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九十三章、棋差一招

    第二天一大早,纪摇光便起了身。(www.k6uk.com)

    她如今的起居都是由朵果儿照看的。

    “姑娘,不对……贵人,我们这就要出宫了?”朵果儿给纪摇光束好发,靠近她耳边问道。

    纪摇光懒洋洋的打了个呵欠,“对啊,这就准备出宫了。好久不见尘墨,也不知他长高了没有。”纪摇光站起身,给自己换了一套大方得体的衣衫,嘴里碎碎念着如老妈子一般。

    朵果儿眨眨眼,顺从的跟在纪摇光身后走出去。

    “主子,您这就要走了吗?”锦瑟一直等在门外,眼睛瞥见她怀中的包袱,微微欠了欠身才开口。

    纪摇光含笑的瞥了她一眼,“是啊,这就出宫。也不是为了其他,就是惦念着去民间找找看有没有能一直萧瑟双腿的大夫……”纪摇光每说一句,便注意到锦瑟脸色一寸寸的凉了下来,甚至那脸色有些惨白。纪摇光嘴角朝上勾了勾,继续道,“你在宫里等我回来。”

    锦瑟犹豫了一下,却还是顺从的点点头。

    纪摇光带着朵果儿走到门口,忽然回头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倦鸟归巢,却还是有不听话的那一只,注定是要挨饿受冻的。”言毕,她瞧也不瞧锦瑟一眼,潇洒的离开。

    她纪摇光生平最厌恶的便是背叛与欺瞒,三年前曾被欺骗,三年后她不再是那个轻易相信人的纪摇光。

    她带着朵果儿一路沿着偏路走,周围荡起轻轻的风,吹动那杨柳枝蔓,沙沙作响。

    “有人在跟着我们。”朵果儿皱皱眉,立即开口道。

    “无妨,喜欢跟着就跟着。”纪摇光弯唇一笑,眸底的星光乍现。她还就怕人不来,来了就能轻轻松松的摆平那些围绕在自己身边的恶狗。

    两人立即加快脚步,匆匆的穿林而过。

    皇宫不似天都那般严谨,从布局房门看还是有些自由的。纪摇光两人沿途转向偏门,那儿的看守是最松的,最主要的原因便是微生凉事先与守卫打过招呼了。

    瞧见那门越来越近,纪摇光面色一喜,立即指着那门道,“从那儿出去。”

    朵果儿颔首,紧随其后。

    “贵人。”守卫瞧见纪摇光便作势下跪。

    “免了。”纪摇光虚扶一下,便从袖中掏出一锭金子放在守卫掌中,低声道,“这是皇上叫本宫赏给你的,拿着它。”

    守卫面露喜色,“多谢贵人,多谢贵人,快把城门打开,放贵人出去!”

    一声令下,其他的守卫立即将门上的门栓拔下来,城门缓慢的被打开。

    “有劳了。”纪摇光微微一笑,便扯了朵果儿的袖子,欲要前行。

    她是故意走的很慢,才走几步,身后果不其然响起一道清冷的声音。

    “纪贵人这是去哪儿啊?”回过头,便瞧见沐灵香婀娜多姿的朝这边过来,她身边依旧带着许多趋炎附势的妃嫔,像是被簇拥的小丑一般。纪摇光定睛一看,那沐灵香断裂的牙齿被修补好,此刻又是一派嚣张跋扈的美人。

    纪摇光眉头一挑,“这是什么风?香妃娘娘也来凑热闹?”

    “凑热闹不敢说,本宫敢说的是你一介小小贵人,竟然敢偷溜出皇宫?你不知自己犯了死罪吗?”沐灵香踱步到纪摇光跟前,美眸翻转,紧盯着面前的女子。若不是忌惮着皇帝,她早就在自己手上死过无数次了!

    纪摇光闻言一笑,眼角都绽开朵朵花,“香妃娘娘这是从哪儿听说的?我怎么能是偷溜呢?”

    “大胆纪贵人,和香妃娘娘也能平起平坐的?没规没矩的竟然不说妾身!”一旁有个黄衣妃嫔脱口而出,大有敲山震虎的意思。

    沐灵香并未出言制止,只是满意的看着纪摇光,眼底的嘲讽不言而喻。

    纪摇光眸子偏转,立即上前狠狠抽了那妃嫔一嘴巴,打的倒是有些手疼,她才发现,原来打人耳光这么过瘾!

    “本宫说你才是大胆!香妃娘娘都没说话,你一个小小的美人张什么嘴!”纪摇光认得这黄衫女子,当初沐灵香来破军殿找茬到时候,她可没少在一旁煽风点火。

    黄衣妃嫔被打的天旋地转,惊诧的捂着脸颊,“你竟敢当着香妃娘娘的面……”

    “我这是帮香妃娘娘清理门户!”纪摇光得意的挤挤眼,眼神顺带瞟了一下沐灵香。

    沐灵香抿着唇角,“纪贵人真是好大的威风,本宫的人也敢打?”

    “香妃娘娘这么说就大错特错了,首先,这位美人不是你的人,乃是皇上的人,其次,我不过是帮娘娘教训一下不懂事的嫔妾,何错之有?”纪摇光眉目含笑,半点之前的嚣张气焰全无,完全成了个笑面虎。

    沐灵香有些诧异的瞧着眼前的女子,几天之前她还咬牙切齿的冲撞自己,这忽然挨了打便老实不少,的确让沐灵香有些意外。

    “几日不见,纪贵人口齿倒是伶俐了不少。”沐灵香慵懒的瞧了她一眼,眼神落在朵果儿手里的包袱上,“本宫问你,私自出宫可是大罪,你想好要如何受罚了吗?”

    纪摇光天真的眨巴眨巴眼睛,一脸的无辜,“娘娘错怪我了,这不是私自出宫,可是有皇上授意的。”

    “少拿皇上来蒙本宫!”沐灵香瞪着纪摇光,“后宫妃嫔一概不准许踏出宫门半步,这是老祖宗定下的规矩,你敢违背,就要受到惩罚。皇上将后宫生杀大权交给本宫,就是为了肃清后宫的不正之风,来人,将纪贵人给本宫带回香樟宫,本宫要亲自审问!”沐灵香说的言之凿凿,大有大公无私的意味。可只有明白人知道,将纪摇光带回香樟宫,要杀要剐就悉听她便了,那时候,就算是天王老子,也救不了纪摇光。

    “呵哈哈哈哈……”纪摇光忽然捧腹大笑,连带着身边的朵果儿也笑弯了腰。

    “你笑什么?”沐灵香眯着眼瞧她。

    “香妃娘娘,话就是在这儿等着我吧?”纪摇光收起笑,面上虚以为蛇的神情忽然不见,那双黑眸迸发出玩味嘲讽的神情,她朝朵果儿一伸手,“果儿,将皇上的批文拿出来,给香妃娘娘开开眼。”

    朵果儿立即点点头,“是。”

    “批文……”一股不好的预感在心底升腾,沐灵香忽然紧张起来。

    果然,朵果儿从包袱里掏出个明黄色的批文,上面明明确确写着微生凉批准等一系列的话。

    “你……你这是假的!”沐灵香身子晃了晃,方才的镇定自若尽数消失。她原本便是想着借偷溜出宫的机会彻底拔除这颗眼中钉,以报之前断齿之仇。可没想到棋差一步来了这么一招。

    纪摇光靠近沐灵香几步,手捧着批文一步步继续靠近她,“这上面还有皇帝印鉴,难道香妃娘娘要找人鉴定不成?皇上的批文娘娘都不认,啧啧啧……该罚,该罚!”

    那厢,沐灵香的脸色已经成了猪肝色。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