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四十六章、主子你快回来吧(四更!)

    泡在热水里,纪摇光浑身的汗毛孔都舒展开,那紧绷的情绪也猛然散掉了。(www.k6uk.com)屋子里弥漫着雾气,飘渺的不真实。

    朵果儿再提了一桶热水进来,抬手擦了擦额角的汗珠,“纪姑娘,这么多的水,够用了吧?”

    “够了。”纪摇光声音淡淡的,听不出情绪来。

    “我方才看到锦绣了,她问我要这么多热水做什么,我直接说了姑娘要沐浴,她本来也是想的,但见热水都被我提走了,气的直跳脚。”将最后一桶热水倒进去,朵果儿欢欢喜喜的说着方才所见。

    纪摇光毫无反应,安静的坐在木桶里,闭着眼。

    朵果儿眨眨眼,有些不理解纪摇光变化的原因。她眼睛一扫,就看到纪摇光脖颈处一道道指甲的抓痕,立即皱起眉来。

    “这是怎么回事?谁伤了你?”朵果儿着急起来,要知道,被自家主子知道了,可是会生气的,那时候她便吃不了兜着走了。

    纪摇光浑身像是触电一样,“别碰我!”那声音完全不像是她发出来的,那是属于野兽濒临崩溃的绝望哀嚎,黑眸也迸发出狠辣,漆黑的看不清情绪。

    朵果儿的手,就那样僵直的停在半空中,放下也不是,不放下也不是。

    “纪姑娘……果儿没有恶意的……”朵果儿咬咬唇,有些委屈。

    纪摇光深呼吸了一口气,她知道自己方才的态度吓到她了。只是那袁凌风的所作所为历历在目,实在是叫她难以忘却。

    “对不起,果儿,我今夜有些不对劲,你回去休息吧,我自己泡着就好。”纪摇光使出了全身的力气,才努力说完一句话。

    朵果儿眨眨眼,吸了吸鼻子,这才点点头,“好,果儿不打扰姑娘沐浴,这就出去,若是有什么事就大声唤果儿。”

    “好。”纪摇光颔首。

    等到朵果儿出去,纪摇光才抬起自己的胳膊瞧了瞧,便厌恶的从水中拿出早就浸泡好了的布巾,死命的朝自己身上各处皮肤蹭过去。力气极大,所到之处都被蹭的通红,有的地方甚至出现了瘀血。

    “好脏……好恶心……”只听到纪摇光不停重复着这句话,随后便是手的动作。

    烛光下,窗子的剪影处便映出纪摇光拼命清洗自己的动作。

    朵果儿早就绕到窗子跟前,抬眼瞧着纪摇光的影子,她总觉得是发生了什么事,便手指含在唇边,用力的吹了一个口哨。

    不多时,一只白鸽冲破黑夜,笔直的落下来。

    朵果儿掏出自己随身携带的便条,直接塞进白鸽脚踝的小盒子里,轻轻的拍了拍鸽子的脊背,“去吧,快去给主子消息。”

    白鸽扑了扑翅膀,很快就融入了黑夜,不见踪影。

    “纪姑娘……”朵果儿皱紧了眉,她方才瞧得清楚,不会看不清那是什么,更何况,朵果儿早就是个成年人,她天真烂漫,不代表什么都不懂。那分明是……

    朵果儿浑身颤抖了几下,她想都不敢想,自己不在的这段时间,纪摇光到底经历了什么,尤其是不敢想象微生凉知道这件事后的怒火。

    那信鸽飞到扶风之时,已经是三天后的事了。

    “啪”的一声,被微生凉拂过的椅子扶手,生生的裂开了一道痕迹。

    绯月抬眼看看暴怒的微生凉,有些嗤之以鼻,“看你这个没出息的样子,肯定是关于纪摇光的消息,对不对?”

    微生凉没说话,只是紧紧的握着拳头,半晌,毅然决然的站起身,“我要去天都。”

    “你疯了不成?”绯月不悦的皱眉,“好不容易打下来的江山,你说不要就不要了?现在正是我们防止叛军反扑的时候,你这时候走了就是扰乱军心!微生凉,你别以为我答应帮你就会一直帮到底,你这样是在浪费我绯月的时间!”要知道,上次因为简单的一件事,微生凉便放弃攻打天都最好机会的时候,她简直要抛弃他走了,谁想到今日又来一次!

    微生凉抿着唇,浅褐色的眼底浮现一抹凛然,“没有她的国家,于我何用?”

    “你……”绯月美眸喷火,“我真是被你气死了,怎么就扶持了你这么个没用的东西!”

    微生凉转身看着绯月,“我若是不去,就彻底失去她了。绯月,你应当明白我的意思。”

    绯月咬唇,“到底出什么事了?给我一个理由。”

    “果儿说,摇光身上有多处青紫的痕迹……”再往下,他竟是如何也说不出口了,那是他捧在心尖上疼惜的人,竟然被一头豺狼这般对待。若不是微生凉一直在布局,也不会将纪摇光算进去,也不会连累她受苦。

    绯月神色一震,立即反应过来微生凉的意思,“摇光她……”

    “我要回去。”微生凉周身气场爆发,眼神也越发冷冽起来,“就是死,也在所不惜。”

    若不是他为了自己的大计,如何会设计将自己心爱的人推到其他男子的身边。如今他才明白,是他真的错了。

    绯月长叹一口气,“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罢了,你去吧。不过老将军那儿我没办法摆平,你怕是要领了军棍才能走的,这是咱们扶风的规矩。”

    “多谢。”微生凉眉头舒展开,颇为恭敬的冲绯月抱拳,便拂袖而去,留下一抹暗红色的背影。

    瞧着微生凉离去的方向,绯月扯着唇瓣一笑。

    “纪摇光,大抵就是你的劫了。也罢,瞧着这些年轻人挣来都去,也有趣的紧,是吧?”说着,绯月摸了摸自己腰间戴着的玉佩,神色温柔了几分。

    将军府。

    连续几天夜里,朵果儿都能听到纪摇光不停清洗自己身子的声音,那布巾划破肌肤的声音听的她心惊肉跳。

    “主子啊,你什么时候过来啊……再不过来,纪姑娘就要死了。”朵果儿双手合十,对着老天碎碎念着。

    天知道这肉皮怎能经得起这么大力气的揉搓,还是长时间的。

    纪摇光白日里表现和正常人无异,可是到了夜里,就拼命的清洗身躯,仿佛是要洗掉什么肮脏的痕迹一般。

    索性这几日,袁凌风再也没来过,清净的很。

    这夜,纪摇光照例叫朵果儿打水进来。

    朵果儿一面倒水一面瞧着窗外,她每天都翘首以盼,莫不是那鸽子飞的太拼命累死了?

    她一面想着一面出了门,刚迈出几步,嘴便被人堵上,还来不及叫嚷,就被拖到了偏僻角落。

    “别吵,是我。”

    听到熟悉的声音,朵果儿立即欢喜的叫出声,“主子!您可算是来了!”

    微生凉眼神落在屋子里,眸子黯然,“摇光怎么样?”

    “纪姑娘每日都这么拼命的洗,整个人都瘦了一大圈,再这样下去,我担心她会……”朵果儿耷拉下头,她自己眼底都青了一片。

    生怕纪摇光会想不开,每天夜里,朵果儿都会守在纪摇光窗外,看着她入睡才罢休,连续几日下来,她也跟着瘦了,胖乎乎的脸都成了尖下巴。

    “辛苦你了,果儿。”微生凉赞许的伸手在她头顶拍了拍,“你回去休息,我去看看她。”

    “果儿不辛苦,只求主子能安慰好纪姑娘!”朵果儿拼命的摇了摇头。

    纪摇光不止是主子心尖上的姑娘,更是她朵果儿的救命恩人,他们扶风人的性子,便是有恩必报,有仇必报,恩大过天,仇抵过险。

    微生凉视线再次落在那窗子上,通过影子,他也看到了那女子拿着什么东西死命的在皮肤上蹭来蹭去的动作。当即眉头一皱,微生凉双拳紧紧的握了起来。

    摇光……

    ------题外话------

    都没人跟我互动的,除了可爱的小豆包……

    难不成没人看的咩?

    袁凌风真就不是个东西!还好我们阿凉回来了!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