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五十五章、将军夫人疯了

    纪摇光含笑,“将军,摇光不知怎么回事,可能她是做多了亏心事,受到报应了。(www.goalkeeping-museum.com)”

    袁龙眯起眼,有些不大相信。

    其实她也没做什么,只是用术法蒙蔽她的时候,有些过火,顺带唤起了她的记忆,直接让她看见自己做过的事而已。人做了错事,自然良心会过不去,哪怕十恶不赦之人,午夜时分回想起手上沾染的血腥也会惶恐不已,何况是冷玉瑶?只怕她眼前一直浮现着自己杀过的人,导致精神崩溃所致。这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怨不得她纪摇光。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忽然的,冷玉瑶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直接挣脱了束缚住自己的侍卫,疯狂的推搡着空气,好像空气里有什么人一样,她一直摇晃着头,“别过来,别过来!”

    “抓住她。”袁澈皱眉,吩咐了一句。

    侍卫一拥而上,欲要拿下冷玉瑶。

    可冷玉瑶到底是个练家子,哪怕身怀六甲,身子也灵活的很,几个侍卫并未遏制住她。冷玉瑶眸子一冷,劈手一掌打在侍卫脖颈上,那侍卫当即便吐出一口鲜血,就那样倒了下去。

    袁澈见状,立即轻功上前,与冷玉瑶过招。

    “这……这冷玉瑶竟是个会功夫的?”袁龙满眼震惊的看着袁凌风,那眼神似乎蒙上了一层阴影。

    这个该死的贱女人!

    袁凌风咬牙,他表情控制的很好,转身朝着袁龙垂着头,“父亲,凌风并不知此女会武,请父亲明察。”

    隔着很远,纪摇光都能听见袁凌风的声音,她抬起头,便和袁凌风看过来的双眼对视在一起。

    真是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这么快就要放弃这个为他出生入死的红颜了?

    到底袁澈功夫高,几下便轻松制服冷玉瑶,他毫不怜惜的一掌震碎她的琵琶骨。冷玉瑶吃痛皱眉,另一只手还想反击,可被袁澈死死控制住,对方一脚踢在她膝盖上,强硬的让冷玉瑶跪了下去。

    “凌风,你怎么说。”若方才袁龙还是怀疑,那么现在就是确定了,看着冷玉瑶毫不逊色的伸手,绝对有能力斩杀自己的女儿袁凌雪。

    袁凌风眉头一皱,直接撩起袍子跪下,“父亲,凌风对此事完全不知。冷玉瑶与凌风相识之时,完全是个温柔典雅的女子。”

    “你还真会说大话!”纪摇光不知何时坐在了纪君凌身边,正吃着自家二哥递过来的橘子,汁水顺着她说话的方向喷出来,“少将军和冷玉瑶相识多年,会不知道她来历?你是不是将我们都当成傻子了?”

    听到这话,袁龙的表情更加冷凝,袁凌风则是脸色铁青。

    这个女人是故意落井下石的!

    “摇光,我是你夫婿,你应当相信我才是。”袁凌风最得意的,便属于这一锥子都穿不透的脸皮了。

    纪摇光嗤之以鼻,耸耸肩,懒得理会他。

    “凌风……”冷玉瑶似乎因为疼痛的关系,理智恢复许多,瞧见袁凌风,立即绽放出一抹笑来,“凌风……我们的孩子长的健健康康,十分可爱!”这句话说得倒是没什么,可是下一句,让屋子里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可是袁凌雪那个臭丫头总是在我眼前晃来晃去,烦人的很,孩儿都不开心了。那个臭丫头还是那么聒噪,我拔了她舌头还不消停……该死!真是该死!”说着,冷玉瑶便掀起自己的衣摆,像是抱孩子的抱着空气,眼神又涣散了起来。

    女子癫狂的声音在屋子里回响,所有人神色各异,有复杂的有看戏的,袁龙的眼神迸发出怒火。

    在牢狱中,纪摇光与自己说起过,袁凌雪被人割了舌头,冷玉瑶却偏偏提起这件事,简直是该死!

    他到底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压抑下自己全身的怒火,他冷眼看着冷玉瑶,“现在,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冷玉瑶并没有回应,还在那自顾自的哄着“孩子”。

    “就是你!就是你杀了我的女儿!”空气里又一阵女音爆发出来,来源是将军夫人,本来情绪不稳的她,忽然听到冷玉瑶这般疯言疯语,情绪激动,瞬间便崩溃了。她伸手抓乱了发,胡乱推开身边搀扶着的婢女,直接冲到冷玉瑶面前,毫不怜惜的扯着冷玉瑶的头发,立即一把抓在她脸上,甚至能听到指甲入肉的声响。

    冷玉瑶只是一皱眉,便又喜笑颜开的自言自语。

    “该死!你该死,我要杀了你!你还我女儿!”将军夫人彻底崩溃,抓着冷玉瑶又打又抓,场面一度开始混乱。

    袁龙心疼不已,立即亲自走下来将那纠缠不休的二人分开。

    “将军,现在水落石出了,您是不是要还给摇光一个清白?”纪摇光看戏也看够了,立即站起身,含笑的看向袁龙。

    只顾着安抚妻子的袁龙胡乱的点头,完全无暇顾及其他。

    袁凌风骤紧眉,立即派人将冷玉瑶押下去,生怕她又说出什么不利于自己的话来。

    这一场爱女被杀的闹剧,终究是落下帷幕。

    看戏的归看戏,伤心人还在伤心,自家的苦,大抵只有自家知道。

    只不过,那将军夫人,是彻底的疯了。

    夜晚,纪摇光和纪家人攀谈几句,一家子便被传唤到了书房。

    刚进书房,便瞧见将军夫人目光呆滞的坐在一边,手里捏着根卷了毛的笔,不住的用笔不停的在自己腿上刺着,头发也乱蓬蓬的,很明显的苍老了。

    瞧见纪摇光等人,袁龙难得的放缓语气,伸手一指,“坐坐坐,都坐吧!”他顺着视线看向已经疯癫的将军夫人,苦笑道:“内子承受不住丧女之痛,已经成了这副样子,实乃家门不幸,家门不幸。”

    纪云清摸了摸胡子,随着袁龙坐下,“将军严重了,真凶已抓到,如此一来,袁小姐也算是沉冤昭雪,只是纪云清有一事不明。”

    “何事?”

    “冷玉瑶姑娘为何要害袁小姐?”纪君凌机敏的猜到自家父亲心中所想,便问了一句。

    袁龙闻言,有些发怔,他只顾着抓凶手,倒是忽视了最关键的问题。那冷玉瑶一身高深武功,为何单单就杀了袁凌雪?

    猛然间,袁龙意识到,袁凌雪或许是知道了关于冷玉瑶的秘密,才被灭口,甚至还被割了舌头。

    想到自己女儿死去的惨状,袁龙便握紧拳头,“这件事,老夫自会调查,有劳丞相大人费心了。”他眼睛落在纪摇光身上,却是在考量另外一件事,“今夜传唤丞相大人前来,乃是有件事想要协商。”

    纪云清何等聪慧,只看了袁龙一眼,便知道他心中所想。下意识的,他也跟着瞧了瞧纪摇光,干脆装不懂,“不知,将军说的是什么事?”

    “这段时日将军府事务繁多,多番事都牵连摇光丫头,不如趁此机会,丞相大人将她带回去吧。”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