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八十一章、微生凉总是招蜂引蝶

    吃过饭,天色已经黑了。(www.k6uk.com)两人便直接在酒楼定下客房。

    纪摇光全程黑脸,任凭微生凉怎么逗弄都不搭理他。

    直到进了房间后,感觉到微生凉也跟着进来了,纪摇光旋身不悦的瞪着他。

    “你跟我进来做什么?”

    微生凉摊开手,“我定下的房间,为何我不能进来?”说着他抬腿便走了进去。

    “你只定下这一间房?”纪摇光忽然觉察到不对劲,便紧随其后。

    “那是自然,这里满客,只剩下这一间房。”微生凉坐下,抬手倒了一杯水,慢悠悠的喝着。

    纪摇光皱眉,“你少拿那个借口,这里根本没满客,就算是,我们大可以换别家。”她抱紧了自己的包袱,“我自己有银子,不用你付。”

    “你大可以去问问,谁敢要你的银子?”微生凉还是那般慢条斯理,手指掐着杯子嘬饮,优雅无双。

    纪摇光瞪大眼,他这是在威胁她吗?

    “你……”纪摇光恨得牙痒痒,偏巧她根本不是微生凉的对手。

    微生凉嗤笑几声,上下打量了纪摇光一眼,“你不会以为我对你有什么想法吧?”说完他眼神变得有些嫌弃,尤其盯在纪摇光胸口处停留片刻,“还是算了。”

    “微生凉……”纪摇光几乎咬碎了一口银牙。

    她这辈子最恨的就是旁人挑衅,干脆的,纪摇光将包袱丢在梳妆台上,随后走到床榻便甩开鞋子,一股脑的爬上床榻,掀起被子便钻了进去,传来她闷闷的声音,“床榻我霸占了,你爱谁哪儿睡哪儿去!”

    微生凉听着声音,不由的一笑。

    屋内很快安静了下来,外面已然是一片漆黑,冷风吹得窗子呼呼作响。

    纪摇光原本是保持了十二万分的警惕,可是见微生凉没有动作,她便缓慢放松下来。或许自己误会他了,微生凉可能是个正人君子……

    这个想法刚冒出来,她便感觉床榻上多了一个人的重量,随后她的腰肢便被人环住。

    “微生凉!”纪摇光顿时爆炸,掀开被子便看到对方睁着一双纯洁无害的眼,一眨不眨的瞧着他。

    借着烛光,他的那双眼足够的勾魂夺魄,吸引人心神。

    纪摇光慌乱的晃了晃头,恼火的瞪着他,“你给我下去!”

    “为何?”微生凉力气很大,强硬的掰着纪摇光,将她按在自己怀中,鼻尖呼吸的都是女子的馨香,他满意的勾起唇角。

    纪摇光被控制的动弹不了,只能用声音吼他,“孤男寡女,你这是毁我清誉,快放开我!”

    “哦?这就算毁清誉了?”微生凉眸子闪了闪,随后说着,“那你和秋池同床共枕许多年,怎么不提清誉的事?还是说……”他垂眸和纪摇光的眼对视在一起,像是泛起了阵阵波涛,“你和他可以,与我,就不行。”

    轻飘飘的一句话灌入纪摇光的耳,惊的她浑身颤抖了几分。还来不及说什么,环住她的胳膊便松开了,旋即身子一转,微生凉便背对着他,没有了动作。

    纪摇光眼睛盯着他的脊背,陷入沉默有了一会儿,才听到微生凉淡淡的声音。

    “睡吧,夜深了。”

    “我……”纪摇光张了张口,却不知要说什么,只得瞪着眼睛瞧了微生凉一会儿,半晌,忽然觉得双眼有些疲惫,便闭上眼睡了过去。

    睡梦中,只感觉到有一双大手在她面上轻抚,还拨弄了几下盖在脸上凌乱的发。

    微生凉拄着下巴瞧着眼前的女子,嘴角慢悠悠的勾起了一抹淡淡的笑意,只听得那一声绵长的声音。

    “急不得,你还小,我等你就是。”

    满足了睡了整夜,纪摇光翻了个身,不由得砸吧砸吧唇,忽然察觉到不对劲,只觉得自己手好像是搭在了什么地方。

    她缓慢的睁开眼,还带着丝丝惺忪之气,一个侧躺着的人影映入眼帘,而她的手正毫不客气的环着那人的脖颈。

    微生凉双眼莹亮,嘴角也保持着上扬的弧度,他见纪摇光清醒,便揶揄了一句,“姑娘还是早上比较热情。”

    “微生凉!”纪摇光一个鲤鱼打挺起身,惊慌的抓起被子盖住自己,“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微生凉也顺势从床榻上起身,优雅的取过一边放着的外衫披上,“看来姑娘不仅是睡觉会打呼噜,连记忆力都有些问题了。”

    纪摇光眨眨眼,脑袋有些发懵,等到回忆起昨晚种种时,那微生凉已经穿戴完整,黑发也牢固的束了起来。

    “微生凉!”在微生凉要迈步出门之时,纪摇光叫住了他。

    “何事?”对方微微侧目,笑意点点。

    “你到底是谁?”纪摇光咬住唇瓣,问出一句。

    微生凉闻言,眼睛弯成一道弧线,“是啊,我是谁呢?”

    纪摇光整理好衣衫出门下了楼,便瞧见微生凉独身一人坐在个角落吃着包子,那人举手投足之间都带着一抹贵气,那种感觉是她之前瞧见皇帝才有的,在微生凉身上,竟是又看到一次。

    还不等她过去,微生凉身边便坐下了个女子,那女子生的俏丽可人,只不过穿戴有些许的俗气。瞧着她那身打扮,纪摇光便看得出来那女子不是什么大家闺秀。

    “公子一个人在这儿用膳,是不是很无聊?奴家与你一起如何?”女子大胆的靠近微生凉。

    方才来这儿买酒的时候,她便注意到了这个异域模样的俊美公子,五官皆不是天都人才有的模样,平日里在飘香阁里也没遇见过这样的人,这不,借着功夫她就来搭个话。

    微生凉抬眼瞧了瞧女子,温柔一笑,“若是姑娘不嫌弃便一同用膳也可。”

    女子闻言,欣喜的又靠近了几分,微生凉的面容半分不耐都没有,只是挂着优雅淡淡的笑容,平和近人。

    纪摇光冷眼的瞧着那两个人,昨夜的尴尬完全抛诸脑后。

    “还真是潇洒的很。”纪摇光喃喃了一句,便抱着肩膀站在原处看着那两人。

    “公子似乎不是天都人。”女子抬手亲自为微生凉倒了一碗清茶,垂眸看到那淡青的茶水,便颦蹙了一下眉头,“这茶太清淡了,不如公子尝尝我新打回来的女儿红。”

    微生凉全程笑颜,完全不推拒。

    女子换了个茶杯,将自己打来的酒倒出一杯,姿态妖娆的喂到微生凉嘴边,“清香的很,是不是?”

    微生凉笑意弥漫,刚要就着那女子的手喝下一杯,便听到那女子“哎呦”一声,茶杯便翻了,酒水溅了微生凉全身。

    想都不用想,他便知道是谁了。微生凉眼角的笑意变得更深了。

    潇湘书院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