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百二十九章、不要跟她说

    “微生凉!”纪摇光伸手在微生凉胳膊上狠狠掐了一下,美眸喷火的盯着他。(www.k6uk.com)

    “暗卫营有暗卫营的规矩,犯了错,就必须受到惩罚。你还记得东儿吗?”微生凉没理会纪摇光,眼睛一转,冷淡的开口。

    记得,朵果儿如何会不记得,想当初,整个暗卫营只有她和东儿两个女子,她们算是相依为命的在杀人中摸爬滚打才练就了一身武功。但在一次出任务时,东儿爱恋上了自己的暗杀对象,瞒着微生凉将那人的性命留下,还企图与之远走高飞。但最后未成功,东儿早早的就交代了性命。

    只不过,那时候的微生凉眼底只有杀戮,什么心善同情全无,宛然就是个杀神。

    朵果儿咬了咬唇,“果儿记得,全凭主子处置。”

    “很好。”微生凉满意的点头,他站起身走到果儿身边,“自绝经脉就不必你,我来清理门户就好。”

    纪摇光一颗心都塞在喉咙里,紧张的伸手扯着微生凉的袖子,可对方完全对自己不屑于顾,径直的走到朵果儿跟前。

    朵果儿抬眼看着微生凉,紧张的屏住呼吸,早就清楚自家主子铁血手腕的性情,就算是有纪摇光帮着求情,她也决计不会逃过这一劫。想到这,朵果儿认命的闭上了眼。

    微生凉抬手运气,指尖凝聚点点内力,浅褐色的眸不带有一丝一毫的情感,瞧着朵果儿紧闭的眼,在纪摇光的惊呼声一掌拍下去。

    预想到来的痛苦并未侵袭朵果儿,她紧张的闭着眼,半天都不敢动。

    屋子里静悄悄的,只能听到蜡烛燃烧发出的吱吱声。

    朵果儿有些懵,她试探性的颤抖了几下眼皮,慢悠悠的张开眼,却对上微生凉含笑的神情,方才的一切仿佛都是错觉。

    “主子?”朵果儿眨眨眼,还是处于懵懂状态。

    只见微生凉掌心宛然躺着一缕黑发,那黑发是朵果儿的。

    “吓死我了,我以为你真要处决了果儿!”心有余悸的拍拍胸口,纪摇光没好气的抬手打了微生凉一巴掌,“若果儿真有个三长两短,你看我跟你有完没完?”

    微生凉闻言,嗤嗤的笑出声,“可是听到了?我若是直接清理门户,你家娘娘只怕是要活吞了我。”

    朵果儿瞧瞧纪摇光,又看看在微生凉掌心躺着的黑发,顿时喜笑颜开,“多谢主子,多谢主子!”

    “日后,你便自求多福。”微生凉眯着眼,丢出一句话,便安静的坐在一边,瞧着脸色洋溢光彩的纪摇光。

    顺了这丫头的意,就不会被赶下床榻了吧?

    纪摇光欢喜的拉着朵果儿的手,“都没有阻碍了,你就放开手去找尘墨,死缠烂打的功夫你肯定会,正所谓烈女怕缠郎,用在尘墨身上也是一个道理!”

    “咳咳咳……”刚想拿起杯水喝的微生凉听到这儿,一口水控制不住的喷了出来,随即眼神怪异的看向纪摇光。

    纪摇光干巴巴的笑几声,冲微生凉摆摆手,便继续给朵果儿洗脑,“我之前与他谈了谈,他……他并非是铁石心肠,的确也是关心你的。但尘墨始终还是放不下袁凌雪,到底是他的发妻,你应当知道,他之前是娶过妻的。”

    “我知道。”朵果儿咬唇,点点头,她刚想再说点什么,眼神一瞥就瞧见微生凉脸色铁青的模样,顿时要说的话都咽回去了。

    朵果儿到底是个有眼力见的人,立即站起身,笑哈哈的看看外面的天,“时辰也不早了,娘娘和主子早点休息,明日主子可还是要上朝的……果儿,果儿就不在这儿打扰了……”说着,朵果儿默不作声,静悄悄的往门口挪。

    “哎?”纪摇光没看到微生凉在一边的示意,眼瞧着朵果儿不断的朝门口溜,哭笑不得的捂住唇,“也罢也罢,今个确实是晚了,明日再跟你说。”

    微生凉也适当性的起了身,“你先休息,我有事要嘱咐果儿,是暗卫营的事。”知道纪摇光好奇心强,微生凉不等她问,直接便解释了一句。

    “好。”纪摇光打了个呵欠,依言听话的爬上了床榻。

    朵果儿随着微生凉出门,她知道对方是有话嘱咐,还是要背着纪摇光的。

    “主子要叮嘱果儿何事?”朵果儿回身,恭敬的抱拳。

    “过些日子,我要微服出宫几天,摇光就交给你多加照顾了。”微生凉慢悠悠的开了口。

    “出宫?主子要去做什么?”朵果儿皱皱眉,问道。

    微生凉薄唇抿成了一条线,“去给摇光取药引子,师父说,只有那个地方才有药引子。”

    说起那个地方,朵果儿立即明白了是何处,后背忽然一阵阴暗发凉。

    那地方是所有暗卫都趋势若无之地,去了便是有去无回。

    “主子,果儿愿替主子前往!”虽然知道微生凉的本事,但朵果儿还是不放心,立即主动请缨。

    微生凉含笑的摸了摸朵果儿少了很长一缕的头发,“这地方只有我自己能去。这段日子就辛苦你照料摇光了,若是可以,不要告诉她我去了何处,知道吗?”

    朵果儿眸子闪了闪,最终颔首,“是,果儿明白了。”

    “还记得阿姐给过她的假死药吗?”微生凉握紧了垂在身侧的双手,怒火隐忍的爆发出来。

    朵果儿挠了挠头,“果儿记得,当初还是果儿陪着娘娘去寻长公主的。”下一瞬,朵果儿忽然瞪大双眼,“难道那药有问题?”

    微生凉颔首,“不错,那药有问题,阿姐已经是天都的人,自然万事替那老皇帝考虑,她知道我对摇光的心思,便专门赶制这药,让摇光此生难育。”

    “什么!”朵果儿眸子猛然瞪大,“怎么会这样?主子可是说笑的?”

    微生凉眉头皱的更紧,“是我大意了,竟让摇光着了阿姐的道儿……这些事不要和摇光说,我去拿回药引子,师父自有办法医治她。”

    “娘娘知道了的话……”朵果儿咬咬唇,“她很期待那个孩子的……”

    微生凉没说话,久久的站在门口,眼神凝视着天边月。

    “我知道。”良久,才响起微生凉淡淡的声音,透过风,飘散开。

    屋内,正想着偷听的纪摇光,在门口无力的跌坐在地上,手指颤了颤,最终紧握成了拳头。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