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七十五章、我答应你跟你走

    “怎么了?快吃饭啊!”尘墨已经不是第一次瞧见纪摇光握着筷子发呆了,从傍晚出去煎药回来之后,纪摇光就开始发呆,连续唤了她几次都不应答。(看啦又看手机版m.goalkeeping-museum.com)

    纪摇光回过神,勉强的笑笑,“嗯,我在吃,你多吃些,都瘦了。”

    “出什么事了吗?”尘墨放下筷子,问道。

    “没事啊,我能出什么事?”纪摇光感觉到自己情绪不对,立即伸手在脸颊上拍几下,“就是有些乏了而已,等下睡过后就好了,不必担忧。”

    尘墨很明显还是不信,“你说真的?”

    “自然是真的,你还不信我?”纪摇光失笑的用筷子在尘墨头顶拍了几下,“快吃饭,一会儿凉了!”

    她要如何与尘墨说她见到微生凉的事?

    囫囵吞枣的吃过饭,纪摇光正收拾碗筷的时候,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阵低呼,转过身,便瞧见尘墨面色苍白的瘫倒在地上。

    “尘墨!”纪摇光吓的魂飞魄散,立即丢下碗筷跑过去。她伸手扶起尘墨,擦掉他额角的汗珠,一遍遍的询问着,“怎么了?你哪儿不舒服?嗯?别吓我啊尘墨!”

    可是回应纪摇光的只是尘墨一波一波的喘息声,倏地便张口呕出一摊血来,乌黑一片。

    纪摇光被吓呆了,不断的摇晃尘墨的身体。

    尘墨抬眼看看纪摇光,两眼一黑,便生生的晕了过去。

    ……

    “大夫,他怎么样?”纪摇光忧心忡忡的看着床榻上昏迷不醒的尘墨,问道。

    巫医摇了摇头,“官人他毒气入心肺,早年中毒之时还能靠外力压制,如今马上要破体而出,只怕外力是压制不住了。”

    “那我要怎么办?”纪摇光有些慌了神。

    “如今只能看官人的造化,这毒能不能解,已经成了未知数。夫人,老朽说句不中听的话,只怕你明日就要着手准备棺木了……”巫医再次摇了摇头,长叹息一声。

    纪摇光不由的后腿几步,眼神都跟着涣散几分。

    也就是,尘墨时日无多?怎么会这样?他明明身子骨健康的很,为何发作的次数会频繁?

    下意识的,纪摇光眼神落在尘墨脸颊上,只怕他一直都在强忍吧。

    脑袋嗡的一声,微生凉的话在耳边回荡。

    “大夫,你可听说过血凝珮这东西?”纪摇光抿着唇,问出口。

    巫医身躯一震,“血凝珮?那可是咱们扶风的解毒至宝啊!有了那东西自然什么毒都能解,不过……血凝珮一向是由皇室掌管,我等寻常百姓根本见不到的。”

    纪摇光没说话,那双黑眸只是微微闪了闪。

    巫医临走时给尘墨开了个药方,有些补气健体的功效,毕竟尘墨如今的身子已经有些吃不消了。

    送走了巫医,纪摇光便像是丢了魂一样的坐在尘墨身边。

    伸出手,在他鬓角处抚了抚。

    “这么多年,辛苦你了。”纪摇光轻飘飘的说完,瞧着尘墨苍白如纸的脸,忽然作出个决定。

    另外一面,巫医自锦绣酒楼出来后,七拐八拐的进了个小巷子。

    瞧见那里面等着的人,巫医立即恭敬的弯身,“都按照您的吩咐做了。”

    “很好。”男子从袖中掏出一锭金子塞进巫医怀中,“你可以回去了。”

    “多谢多谢。”巫医立即点点头,抬步离开了。

    巷子里,只露出那双浅褐色的瞳仁。

    趁着尘墨昏睡时,纪摇光连夜换了一套衣衫去了和微生凉约定的地方。

    之前和他对峙时,那人便与她商定了个见面地点,若是考虑好便可以去找他。

    纪摇光目光复杂的瞧着近在咫尺的亭子,心底五味陈杂。

    躲来躲去的躲了三年,终究还是被这个男人找到了,说到底,她终究还是要变成牢笼中的金丝雀,再也自由不得。

    微生凉似乎一早就知道纪摇光会来,正端坐在凉亭里等着。

    瞧见他,纪摇光有一瞬间的错愕,“你怎么会在这儿?”

    “难道你不是来找我的吗?”微生凉端着茶杯,好整以暇的瞧着纪摇光。

    “那巫医是你买通好的吧!”纪摇光不是在询问,而是直接肯定。如果不是,微生凉便不能这么气定神闲的在这儿喝茶等着。在她的认知里,微生凉决计不会是个浪费时间之人。

    微生凉耸耸肩,并没有反驳,“不看过程,最重要的是你还是过来了,不对吗?”

    “你将我路都堵死,我还有的选择吗?”纪摇光缓慢的勾起唇角一笑,“真不明白,我到底是何处让你一直纠缠不休。”

    微生凉并未在意纪摇光的态度,他干脆的站起身,“摇光,我说过,我要的东西,最后一定都会到手。这个东西,包括你。”

    “我不是东西。”纪摇光想也不想的反驳道。

    “哦……你原来不是东西。”微生凉眨眨眼,有些意外。

    “你……我是东西……不对,我不是东西……够了,微生凉,你少在那儿跟我玩文字游戏!”纪摇光嘀咕了好几句,才发现自己被微生凉给耍了,当即有些恼火。

    “呵哈哈哈哈……”回应她的是微生凉的笑声,“三年不见,你还是半点长进都没有,这样下去,会吃亏的。”

    纪摇光脸颊红了红,“少说废话,血凝珮交出来!”

    “你这是答应我入宫了?”微生凉眨眨眼。

    “你先把血凝珮给我,我不是背信弃义之人,答应你,就会做到。”纪摇光抿着唇,“尘墨没有那么多时间等了,就算巫医有些夸大,但也差不多少。”

    微生凉眸子闪闪,“你跟我回去,我自然会派人来医治尘墨,还会给他养尊处优的生活,你考虑一下。”

    “好!”纪摇光想也不想的答应,“君子一言快马一鞭,微生凉,你若是反悔便不得好死!”

    微生凉清幽一笑,“我不得好死,也会拉着你一起。”

    “好……我回去准备一下,便和你回日和城。”纪摇光抿了抿唇,毫不留恋的潇洒转身。微生凉甚至连一句话都来不及说,只能瞧见她融入夜色的淡淡背影。

    到头来,他还是用了卑鄙手段将她留在身边。

    但那又如何呢?微生凉做事一向只看结果,不问过程。

    哪怕纪摇光跑遍了天涯海角,他也有信心将她抓回来牢牢控制在身边。

    “谁让我只对你一个人倾心呢?”冷风过来,只听到微生凉轻飘飘的声音融化在风中。

    ------题外话------

    凉凉这也是被气昏了头才出此下策。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