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百三十章、他原来什么都不知道

    自那夜后,日子仍是一天天的过,表面平静下,却一层层的覆盖着阴霾,稍微掀起一角,便危机四起。(wwW.goalkeeping-museum.com)

    得了微生凉的口谕,那安德王果然大张旗鼓的来了破军殿,顿时让后宫的嫔妃跟着心花怒放。

    到底是被皇帝冷落的后宫,那都是些妙龄女子,瞧见微生寒眉眼带笑,自然都跟着心猿意马。那微生凉瞧着好是好,但偏偏独宠皇贵妃一人,后宫早就开始怨声载道。

    微生寒带着身边的邢言一路走,瞧见那不断朝自己张望过来的宫妃,倒是温和的笑了笑。微生凉是出了名的辣手摧花,但他微生寒,却是个怜香惜玉的主儿。

    纪摇光一大早就倚靠在前殿边等那个贵客了,眼瞧着那一路暗送秋波的人,她咬牙切齿的揉了揉自己的拳头。

    “娘娘,王爷来了!”朵果儿立即凑到纪摇光耳边说道。

    “我看见了。”几乎能听到自己咬牙的声音,纪摇光眯着眼说道,“果儿,去在我厨房的面粉里加一些巴豆,看我不拉死他!”

    当日只是随口一说,这个脸皮厚的人当真过来了,还是大摇大摆的来她破军殿。

    “娘娘是认真的吗?”朵果儿瞧着纪摇光黑下脸的模样,忍不住咽了几下口水。

    纪摇光翻了个白眼,“你以为我是开玩笑的?快去,误了我大事要你好看!”

    朵果儿浑身一个激灵,权衡一下纪摇光和微生寒,算来算去,还是自家娘娘比较可怕一点。

    “是是是,果儿这就去!”语毕,朵果儿调转方向就朝屋子里跑过去。

    微生寒走近,瞧见站在门口的纪摇光,妖媚的勾起唇瓣,“劳烦皇贵妃娘娘在此等候,本王愧不敢当。”

    “王爷若真是愧不敢当,就不该特意过来吃本宫做的糕点。”纪摇光冷哼几声,高傲的仰起头,不愿去看那双和微生凉酷似的眸子。

    微生寒一笑,“特意过来总比叫下人来取要有诚意的多,这是本王给娘娘最大的敬意。”说完,他意有所指的看了纪摇光一眼,人已经长腿一迈,入了殿门。

    纪摇光嘴角抽了抽,对着天翻了个白眼,这才尾随他一起进去。

    微生寒倒是不客气,进了大厅直接入座,俨然是把这儿当成了自己的家。

    “娘娘随意就好,本王不会客气的。”微生寒微微一笑,面上带着和煦的笑意,完全不能把他跟之前在羲和城斩断人胳膊的修罗联系到一起。

    “王爷还真是不见外。”纪摇光嘴角抽了抽,“来人,给王爷看茶。”

    “是。”一直在身边侍候着的宫女立即上前给微生寒斟满了茶。

    微生寒只是瞧了瞧茶杯,便对邢言挥挥手,“你先下去,本王有事和娘娘商议。”

    邢言看了纪摇光一眼,颔首,离开,毫不拖泥带水。

    见状,纪摇光也挥手屏退了在一旁守着的婢女,屋子里只剩下他们两人。

    纪摇光有些紧张,手心微微的出了点汗,但还是故作镇定的看着微生寒,“屏退下人,王爷可是有什么话要对本宫说?”

    “只剩下你我二人,就不必理会什么宫中规矩了。”微生寒收起自称,桃花眼带着深沉的波光。

    纪摇光牵唇一笑,“王爷随意是王爷的,本宫却是不能,传出去会被说闲话,王爷觉得呢?”

    知道纪摇光在揶揄自己,微生寒握着茶杯的手晃了几下,艳阳高照的日子,那茶杯里的茶水忽然便凝固了,甚至还结成了冰。

    纪摇光自然是瞧见微生寒手里的杯,脸色未变。

    “王爷这是在警告本宫吗?”她无所谓的一笑,“只是可惜了那上好的茶水,被王爷这么一冻,怕是不能喝了。”

    “娘娘是聪明人,知道我是什么意思。”微生寒随手将茶杯甩到一边,掏出帕子擦了擦手,便抬眼瞧着纪摇光,“太和宫,顾倾渔。”

    纪摇光以为他还要和自己打一会儿太极,倒是有些意外他的开门见山。

    “王爷大可放心,本宫什么都没看到,也什么都不知道。”

    “娘娘担忧什么,就是因为什么都没看到,娘娘才能安安分分活到现在不是吗?”微生寒抿着唇瓣,那眉眼倒是有三分和微生凉相似。

    纪摇光拧了拧眉,“王爷若是有话,大可以直说,不必和本宫拐弯抹角的,太后也喜欢扭着说话,王爷也喜欢,难怪你们是一家人了。”

    “呵哈哈哈哈……”纪摇光这个“一家人”的说词倒是取悦了微生寒,他爽快的朗声大笑几声,瞧纪摇光眼底的生疏也淡了许多,“到底是皇帝喜欢的女人,说起话来的确很有一套,知道我喜欢什么。”

    “王爷谬赞了。”纪摇光垂下眼帘,不去看微生寒。

    “今日过来的目的,就是想问问娘娘,倾渔她到底跟你说了什么?”微生寒说话的时候有些小心翼翼,甚至还带着不易察觉的慌张。

    早就听过这两人的对话,纪摇光知道他对顾倾渔的感情,不过落花有意流水无情,那女人的眼底只有她自己,而且已经魔怔了。

    “太后并未和本宫说什么,只是说了一些家长里短,王爷不必在意。”左思右想,纪摇光决定还是将顾倾渔的话掩盖住。

    “此话当真?”微生寒拧了拧眉。

    “自然是当真。”瞧得出来,这个微生寒精神也有些问题,从某些程度上来看,他们两个倒是很般配。

    微生寒眨眨眼,“那她有没有提起过我?”

    纪摇光嘴角一抽,“王爷,这是在破军殿,王爷若是想知道,直接去问她就好了,何必问本宫。”

    “若是她肯明明白白说,我就不需要来找娘娘了。”微生寒说着说着,便苦笑几声,“每次瞧见倾渔都是我在强迫她,她也只是被动的承受,从来不肯说半个字,思来想去,你和倾渔走的比较近,或许能知道她在想什么。”

    纪摇光闻言,有些意外的瞪大眼。

    这么说来,顾倾渔半个字都没和微生寒透露过,甚至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和顾倾渔的关系早就势同水火?

    忽然觉得,微生寒有些可怜,喜欢上那样一个女子。

    “怎么?有什么问题?”瞧出纪摇光的不对劲,微生寒抬眼问道。

    纪摇光上下的在微生寒脸上打量几下,瞧着微生寒模样都要比微生凉出色几分,武功或许是不相上下,这样完美的一个人竟然会栽在顾倾渔的手上,倒是有些可惜了。

    “皇贵妃娘娘?”微生寒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纪摇光打量的眼神像是利刃一般,瞧得他浑身都难受起来。

    纪摇光闻言,抬起头笑吟吟道,“没什么问题,本宫的确和太后走的比较近,大抵是因为之前太后救过本宫一次的关系。不过……太后的确是没有提起过你,毕竟这种事不方便对本宫一个外人讲。”

    既然微生寒什么都不知道,那纪摇光也不需要花费心思跟他周旋,直接应付过去就足够了。

    由此看来,顾倾渔对微生寒果真是半点心意没有。

    瞧着微生寒初生牛犊的眼神,纪摇光的同情之色更深了。

    “哎,娘娘,我们主子在会客,不能硬闯啊!”门口的丫鬟着急的叫嚷一句,打断了屋内人的对话。

    ------题外话------

    高考的小可爱,祝愿你们高考顺利!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