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章、及笄之礼

    “什么!你要嫁给袁凌风?”纪君凌声音放大了数倍。(看啦又看小說)

    纪摇光被他吓了一跳,赶紧弹起来捂住纪君凌的口,“你这么大声音做什么?是不是想让整个丞相府的人都知道啊?”

    纪君凌扯下纪摇光捂住自己唇瓣的手,“什么时候的事儿?怎么忽然就决定要嫁给他了?你之前不是最反感那个人的吗?为何忽然改了主意?难道是那厮威胁你了?是不是用你弟弟威胁你了?你和我说,我去找他算账!”说着,他就没等纪摇光反应,便挽起袖子气冲冲的准备出去。

    “哎呦,二哥!你在那儿乱说什么呢?”纪摇光一个大力的扯着他回来,牵动手掌的伤痕,疼的她皱起眉来。“不是你想的那样,你急什么啊?”

    纪君凌瞪着眼睛,“那你倒是说啊,都看出来我着急了。”

    “哎呀……那袁凌风不是你想的那么道貌岸然。”纪摇光摆摆手,示意他先坐下,然后清了清嗓子,才慢条斯理的将事情始末给他讲了一番。

    一番解释过后,纪摇光喝了好大一杯的茶,这才注意到纪君凌目瞪口呆的表情。

    纪摇光在他眼前挥挥手,“二哥,你怎么了?”

    “你确定那厮不是骗你?”纪君凌皱起眉,有些不相信的样子,“他一向是脑子精明的很,你别到了最后被他骗了。”

    纪摇光耸耸肩,“我觉得他没必要编出来那么个故事来哄骗我,再说只是个形式罢了,算不得其他。”

    “到底是女儿家的清誉,就算没有夫妻之实,你的名声多多少少会受损。”纪君凌还是不赞同纪摇光的决定,“还是算了,我们再想想其他办法。”

    纪摇光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二哥,我知道你担忧我。但那名节什么的都无所谓,反正我也不是真正的纪摇光,那名字抛弃了也无妨,我还可以叫什么张三李四,都可以。”

    “可是……”

    “别可是可是的了,你知道,我决定的事不会改变。”纪摇光伸手揉了揉纪君凌的头,一副姐姐的模样,“丞相府里也就二哥你对我最好了。”

    纪君凌烦躁的拍下纪摇光的手,“我不对你好,谁对你好,我可是你二哥!”

    “哈哈哈,是是是,要是我说,二哥你也老大不小,是不是该给我寻一个二嫂了?”纪摇光冲纪君凌眨眨眼,一脸的促狭之意。

    纪君凌面色漆黑,抬手就敲了纪摇光脑袋一下,“臭丫头,你就在那儿胡乱说,明明你心里都有数。”

    纪摇光闻言,立刻正色起来,“二哥,不是我说,就算你有了绯月的消息又如何,她终究是扶风人,再者,按照绯月所说,你们之间的年纪,她都是可以做你祖母的人了,你又何必……”

    “摇光,感情这事不是你自己可以控制的。”纪君凌摇了摇头,“就像你对秋池,能一瞬间就淡忘了吗?我心知我和绯月有缘无分,她也更不会知道我藏有这份心思,不过时间一点点过去,就当是留在心底的回忆也好。”

    纪摇光一愣,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是是是,算我说不过你。”

    “不过你要如何做?”纪君凌问道,“忽然要嫁给袁凌风这件事,你有何秋池说起来过吗?”

    纪摇光把玩茶杯的手一顿,那尴尬神情只停留了一瞬,便笑嘻嘻的摆摆手,“我自己的事早就和他没关系了,不需要和他说。”

    “你不必在我面前故作愉悦,我知道你性子。”纪君凌拍拍她的头,安慰道。

    纪摇光眸子闪了闪,还是选择继续装傻,“什么乱七八糟的,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时间一转,便距离除夕过去了半个月。

    期间,纪月盈被宫廷的嬷嬷带去熟悉宫规,为下个月册封大典作准备,而纪君凡还是和往常一样,根本很少回来。

    反倒是那将军府的一对兄妹,越发频繁的来往于丞相府。

    袁凌风每次来都带着纪摇光外出游玩,一时间引起下人们的多番猜测。

    纪云清也对此很奇怪,要知道,纪摇光一向是对袁凌风深恶痛绝,为何忽然间便与他交往的这般密切了?

    这天,纪摇光和袁凌风在京都里晃悠着。

    “你到底什么时候行动啊?”纪摇光眨眨眼,那眼神却是落在跟在袁凌风身边的尘墨身上。

    袁凌风把玩着手心的一方折扇,煞有其事的摇头晃脑,“你这般心急要嫁给我吗?”

    “我呸,谁心急了,我是想和我弟弟相认而已。”纪摇光翻了个白眼,满脸的不悦。

    “不急,还有几天不就是你的生辰了吗?在那天像丞相求亲岂不是刚刚好?”袁凌风笑意深深,忽然伸手搭在纪摇光肩膀上,低语道,“如今整个丞相府和将军府都知道你我两情相悦,就算你临时悔婚,只怕也不成了。”

    纪摇光闻言,半眯起眼看着他,“你这么说,我真是要好好考虑一下,你到底有没有一个叫瑶儿的侧室了。”

    “哦?”袁凌风眨眨眼,笑的高深莫测。

    及笄礼乃是女儿家步入成年的大事,皆是在十五岁那年生辰举行的典礼。

    这天,纪摇光被迫穿上繁重的锦绣裙,长发也挽起了高贵的流云髻,为了显示庄严,灵芝特意多给她戴了好几个金色簪子,弄的她走起路来叮叮当当,像是个移动的首饰铺子。

    “小姐真美!”灵芝由衷的赞叹了一句。

    纪摇光脖子有些僵硬,她尴尬的一笑,“这么多首饰,我脖子都要断了,拿下来一点,不碍事的。”

    灵芝赶紧摇头,“这可不行,哪有戴上去还有摘下来的道理!”她捏着脂粉在纪摇光脸上来回抹抹,道:“我像小姐这般年纪的时候,哪有什么及笄礼,那时候还在青楼里伺候客人,反倒是有个俊朗斯文的书生送了我个钗子作为及笄礼。”

    纪摇光眸子闪闪,伸手握住灵芝的手,“你……”

    看出纪摇光的担忧,灵芝眼底的阴霾一扫而过,旋即笑嘻嘻的开口,“小姐,我都不当回事儿了,你怎么还在那儿乱想。”灵芝坐在纪摇光身边,摆弄着她耳边的碎发,慢悠悠的说着,“我侍奉过的那些人里面啊,也就那个书生不是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一般来青楼都是销金窝,没有钱的主儿完全不敢进来,不过这个书生却是每日都来听我唱一曲,也仅仅是听我唱曲子罢了,没有其他。”

    “你可是还记得那个书生呢?”纪摇光眨眨眼,唇瓣不经意的上扬,“看来那书生在你心底应当是特别的才是,对不对?看不出来灵芝也是个心有所属的人。”

    “呸呸呸,小姐在那儿乱说什么!”灵芝啐了一口,满脸的嗔怪,“我只是说那读书人乃是正人君子罢了,谁强调别的了。就是不知道最后那书生有没有考取到功名……”

    两人说的正热闹,那边纪君凌便提着个铜锣走了进来。

    潇湘书院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