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八十一章、她需要知道进退得宜

    张公公身躯一震,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纪摇光。(www.k6uk.com)

    纪摇光则是捏着那圣旨,缓慢的出声,“怎么,我说你都说不得了?再怎么说,我也是皇上新册封的妃子,瞧瞧,什么妃子来着?”她冲萧瑟勾了勾手指。

    萧瑟立即上前,探身瞧了瞧圣旨上的字,大声念出来,“皇贵妃娘娘……哎,主子,这皇贵妃可是如今后宫分位最大的人呢!”萧瑟索性连称呼都改了,一脸得意的看着张公公。

    “皇贵妃啊……”纪摇光挖了挖耳朵,这微生凉,她不愿做皇后,他就给了个皇贵妃。原本以为那人会让自己从贵人开始做起,没想到一步登天了。只怕今个消息传出去,那后宫又要来瞧她了。

    张公公面色颤了颤,还是忍气吞声,“娘娘,杂家可是有哪里得罪了您吗?就算是狗,杂家好歹也是皇上身边的狗,娘娘还是放尊重些。”

    “哦?尊重?”纪摇光眯起眼,伸手捏住一旁萧瑟的脸颊,定定的瞧瞧那上面两个巴掌印子,“那公公对我身边的丫头,可是尊重了?正所谓打狗还要看主人,你没经过我的同意,擅自就打了我的人,公公觉得,我应该怎么做?”

    张公公闻言倒吸一口凉气,他抬眼看着纪摇光,在对方的眼中没有半分和善。

    “啪”的一声,张公公自己给了自己一个响亮的耳光,将屋内的人都惊呆了,当然,除了纪摇光。

    “娘娘……杂家不该越俎代庖,还请娘娘莫要怪罪。”张公公左脸高高的肿起,可见方才下手是使了多大力气。

    纪摇光不为所动,冷声的呵斥一句,“跪下。”

    张公公身子一颤,便顺从的跪下了。他这一下跪,身边围着的小太监都惊慌失措的跪下,就连纪摇光身边的锦瑟萧瑟都被自家主子的气势给吓住,直接跪下了。

    “念在你一直在皇上身边恪尽职守,今日我便不与你计较。”纪摇光将圣旨丢在脚下,直接站起身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屋子里跪了一片的人,“若是下次再在我破军殿不知尊卑,我不介意替皇上处置了你。”

    张公公心神一颤,顿时便惧怕了。那纪摇光的眼神和微生凉如出一辙,只是瞧一眼,便三魂没了七魄。

    “是,杂……奴才惶恐。”张公公赶紧垂头,不再多言。

    “回去吧。”纪摇光摆摆手,似是有些累了。

    张公公如释负重,立即从地上爬起来,快步的离开了。

    “主子,您真是太厉害了!”萧瑟也从地上起来,笑嘻嘻的看向纪摇光。

    “还好意思笑,都欺负到家门口了,也不敢还嘴,你们这算是白跟着我几天了。”纪摇光挖了挖耳朵,忽然玩心大起,眼神一转,瞧见旁边摆着的花,顺手折下一枝放在萧瑟手里,“你去将这花放在门口十米处的水坑里,一会儿有好戏看。”

    萧瑟眨眨眼,虽然不解,但还是依言照做了。

    锦瑟天性有些柔弱,她抿了抿唇,走到纪摇光身边道,“主子,您刚入宫就被皇上封为皇贵妃,还是莫要太强出头为好,小心染了祸事。这后宫的女人,都不好惹。”

    “是吗?那又如何?难道眼看着那人来欺负自己?”纪摇光不以为意,笑容更加灿烂。

    可是很快,纪摇光便知道,她错了。锋芒太盛,始终是会栽跟头。

    不稍一会儿的功夫,萧瑟便快步的跑进来,脸上带着得逞的笑意,“主子主子,成了!实在是太有趣了,您是怎么做到的?”

    “出什么事了吗?”锦瑟眨眨眼,问道。

    “姐姐,主子方才给我的花,我刚丢到水里,那张公公和身边一众小太监便晕头转向的在园子里转圈,走的五花八门,甚至都撞在一起了,实在逗趣得很!大门就在眼前也不走,就在原地转圈圈……哈哈哈哈,简直太有趣了!”萧瑟对纪摇光的崇拜之情溢于言表,赶紧匍匐在纪摇光膝盖上,天真的眨巴眨巴眼睛,“娘娘,您是怎么做到的?”

    纪摇光高深莫测的抬手挂了她鼻子几下,“天机不可泄露,让他们在园子里转圈去吧,日落时分再将花取出来,莫要弄出人命。”

    “是,奴婢知道了!”萧瑟立即点点头。

    张公公回到上书房时,天色都暗下来了,他拖着筋疲力尽的身子,在门外有气无力的唤道,“皇上,奴才回来了。”

    微生凉彼时在批阅奏折,绯月也在旁边,两人对视一眼,微生凉便开口,“进来。”

    得到应允,张公公立即狠狠在脸上拍了拍,这才走进去。

    刚迈进门槛,张公公便一个跟头栽了下去。

    “你这是怎么了?”绯月笑出声,“没人叫你行大礼,你这好端端的……”

    “哎呦喂国师大人,您就别嘲笑奴才了。”张公公赶紧站起来,无奈的摇了摇头。

    微生凉慵懒的掀起眼皮,“怎么现在再回来,朕不是让你去破军殿宣旨吗?”

    “皇上……奴才今天差点把命搭在那儿啊!”提起这个,张公公心底就火冒三丈,可表面不敢露出一丝一毫的愤怒,只得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哭诉,“破军殿的那位皇贵妃娘娘真真儿不是个好惹的,奴才只是去的早了些,打扰了她睡觉,娘娘便出言羞辱不说,也不知是用了什么妖……不,法术,将奴才们生生困在园子里整整一下午都出不去……奴才,奴才真是没脸回来见您了!”

    话音落下,还不等微生凉开口,绯月便抱着肚子笑起来。

    “哎哈哈哈哈……这个丫头,哈哈哈……这么多年了还是这么独树一帜,哈哈哈……我喜欢,我喜欢!”她眼泪都笑出来了,整个人毫无形象的倚靠在贵妃榻上,笑的花枝乱颤。

    微生凉睨了绯月一眼,这才将视线落在张公公身上,“旨意送过去了就好,辛苦了。”

    见微生凉半点要迁怒的意思都没有,张公公咬牙切齿,“皇上,奴才的旨意是送过去了,可是娘娘没有半分要领旨的意思,那圣旨还是她自己夺过去看的,甚至……甚至还丢在脚下,简直是侮辱天威啊!”

    这下他说出来,纪摇光还不倒大霉?

    可是出乎预料的,微生凉不但没生气,预想里的怒火也没到达,反而也随着绯月笑出了声。

    “呵呵哈哈哈哈……”微生凉和绯月双双对视,皆笑了起来。

    这下张公公算是有些发懵了,两个主子都笑成这样,怎么回事?

    微生凉眼底笑意不散,忽然长叹一句,“这普天之下,也唯有她纪摇光敢对朕如此大不敬了,也罢也罢……国师,都是你教导出来的好苗子。”

    “皇上承让了!”绯月抹了抹眼泪,“赶明儿我去破军殿瞧瞧那丫头,天知道我现在多想瞧瞧她。”

    微生凉嘴角含笑,他这才注意到张公公看他们的怪异神情,立即咳嗽几声,“你辛苦了,先出去吧,这儿没有你什么事了。”

    “皇上……奴才……”张公公不明所以,这个哑巴亏他白吃了?

    “叫你出去你就出去,哪儿那么多话?”绯月努努嘴,瞪了他一眼。

    张公公闻言,赶紧扣头,“奴才告退!”

    今天真是见了鬼了,皇上竟然半分恼火都没有!

    殿内,绯月和微生凉眼神再次对视上,难得的,绯月说出一句话来,“摇光这样下去只会树敌,你不能无时无刻在身边,她应当学会什么叫做进退得宜,什么叫做自保。”

    “你和我想到了一处。”微生凉颔首。

    他是微生凉,是扶风的帝王,是个不允许有软肋的人,如果纪摇光成为了自己的软肋,那便是万劫不复。如此一来,只有把软肋变的更坚硬,他才安稳。

    “那丫头现在就像个初生牛犊,委实应该管教管教。”绯月抹了抹下巴,由衷的开口,“深宫的生活或许不适合她,但只要进来了,就要学会什么叫做运筹帷幄,这点,皇上没意见吧?”

    “没意见。”屋子里沉寂许久,才响起微生凉淡淡的声音。

    ------题外话------

    玩过某养野男人游戏的人肯定知道,官配男主就是个心爱女主,又要逼着女主成长的人,恰恰微生凉也是这样。

    身为王者,不允许自己出现任何一个软肋。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