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三十五章、刀下亡魂

    门外候着的锦绣闻言,这便推门走进来,果真瞧见纪摇光只露出个头,正眯眯眼带着困倦的瞧着自己,当即锦绣心底的疑虑便打消了。(www.k6uk.com)

    “熄了烛火睡的才安稳。”锦绣笑着开口,便轻轻吹了一口气,熄灭了蜡烛。

    屋内一片漆黑,但床榻上的纪摇光却不敢有丝毫放松,漆黑的眼眸紧盯着那站在桌子边的锦绣。而锦绣,也似乎在房间内逡巡着什么,没瞧见异样,她便恭恭敬敬的行了个礼,不管纪摇光看没看到。

    “少夫人,奴婢告退。”

    等锦绣出去,被子里的朵果儿才舒缓了一口气。

    纪摇光斜了她一眼,“方才不是还趾高气昂的说自己什么都不怕吗?怎的这会儿你就怂了。”

    “那个丫头是纪姑娘的侍女吗?”朵果儿转头问道。

    “嗯。”纪摇光颔首。

    朵果儿喃喃出声,“纪姑娘,你丫头是个会武的,功夫只怕还在果儿之上,方才她一直探查气息,我憋了好长一口气才没被发现。”

    什么?锦绣会武?

    纪摇光眸子微微惊诧,想到袁凌风对自己的态度,忽然明白了什么。

    “若是这样,还真难为你了。”纪摇光慢悠悠的说着,眼神落在不远处静静点燃的安魂香上,陷入了沉思。

    第二日,纪摇光早早的便赶去了袁凌雪那处。

    不出意外,屋内没有尘墨的身影,只看到袁凌雪孤身背对着自己坐在凉亭处,她时不时的仰头喝了些什么,精神不大好。

    纪摇光走过去,伸手搭在袁凌雪肩膀上。

    “一个人喝闷酒?青天白日的,也不知叫我来与你同饮。”

    袁凌雪一僵,回身看到纪摇光,便舒缓的一笑,“是你啊,嫂子。”她随手指了个位置,“坐吧。”

    纪摇光刚坐下,便瞧见袁凌雪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她立即伸手夺下来,“别喝了!若是被人看到你买醉,指不定又要说什么闲话。”

    “我早就是残花败柳,也不在意旁人说什么。”袁凌雪耸耸肩一笑,不以为意,“反倒是嫂子你,从小便和我不对盘,结果出了事第一个来帮我的却是你,你说说,这是不是讽刺?”

    纪摇光抿了抿唇,说不出任何安慰她的话,半晌只能问一句,“尘墨对你可好?没有难为你吧?”

    她自己的弟弟自然是放心的,但到底尘墨对袁凌雪有非同一般的执念,若是做了出格之事,只怕袁凌雪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他。

    “没有,尘墨对我很恭敬,昨夜也是去了小榻上独自睡的。”似是想起什么,袁凌雪自嘲的一笑,“他对我的心思,我自然是知道,只不过那时候我一直追着君凡哥哥跑,结果风水轮流转,我到底还是被天意捉弄了。”说完,她又寻了只杯子,倒满酒喝了下去。

    纪摇光皱皱眉,刚要说话,忽然发现袁凌雪庭院来回走动的下人,完全是陌生脸,就连袁凌雪身边最为宠爱的婢女都不见了。

    “阿雪,青儿呢?我每次来,那小丫头都叽叽喳喳吵闹不休,怎么今日不见她人影?”

    袁凌雪手上的动作一顿,面上凄然之色更严重,只听她淡淡的说道,“死了。”

    “死了?怎么会死了?”纪摇光不由的瞪大眼。

    “你是真不知还是装不知?”袁凌雪放下杯子,清冷的眸子闪着孤寂,“那晚的丑事,在场的下人都看见了,大哥处事向来果决,你认为那些下人是什么下场?”

    纪摇光眸子里震惊之色迟迟不退,“你是说袁凌风将那些人……可他对我说是送回老家了,还给了一笔不菲的银子……”

    “送回老家?看来你是真不了解我大哥。”没等纪摇光说完,袁凌雪便挥挥手打断了她的话,“这种丑事传出去只会有辱门楣,你认为将军府会让他们活着离开吗?你记住,只有死人才是最安全的……”

    纪摇光唇瓣颤了颤,脑海中忽然弹出竹渊那古灵精怪的神情。

    “竹渊她……”

    “不止是竹渊,青儿,甚至老夫人身边的老婆子都被处死了。”袁凌雪嗤嗤一笑,“你没看祖母昨日都未出现吗?她被大哥气病了,自然没办法出席。”

    纪摇光神情始终没缓过来,她记得当日围在庭院中那几十个人,几十条鲜活的生命,只因为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事,就一夜之间尽数陨灭了?

    看到纪摇光失神的模样,袁凌雪叹了口气,便伸手握住纪摇光冰凉的指尖。

    “他虽是我大哥,但我还是要提点一句,大哥绝非是像你看到的那般简单……他心底有我们看不见的仇,摸不清的恨,你既然嫁给了他,便要承受这一切,我能说的只有这么多,其他的……”

    “你不必说了,我知道。”纪摇光抬起头,笑容明媚,回给袁凌雪一记安慰的眼神,“我知道我该怎么做,你且放心。”

    从袁凌雪那处回来,纪摇光没有回房,而是顺着将军府最偏僻的角落一路向西。

    锦绣全程跟在纪摇光身边,越瞧着越不对劲,她便开口道,“少夫人,我们这是去哪儿?这不是我们该去的地方。”

    “你跟着我便是,不必多问。”纪摇光凉飕飕的斜了她一眼,并未停下脚步。

    锦绣无奈,只得加快脚步追上去。

    两人来到一处极为偏僻的角落,这里虽偏,但却不缺翠色,是个极为风雅之地,不过时不时吹过来的一阵阴风,却有些不寒而栗。

    锦绣皱皱眉,她不知道纪摇光为何要来这儿。

    纪摇光停下步子,抬眼看看周围,便柔和的一笑,“这地方好,给你安个家也不错。”

    锦绣没听懂纪摇光的话,那边纪摇光已经抬步朝前几步,直接跪在地上,伸手挖着面前的土。

    “少夫人……”

    纪摇光没理会锦绣,兀自的伸手挖着土,很快的一个小小的坑便出现在眼前。她的手指沾满了泥土,抬手将碎发捋到而后,脸颊上也沾染了点点灰尘。纪摇光就那样不知疲倦的伸手挖着。

    “少夫人,您这是在做什么?”锦绣皱起眉,赶紧蹲下身按住纪摇光的手,“少夫人若是想要挖,奴婢去叫些人过来可好?您是金枝玉叶,若是伤了少将军会责怪奴婢的!”

    纪摇光动作一顿,她转头,神情忽然阴测测的看着锦绣,那双漆黑的眸子,闪着叫她看不懂的光芒。

    只听纪摇光幽幽的说道,“好歹也是跟了我许久的丫头,我给她安个栖身之所又如何?反倒是锦绣你不要动手为好……”说着,她便凑近锦绣的耳朵一字一句道,“这地方阴气很重,若是因为你而死的人来找你,少夫人我可没办法帮你……知道吗?”尾音轻飘飘的,带着丝丝诡异。

    锦绣脸色一变,身子都有些抖了抖,但还强撑着,“少夫人在说些什么?奴婢听不懂。”

    纪摇光忽然抓起锦绣的右手,那掌心上带着一颗颗茧子,她微微眯起眼,笑道,“你就是用这只手握着剑,杀了竹渊,对不对?”

    ------题外话------

    羞愧的捂住脸,考试结束啦!我可以恢复更新了,但是……今天还是起来晚了……还得多多存搞存搞……

    中午先一更,剩下的晚上继续,保证大粗长……hiahiahiahia,

    点关注,不迷路!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