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七十一章、她是皇兄的妻子

    只是片刻的一闪神,纪摇光抬腿想走的时候却是再也动弹不得,她惊愕的瞪大眼,随后不可置信的看向那男孩子,“你做了什么?”

    南无策咯咯咯的一笑,从袖子里掏出个香囊,笑眯眯的伸手指了指那东西,才说道,“好不容易得到的扶风新玩意,你就送上门来了!看来这东西果然是好用的很!”

    “你这个臭小子,等我能动了肯定要你好看!”纪摇光恨的咬牙切齿。(www.k6uk.com)

    往日只有她作弄别人的份儿,今日倒是在这小毛孩子这儿翻了船!

    南无策鼻子冷哼几声,围着纪摇光转几圈,“我本来就够好看了,不需要你帮我!”他眼神落在纪摇光脸上,忽然啧啧称其,“你就是我皇兄未来的妻子吗?”

    “什么皇兄皇弟的,你快放了我!”纪摇光恼羞成怒的瞪着他。等她得了空,肯定要狠狠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

    南无策摇摇头,“我刚得到这宝贝,哪知道什么解开方法,兴许过一会儿药效散了你就能动了!不过……”他眼神落在周边的雪上,忽然邪邪的笑出声来,“送你个礼物如何?”

    纪摇光还没来得及问,迎面便飞过来一团雪,盖住了她整张脸。再然后,她只觉得周身像是沁入了冰窖之中,一寸寸的蔓延上来。只听那南无策笑嘻嘻的说着,“我还是今年冬天第一次堆雪人,一定要堆的像样点儿!母妃肯定喜欢,哈哈哈哈哈……”

    再然后,纪摇光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醒过来的时候,只是动了动手脚,纪摇光便觉得浑身酸痛。

    勉强的睁开眼,只瞧见一道光亮笔直的刺进来,晃眼的很。纪摇光半眯着眼,等到眼睛适应那亮度后,才缓慢的睁开。

    入眼的是陌生的环境,屋内弥漫着一丝薄薄的香烟,飘渺空寂,她躺着的床旁边挂着淡紫色的帐幔,就连身上盖着的被子都是紫色的。纪摇光身上动一下都觉得酸麻,也就只剩下眼睛还算灵便。

    不多时,门外响起一连串的脚步声。

    瞧见床榻上的人醒过来,来人温柔的一笑,“醒了?”

    顺着逆光方向,纪摇光只隐约看到个温婉窈窕的身影朝自己走过来,那女子先是探手在她额上探了探温度,随后才轻轻询问道,“觉得好些了吗?”

    缓过神,纪摇光愣愣的盯着那女子,她还是第一次瞧见这般大气温婉的人,紫色穿在她身上完全不显得老气,反而徒添了一层神秘之色。女子生的不是有多貌美,而是那浑然天成的气质,叫纪摇光看呆了眼。

    “为什么不说话?”女子含笑的又问了一句。

    纪摇光眨眨眼,觉得嗓子有些干,“这是哪儿?你是谁?”

    女子面上带了一丝愧疚,旋即转头对门外吩咐道,“策儿,还不进来?做了错事就知道闪躲吗?我平日里是如何教你的?”

    声音落下,便瞧见个小小身影慢悠悠的自门口挪了进来,宛然就是那南无策!

    “是你这个臭小子!”纪摇光咬牙,奈何身子动弹不得,只得美眸喷火的瞪着来人。

    南无策吸了吸鼻子,眼睛也红红的,显然是刚刚哭过。

    “母妃,策儿已经知道错了,母妃就别再责骂了,当心您的身子。”南无策委屈巴巴的看着女子,小心翼翼的伸手扯了扯她的姿色薄衫。

    母妃?纪摇光一愣,方才只顾着激动了,倒是忘了这一茬。

    “你……”纪摇光转眼瞧瞧那紫衫女子,倒是看不出来她已经是个生了孩子的人。

    女子微微颔首,“实在是对不住,犬儿顽劣将姑娘置于危险之地,我这厢给姑娘道歉了,咳咳咳咳……”话还没说完,那女子便开始剧烈的咳嗽起来,连带着脸色也惨白一片。

    “母妃!母妃!”南无策见状慌了神,赶快对外大吼道,“来人!快来人啊!”

    门外一直守着的丫鬟听到声音,立即冲了进来,为首的丫鬟迅速的掏出袖中的瓷**,倒出一粒药丸便塞进女子的口中,随后娴熟的伸手在她脊背连续拍了几下,不多时才停住那女子剧烈的咳嗽。

    纪摇光被这个场景吓了一跳,半天没反应过来。

    南无策早就哭成了花猫,哪还有之前那顽皮孩子的模样,他伸手揽住女子的脖颈,哭的泣不成声,“母妃,是策儿错了,母妃息怒,保重身子,策儿知错了!”

    女子脸色还是有些白,但嗓子却是好多了,她抬手在南无策头上摸了摸,慈爱的笑了笑,“你知道错了,母妃就很高兴了,你现在是不是应该和这位姑娘请罪呢?”

    南无策闻言,老老实实的点头,还挂着泪珠的脸蛋瞧着十分可怜,他盯着纪摇光的脸,期期艾艾的开了口,“姐姐,是策儿的不是,姐姐就饶了策儿吧!下次策儿肯定不会跟姐姐这么开玩笑了。”

    人家都这么说了,纪摇光还能说什么?更何况,下意识的她觉得这个紫衣女子很是吸引她。

    “没事了没事了,我这不是好端端的吗?”纪摇光勉强的勾起唇瓣一笑,便强撑着身子坐了起来,她倚靠在床榻上,半个身子的力气都用完了,有些挫败的摇了摇头,“就是不知你这药效什么时候能过去,总是软绵绵的,委实不舒服。”

    南无策眸子闪了闪,“我也不清楚……”

    “无妨,你便在这里住到药效过了也可,我这儿平日没什么人来。”紫衣女子为纪摇光裹了裹被子,瞧着她的眉眼忽然开了口,“你是何人?我之前以为你是哪个宫新来的宫女,但瞧着又不像。”

    “母妃,她是皇兄的妻子!”南无策冷不丁的冒出来一句。

    纪摇光嘴角一抽,连忙摇摇头,“不不不,我不是太子的妻子,他乱说的。”

    “哦,对了,太子殿下选妃了,我倒是在寝宫许久,差点忘了这回事。”紫衣女子一笑,风华绝代,“差点忘记自我介绍,我是微生叶,这孩子的母妃,皇上四妃之一的庄妃。”

    “微生叶?”纪摇光重复了一句,又是姓微生的?

    “怎么,你可是听过?”微生叶笑容始终不变。

    纪摇光摇摇头,“民女纪摇光,给庄妃娘娘请安了。”还算是完整的行礼,她有些尴尬,早知道就多学一些宫中规矩了。

    潇湘书院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