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百二十六章、皇贵妃,好巧

    ……

    将被子给晴岚盖好,尘墨顺手把床榻边的帐幔也放了下来。(www.k6uk.com)

    “公子,劳烦你了。”晴岚被蟒蛇吓的不轻,到现在脸颊都是苍白的。

    尘墨一愣,含笑的摇了摇头,“无妨。你好好休息,我先出去了。”说着,尘墨便抬步要离开。

    “公子!”晴岚猛地伸手抓住尘墨的胳膊。

    “怎么了?”尘墨回头,看向她。

    晴岚抿着唇瓣,张了张嘴,却是一句话都没说出来。她抬眼,瞧见尘墨眼底的细碎光芒,有些含羞的咬了咬唇,“公子,我……”

    “尘墨你给我出来!”门口,响起朵果儿阴阳怪气的声音,打断了晴岚刚要出口的话。

    尘墨被吓了一跳,还没反应过来的空档,衣领就被那娇小却力气大的女子狠狠的揪住,随后满鼻子喷洒的都是那股浓郁的酒气,对上那双迷离的双眼,尘墨皱了皱眉。

    “你喝酒了?”这股味道混杂了许多酒的味道,看来朵果儿是喝了许多不同种类的酒。

    朵果儿保持着揪住尘墨衣领的姿势,一股气在喉咙间蔓延,一个酒嗝硬生生的打了出来。

    “嗝……”朵果儿打酒嗝打的直翻白眼,她迫近尘墨,忽然咧开嘴一笑,“尘墨,我有事找你,你跟我出去!”

    尘墨闻言,转头瞧了一眼已经坐起身子的晴岚。面对朵果儿,他总是不能狠下心来,犹豫了一会儿,点头,“你小点声,晴岚刚受了惊吓,身子不是太好。”

    “好好好,我不说话,不说话,嘘……”朵果儿眼前都成了双影,眼前的尘墨在眼前分开又分离,分离又聚合,瞧得她脑袋都大了。

    尘墨抿了抿唇,这丫头真是醉的不轻。

    “你好好休息,我们先出去了。”尘墨无奈的摇了摇头,便回头对晴岚嘱咐了一句。

    眼看着那两人离开,晴岚只能瞪着眼瞧着,垂在锦被上的手指微微的收拢,终是化成一句叹息。

    尘墨跟着朵果儿出了门,刚出门口,那揪住自己衣襟的手就松开了。

    朵果儿背对着尘墨,有些赌气的皱皱眉,“你那么关心晴岚啊!啊,也对,晴岚什么都好,琴棋书画烹饪煮饭样样都会,而且还温柔善良,是个男人就喜欢……”她后边的话都是碎碎念出来的,尘墨并未听到。

    “晴岚是皇上放在我身边的人,自然是要好好照顾着的,若是有了差池,只怕皇上也不会高兴。”尘墨以为朵果儿只是好奇,便一本正经的回复了一句。

    “所以你喜欢她?”朵果儿头脑一热,转身目光灼灼的盯着尘墨,忽然来了这么一句。

    尘墨闻言,面露错愕,“你说什么?”

    “你是不是喜欢晴岚?我看你眼珠子都要粘在她身上了!”朵果儿酒气上来,便不依不饶起来,她上前双手撑在尘墨脸颊边,努力踮脚的样子瞧着有些好笑,可还是坚持着维持动作。她恼羞成怒的盯着尘墨的脸,带着酒气的话一句句的冲出来,“我看你就是喜欢晴岚,就因为她什么都会做,双手一点没沾染过血腥?”

    尘墨心口一跳,忽然意识到朵果儿要说什么,他刚要出言转移话题,朵果儿带着幽幽哀伤的话已经冲了出来。

    “我就不行吗?一定要是晴岚?”朵果儿还是不断的打着酒嗝,那双眼有些模糊,瞧着尘墨的视线也有些虚幻。

    尘墨忘记了要如何反应,眼睁睁的瞧着那女子的脸凑过来,忽然唇瓣一软,独属于那股酒香的气味就这样冲进了鼻尖,久久不散。

    那触感也让朵果儿酒气也散了不少,她瞬间瞪大眼,像是活见鬼一般的大力推开尘墨,随后手指抚上自己唇瓣,身子都跟着微微颤抖起来。

    “我……你……”朵果儿眸子越瞪越大,没等尘墨说话便立刻运气而起,直接融入黑夜就不见了踪影。

    ……

    “事情就是这样。”尘墨有些黯然的说完,抬手揉了揉自己的眉心,“一夜未归,她不会出什么事吧?”

    说完这话,尘墨抬眼便瞧见纪摇光在那儿愣神,立即伸手在她眼前晃几下。

    “阿姐,阿姐!”

    “嗯?”纪摇光回过神,瞧见尘墨眼底的不悦,忍不住娇声笑了几下,“看不出来,果儿倒是个直爽性子,哈哈哈……所以你就来问我怎么办了?”

    尘墨抿唇点点头,“男子汉大丈夫自然不会在意这些,只是果儿终究是个姑娘……”

    “除了是个姑娘,你对她半分其他的情意都没有吗?”纪摇光抿了抿唇,忽然勾起一抹笑意的问道。

    尘墨眸子一缩,半天没能接一句话,“阿姐的意思是……”

    “果儿都做的那么明显了,你若是再察觉不到,可就是个大问题。”纪摇光握着茶杯幽幽的喝了一口,“还是,真如果儿所说,你心尖上惦记的人是晴岚?”

    尘墨脸色阴沉一片,“阿姐乱说什么,晴岚只是照顾我衣食起居的人而已,我对晴岚绝无非分之想,至于果儿,也没有。难道阿姐忘记我已经成过亲了?”

    “但是袁凌雪始终都是过去了,你难道要守着她过一辈子吗?”纪摇光不赞同的皱眉,反驳了一句。

    尘墨眼眸闪了闪,“她到底也是我的妻子,我是个有妻子的人。”

    “你看着我,你确定对果儿半分意念都没有?”纪摇光捏着尘墨的脸颊,迫使他看向自己,“你再说一次。”

    尘墨和纪摇光如出一辙的眸子闪了闪,薄唇缓慢的吐出两个字,“没有。”

    从别苑回到皇宫,一路上纪摇光都在低着头沉思。

    脚步轻快,顺顺利利的自皇宫正门进去,迎面忽然传来一声声男子的交谈。

    纪摇光下意识的抬头,便瞧见为首的是个年近五十岁的中年人,其余的人则是围着那人俯首贴尾,瞧着便是在应承附和的模样。

    那些人应当是朝中的一品大员,纪摇光要从正门回来,肯定是要与这些大臣打个照面的。

    为首的老丞相眼眸一扫看到纪摇光,眼瞧着那女子的气势便非一般人可比,他抬手制止了身边人的话音,安分的站在一边,保持臣子应遵守的礼节。

    纪摇光有些惊愕的眨巴眨巴双眼,倒是友好的对着那老丞相一笑,提着裙摆继续朝前走。

    刚走几步,便被前面的人挡住去路。

    “皇贵妃娘娘,好巧。”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