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六十章、以命抵命(520快乐!)

    “将军对你还真是好,真叫人羡慕。(www.k6uk.com)”纪月盈朝纪摇光走了几步,瞧着她的容颜,便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二妹你还真是年轻,你瞧本宫,怀了孩儿之后容貌便憔悴了很多,还是如二妹你一样年轻才好,这天赐的容颜可要珍惜好呢!”

    纪摇光有些错愕,纪月盈一向对自己都视如仇敌,怎的忽然就叫起了二妹?

    这女人出其不意必有妖,纪摇光瞧了瞧她的眼,却瞧不出什么阴谋算计。

    “太子妃娘娘说的是,臣妇自然是会好好珍惜的。还请太子妃娘娘好好照顾自己身体,毕竟怀了身子。”纪摇光谦卑的垂头,想要立即从她身边脱身,她还有事没做,没空和她周旋,“时辰不早了,臣妇这就告退了。”

    纪摇光刚往前迈一步,纪月盈猛然伸手遏制她的手腕,强迫性的朝前走几步,口中喊着,“二妹,你轻点……”

    只是一句话,纪摇光便明白这女人的目的,她刚要挣脱纪月盈抓着自己的手,便瞧见纪月盈主动朝她的方向栽过去,那孕妇的重量可不是纪摇光能承受的!

    这女人,竟然为了栽赃陷害不惜要毁了她的孩子!

    这种戏码,纪摇光可是没少听说过,只是有一天发生在自己身上,总觉得有些好笑。她一不是妃嫔二构不成威胁,怎么就值得纪月盈以命相搏?

    天寒地冻,那湖中水虽然还未结冰,但掉进去不冻成伤寒是不可能的!

    “天呐!娘娘!来人啊,快来救太子妃娘娘!”小环只一眼就瞧出猫腻,这纪月盈还没栽下去,她便开始大声的喊起来。

    纪月盈身子下坠的厉害,她嘴角勾起一抹残忍。

    “纪摇光,我就算是死,也要拉着你。”在纪摇光耳边擦身而过时,只听到纪月盈说了这么一句。

    那会是多深的怨恨,才让她不惜放弃身边华服锦缎,子孙绕膝的生活。

    眼看着纪月盈含笑的闭眼,身子朝湖面栽下去,纪摇光眸子划过一丝决然,伸手毫不犹豫的便扯住纪月盈,那孕妇的重量她自然是承受不住。纪摇光咬牙,一只手抓着纪月盈,另外一只手拖住她腰,不知哪来的力气,一个用力的将纪月盈用力的推上去,她自己则是伸手抓住一旁的枯枝保持平衡。

    纪月盈不知发生了什么,只觉得一个天旋地转,她人便狼狈的摔倒在地上。小腹传来的疼痛让她脸色惨白,一时间什么栽赃什么陷害都没有了,只剩下狼狈的哀嚎。她眼瞧着双腿间的血缓慢流出,慌急的瞪大双眼,却什么都叫不出。

    眼睛偏转,她瞧见在湖边还挣扎的纪摇光。

    两人对视在一起,一个平静一个慌乱。

    纪摇光黑眸一闪,蓦然松开手,将那唯一支撑自己身子的枯枝松开,身子急速下坠。只听“扑通”一声,湖面响起了巨大的声响。

    “娘娘,娘娘!”小环红了眼,赶紧跑到纪月盈身边,“您怎么样!啊,流血了,孩子,孩子啊!”

    纪月盈此时忘记了哭泣,也忘记了叫喊,她甚至连什么是疼痛都不知道了,只感觉到头脑一片空白。

    方才她看到了什么?看到了那一向狡诈的纪摇光露出了同情的眼神,她在同情自己?她凭什么同情她纪月盈!

    耳边是小环慌急的声音,再然后,纪月盈便什么都不知道了,两眼一黑,直接倒了下去。

    再清醒过来之时,已经是五天以后。

    她鼻尖萦绕的都是药草的气息。

    睁开眼,纪月盈只觉得全身无力,手指连动一下的力气都没有了。

    见纪月盈醒过来,一直守在她身边的小环立即欢喜的叫嚷着,“娘娘醒了!太子殿下,娘娘醒了!”

    一直在外守着的南无珣闻声,立即撩起帐幔走进来。

    看到南无珣,纪月盈脑袋有些不清醒,她眼看着南无珣走来,下意识的想要往后退。

    “月盈,怎么样?可是觉得哪里不舒服?你睡了很久,御医说你是因为惊吓过度才昏迷这么久。”南无珣温柔的问道。

    纪月盈浑身颤抖几下,赶快摇了摇头,她咬紧唇瓣,“殿下……我……我怎么了?”

    “你和将军夫人一同掉下湖,临危之际将军夫人将你推上来,自己却掉下去了。”南无珣眸子闪闪,有些复杂。那毕竟是将军夫人,人打捞上来便立即送回了将军府,他连人影都没看到。

    “什么?”纪月盈眸子骤然瞪大,立即撑着手臂坐起身来,忽然觉得小腹一空,下意识的伸手摸摸自己的肚子,“孩子,我的孩子呢?殿下,我的孩子呢?”

    南无珣有些为难的看看小环,才伸手揽着纪月盈入怀,大手在她黑发之间来回摩挲,“孩子还会再有的,你能活着就是最好的恩赐……”

    她的孩子,没了?

    虽然她早就做好了孩子会消失的打算,但真正听到之时还是崩溃了。

    “孩子……我的孩子……”纪月盈倚靠在南无珣怀里低低的哭泣,伸手死死的抓住这男人的衣襟,哭的梨花带雨。

    “没事了,我在。”南无珣眼底满是疼惜,也揽紧了纪月盈。

    深谙后宫之道,她早就明白什么最能抓住男人的心。

    失去了个孩子,换回自己失而复得的宠爱,如何想都值得。

    想到这些,纪月盈握紧了自己的拳头,紧紧的依靠在南无珣胸膛之上。

    “殿下,我二妹如何了?”纪月盈从南无珣怀中抬头,泪光盈盈情真意切,口中喃喃说着,“月盈完全不怪她的,当时只是发生了点……”

    “她死了。”不等纪月盈说完,南无珣便有些尴尬的开了口。

    纪月盈还要说出的话立即哽在喉咙,半个音都发不出来。半晌,才费力的问了一句,“摇光,死了?”

    ……

    而被谈论的已经死的纪摇光,此时正逍遥快活的坐在马车里吃着瓜子。

    “呸!”纪摇光利索的吐出瓜子皮,好生惬意的倚靠在马车上,半闭着眼享受快意人生。

    朵果儿满脸怨怼的瞪着她,“纪姑娘,你还是多休息的好!身子若是落下什么病根就麻烦了!”

    纪摇光无所谓的耸耸肩,“怕什么,我身强体壮,还会有什么病根,是不是,尘墨?”说完,眼睛看向一边冷漠脸的尘墨。

    尘墨默不作声的扫了纪摇光一眼,那眼神似乎是含有冰碴子。

    “得得得,你们最大,我听你们的,这就休息,这就休息!”纪摇光浑身打了个哆嗦。

    若是问天下还有谁是她纪摇光怕的,那就只剩下尘墨了。

    她冲两人挤眉弄眼的笑笑,便安安心心的躺下身子,闭眼睡了过去。

    外面的雪花,纷纷的还在落着,像是在和纪摇光生长了十几年的天都告别。

    马车在地上压出浅浅的车辙,一路向南。

    若是要问原本死了的纪摇光为何忽然出现在这里,那便要从五天前说起。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