嘱都忘了。”

    宫女以为袁凌风说的是自己,立即惶恐的弯下身子,“将军恕罪,奴婢不是故意的,是玉姑娘要自己进去寻茅厕……”

    “啊,无事,我不是在说你。”袁凌风瞧见那宫女,立即伸手搀扶那小宫女起身,随后儒雅的一笑,“你先去前面服侍着,我自己去寻寻清心,多谢你帮忙了。”

    小宫女完全沉浸在袁凌风的笑容中,痴傻的瞧着他,连唇角的笑容都掩饰不住。

    袁凌风又挂上一抹清雅的笑,便旋身朝着茅房方向过去。

    “将军果然是个好人……”小宫女双手捧着自己的脸颊,瞧着袁凌风背影久久的失神。

    可是她没看见,在袁凌风转身的一瞬间,那张含笑的脸顷刻掀起暴风骤雨。

    顺着茅房的方向过去,袁凌风果然没看到玉清心的人。

    “你果然是逃走了,有趣,有趣。”袁凌风含笑,瞧着那分开的岔路,择了其中一条走了过去。

    前面空空旷旷,瞧不出有什么,周围燃着长明灯,照亮夜行的路。

    袁凌风沿着路走了一会儿,在完全没有头绪之时,忽然耳边传来一阵悠扬的琴音,轻轻浅浅,低回婉转,像是一曲钟情诉愁肠。

    他站定脚步,抬头辨认了一下那琴音来的方向,皱起了眉头。

    琴音的方向,是……

    ------题外话------

    咳咳咳,不妨猜猜看他去了哪儿。

    还有两章,五点左右更新,不要错过。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