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八十三章、血的教训(一)

    锦瑟萧瑟姐妹俩互相对望一眼,都不知发生了什么事。(www.k6uk.com)

    张公公满面春光的看着呆滞的纪摇光,简直鼻孔朝上,只听他慢悠悠的说着,“贵人,接旨吧!莫要让杂家等急了。”

    纪摇光眼神落在张公公手中的圣旨上,顿时明白微生凉昨日问她那些话的原因。

    她自嘲一笑,上前伸手扯过那圣旨,微微一笑,“有劳公公了,锦瑟,送客。”

    “公公,请。”锦瑟颔首,微微一笑,顺着门口一指。

    张公公满脸不屑的看着纪摇光,“贵人,杂家给您一句忠告,这狗眼看人低早晚是要还回来的。贵人若是识时务,还是早点伏低做小,收收您身上的锐气为好。毕竟这皇宫之中,能人异士太多,女眷也不少,稍微不慎,就会被从天上打入地狱呢!”

    纪摇光闻言,懒洋洋的抬眼,瞧着张公公的嘴脸,立即绽放出花儿一般的笑来,“张公公说的极是,我算是受教了。这落花流水常人心,我劝公公一句,这狗眼看人低的人,似乎是你。”

    “你……”张公公被纪摇光气的不轻,他瞪起眼,掐着尖利的声音道,“贵人得意不了多久,等皇上寻回他此生挚爱,你们都得打包滚蛋!”丢下这话,张公公便怒气冲冲的带着小太监离开了。

    殊不知,那皇帝挚爱就站在自己眼前,偏生他什么都不知道。若是知晓,只怕借给他十个胆子都不敢这么和纪摇光说话。

    纪摇光抿了抿唇,猛然大声说道,“萧瑟,将我那边放着的花再丢到院子里,让张公公他们锻炼锻炼脚力,免得伺候皇上不及时!”

    “哎,奴婢这就去!”知道纪摇光是在恐吓那些人,萧瑟赶紧大声的接口。

    很快,只听外面噼里啪啦的脚步声,似乎是被纪摇光给吓得逃走了。

    “哈哈哈……狗仗人势的死太监,竟然敢来招惹他姑奶奶!”纪摇光随手甩了圣旨,像是垃圾一样的丢在一边,随后厌恶的拍拍手,“今儿咱们吃什么好?”

    “主子。”锦瑟皱皱眉,“您被降了分位,这可如何是好啊?”

    “什么如何是好?”纪摇光眨眨眼,“不就是从皇贵妃变成贵人了,都带了个贵字,无妨无妨。”

    “哎呀主子,姐姐不是那个意思,如今你被贬,后宫收到消息的女人肯定会来奚落您的!”不止是锦瑟,连萧瑟面上都浮现浓郁的忧愁。

    纪摇光无所谓的耸耸肩,“我都不得宠了,按道理来说不应当成为她们眼中钉才是,你们不要杞人忧天了。你们以为宫里的女人都闲得发慌吗?”

    实际上,这些得不到圣宠的女人,还真是闲得发慌。

    只是用完早膳的功夫,便莺莺燕燕的来了几个。

    “参见香妃娘娘、盈妃娘娘、方贵人,张贵人……”锦瑟和萧瑟立即恭恭敬敬的给来人行礼,声音也放的大了许多,意图提醒那还在床榻上悠哉睡觉的人。

    沐灵香不满的瞪着眼,“这么大声,你们想震聋本宫不成!该死的贱婢!”

    “奴婢们知错,还请娘娘莫要怪罪!”锦瑟立即跪下,声音还是不小。

    “都说了不要这么大声,你们听不懂话吗?”沐灵香上前毫不客气的抽了锦瑟一个耳光,似乎不解气一般的又打了一个,“真是什么样子的主子就有什么样儿的奴才,主仆一对儿都是贱骨头!”

    跪在一边的萧瑟脸色一变,有些气不过,刚想反驳,手腕被姐姐狠狠的按住,她连动都动不了。

    打骂下人出了气的沐灵香这才心满意足的勾唇一笑,转身对着其他姊妹道,“我们都来了,这纪贵人还是闭门不出,别是躲在屋子里哭呢吧!”

    林水盈温柔的一笑,“香妃这么说就有些不对了,我们不是来安慰她的吗?不要惹是生非为好。”

    “盈妃姐姐这就是你想错了。”沐灵香眨眨眼,煞有其事的说道,“主子犯错惹怒了皇上,肯定是下人没有提点好。到底咱们的纪贵人是民间女子,粗鄙之人不懂规矩正常的很,跟她肯定没关系,都是这两个奴才不好。”

    这边吵吵嚷嚷,惊动了刚进入庭院的小宋和店小二,两人如今已成纪摇光的专属护院,听到有声音,便立刻赶了过来。

    “你们是什么人?”小宋瞧着面前打扮的花枝招展的人,语气有些不善。

    他们兄弟俩是奉了皇帝的命令,专门在纪摇光庭院守着的护院。

    “嗯?咱们皇宫除了侍卫太监,竟然还有外男?”沐灵香皱起眉,眼神划过一抹算计,“好个纪摇光,竟然敢私藏外男,若是皇上知道,还不直接将你杖毙!”

    林水盈没说话,只是瞧了那两人一眼,便什么都明白了。她要做的,只是隔岸观虎斗,而自己只需要坐收渔翁之利便足够。最起码在没判断出纪摇光身份的情况下,她不能轻举妄动。

    “娘娘,他们是皇上派给主子的护院……”锦瑟咬了咬唇,轻声的说出口。

    “啪”的又一个巴掌甩下来,沐灵香怒不可遏。

    “贱婢,本宫问你了吗?谁允许你随便说话的?”沐灵香揉了揉自己被打疼的手腕,漫不经心的说着,“这个破军殿的奴才们还真是一点都不懂规矩,保不齐也是跟着纪贵人一起进来的。”

    门口的人已经侮辱的开了花,也未见屋内传出什么声音。

    林水盈不由的好奇起来,眼神也朝着紧闭的门看去,那屋子里一派平和,完全和这边处在两个世界。

    沐灵香说的有些口干舌燥,也没见纪摇光出来,她原本想着要好好奚落她的,可没想到对方完全不在意,甚至连面都不露。

    “纪摇光,本宫和其他妃嫔来看你,你闭门不见是何意?难道被皇上贬了分位,把你的规矩都贬没了吗?”沐灵香瞪着眼睛,忽然一笑,“也对,你左右也是没什么规矩的粗人……”

    话没说完,屋子里忽然飞出一只茶杯,准确无误的打在沐灵香张开的嘴上,力气之大,生生的将那两颗门牙给敲了下来。

    “啊……”沐灵香吃痛,立即捂着流了血的嘴巴,支支吾吾的弯了身子。

    “香妃姐姐!”

    “啊,香妃姐姐!”

    众人都被这忽然的变故给惊到,忘记了反应。

    林水盈也有些惊诧,这女子的力气竟然如此大。

    门忽然被打开,一身暗红色长裙的纪摇光慢吞吞的走出来,发丝未束,就那样披散在腰际,随着清风舞动。她面色铁青,显然处在暴怒之间,眼神冷漠,直视着口中流血的沐灵香,完全是一副王者的姿态,半分怜悯之色没有。

    “纪摇光……你竟然敢对本宫动手!”口中鲜血四溢的沐灵香简直是被气昏了头,“来人,给我把那个贱人打死!打死!”缺失两颗门牙的沐灵香的眼神满是仇恨,恨不得将纪摇光直接生吞活剥了。

    身边跟着的婢女瞧着气势冷傲的纪摇光,没有一个敢动的。

    纪摇光慢悠悠的从门口出来,瞧着沐灵香的样子,勾起幽深的一抹笑,“我当是哪个狗在乱吠,原来是香妃娘娘,不过你少了颗牙还在乱叫,真是叫我不得不对你刮目相看。”

    瞧着纪摇光出现,锦瑟和萧瑟脸色都变了。

    当初说好了无论外面发生什么事都不要为她们出头,结果才刚刚保证好,纪摇光就破戒了。

    “主子……”锦瑟泪花盈盈,一瞬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主子是为了她们两个才走出来的。

    沐灵香抬手便挥退身边给她擦拭血迹的婢女,冷眼的看着纪摇光。她可是出于权贵之家,还没有人敢这么对待她,就连林水盈也不敢轻易得罪,这小小的民间女人竟然敢对她大呼小叫。她低下头,瞧见自己那残破的牙齿,一股火气更是在心间弥散开。

    “暗卫何在!你家主子都被欺辱成这副样子了,还不现身吗?”沐灵香眯着眼,忽然发狠的一吼。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