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六十三章、天衣无缝(三)

    朵果儿被尘墨连拖带拽的从陵墓中扯出来,她老大不高兴的瞪着尘墨,简直要对着他那张木头脸挥一拳了。(www.goalkeeping-museum.com)

    “你们不回去了?”袁凌风回身问道。

    尘墨抱拳,“将军,我们就此告别。”说完,尘墨便伸手环住朵果儿的腰肢,淡淡的一笑。

    “好,一路保重。”袁凌风颔首。

    尘墨也冲袁凌风点点头,便揽着朵果儿的腰肢旋身离开,朝着相反的方向,越走越远。

    “跟着他们。”袁凌风眸子闪闪,对身边的小厮开口道。

    “是,将军。”

    “喂,怎么走了,不是这个方向!我们要去找纪姑娘!”朵果儿伸手要将尘墨扣在自己腰间的手指给掰开。

    “别动。”尘墨皱眉,那侧颜像极了纪摇光,“身后有人跟着,我们要暂时离开这里。”

    话音落下,朵果儿果然不再挣扎了,还顺势靠在尘墨肩膀上,“怎么会有人跟着?袁凌风不信我们?”

    “他生性多疑,不信实属正常,我们若原路返回才奇怪。”尘墨双眼直视前方,那环在朵果儿腰肢上的手完全没有乱动分毫。

    朵果儿眨眨眼,这才顺从的点头,“好,我知道了。”她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不知道纪摇光的药效什么时候缓过来。若是缓过来了,被封在密不透风的棺木里,不憋死也得没半条命。

    下意识的,朵果儿转头瞧瞧面前这个沉着冷静的少年郎,第一次发现这尘墨也是个生的很好看之人,那和纪摇光如出一辙的黑眸,只瞧一眼,便弥足深陷。

    另外一面,小厮见两人走了很远,便没有再跟着,快步返回到袁凌风身边。

    “如何?”袁凌风尚未走远,只是在原地休整。

    “他们走远了,看方向是出城了。”小厮恭恭敬敬的回答。

    不得不说,那朵果儿的反应真是怪异,袁凌风只是瞧一眼便心生怀疑。但依此来看,似乎是自己多心了。

    彻底放下心,袁凌风长叹一声,“阿雪到底还是嫁了个无情郎,我还以为尘墨对阿雪用情多深,原来也不过如此……罢了,我们回去。”

    ……

    天色有些暗淡,一转眼已经是下午了。

    朵果儿跟着尘墨走了许久,在没确定是否有人跟随的情况下,他们都不能回头。

    “尘墨,我要累死了,坐下休息一会儿!”他们速度走的很慢,确定离陵墓距离稍微远了一些后,朵果儿才不依不饶的寻了个石头坐下。

    尘墨回头瞧瞧朵果儿,抿抿唇,又瞧瞧天色,“好,休息。”

    朵果儿伸手捶了捶酸麻的腿,“天差不多快黑了,我们什么时候回去找纪姑娘,那药效没多久,若是纪姑娘醒了怎么办?”

    尘墨刚要说话,忽然瞧见远处的飞驰而来的马车,便轻轻扯了扯唇角,“那不是已经来了?”

    “嗯?”朵果儿眨眨眼,回过头,果然瞧见一辆马车飞速的过来,前面坐着的似乎是个女人。

    那马车走的很快,到了两人身边方才停下。

    为首坐着的女人俨然就是许久不见的灵芝,她灵敏的从马车上跳下来,颇为有礼的冲尘墨抱拳,“尘墨公子,我家主子将纪姑娘接出来了。”

    尘墨含笑,“多谢你家主子,麻烦姑娘转达我的谢意。”

    “我会转达的。”灵芝轻点头,便顺手掀开那马车的帘子,果然看到纪摇光闭着眼躺在马车里。

    朵果儿立即爬上马车,伸手搭在纪摇光的脉搏上,探听一番,确定相安无事,方才松了口气。

    “人我已经送到,我家主子说了,纪姑娘醒过来不必提起这件事,灵芝这么说,公子定然明白……那么就告辞了。”灵芝冲两人抱拳,便旋身飞驰而去,快的无影无踪。

    朵果儿瞧着灵芝的背影,总觉得有些眼熟。

    “你什么时候找的帮手?”朵果儿眨眨眼,还在回忆那熟悉的背影。

    “不是我找的帮手,是主动送上门的朋友。”尘墨一笑,他对那个男人不是很了解,但当对方找上自己时,尘墨瞧着他的模样,没来由觉得心安,才敢把这么重要的事交给他。说完,尘墨便坐在马车上,挥动鞭子赶车,“坐稳了,驾!”

    马儿忽然被狠抽了一鞭子,立即撒开蹄子跑了起来。

    “哎呦喂!”朵果儿没防备,身子在马车里东倒西歪,“啊,你个该死的尘墨!”这一撞,倒是将朵果儿的回忆撞出来了,她立即掀开帘子,望向灵芝消失的方向,喃喃道,“是秋池?”

    那依旧在原处的石头旁,站立着两个人。一人黛色长衫,一人深粉罗裙。

    “不去送送她,好吗?”凤姑忧心的看了一眼秋池,问道。

    秋池抿着唇瓣,“不必了,相见不如不见,摇光这几年委实太辛苦,若是瞧见我,只怕会心不安。就这样离开,也好。”他耳目众多,想知道纪摇光动向轻而易举,帮她,只是举手之劳。

    凤姑眼神有些复杂,“但是这一别,不知何时能见。”

    秋池闻言,一抹清浅的笑意在脸颊上蔓延,“我能活多久尚且不知,若还能活着见到她,便是幸事了。”

    凤姑没再说话,安静的站在秋池身侧,两人并肩而立,瞧着那马车消失的方向,久久不动。

    丞相府偏院里。

    纪君凌握紧了拳头,眼睛一直注视着外面的天色,天暗了,不知纪摇光有没有成功脱身。

    “满脸心事的,在想什么?”门口忽然传来一道声音,惊了纪君凌一跳。

    “爹?”瞧见纪云清,纪君凌有些发懵。要知道,纪云清很少会来厢房找自己,而今日,他手中提着个酒壶,神情是难得一见的柔和。

    纪云清迈步进来,径直坐在纪君凌旁边。

    “怎么,爹来看看你,你还挂着这副表情?”纪云清自然是注意到纪君凌神情不对,儒雅的笑开。

    纪君凌立即摇头,“不不不,孩儿没有其他意思。”说着,立即给纪云清拿了个杯子,神态恭敬的接过纪云清手中酒壶,给他倒了一杯。

    纪云清抬眼看了他一眼,“无事了?”

    纪君凌先是一愣,随后才反应过来他是问纪摇光的事。

    “无事,爹……”纪君凌皱皱眉,不知要如何和纪云清提起这件事,他起身将门关好,确定周围没人之后才小声说道,“原来摇光没死,她是炸死要逃走。”

    纪云清闻言,不可置否的挑眉,“嗯。”

    “爹不惊讶吗?”纪君凌眨眨眼,狐疑的问道。

    纪云清仰头喝光了酒,便站起身来,原本他是想着和纪君凌喝几杯再告诉他这件事,没想到他早就知道了,那这场酒不喝也罢。

    “爹?”见纪云清起身,纪君凌有些懵。

    纪云清走到门口,忽然回头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来,“有什么惊讶的?那药就是爹给的。”说完,便开门离开,只剩纪君凌一个人在屋子里凌乱。

    “什……什么?”纪君凌干巴巴的自言自语,这才反应过来从头到尾只有他自己蒙在鼓里,立即伸手用力的一拍桌,“哎呦喂,好疼……该死的纪摇光!”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