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七十章、奇怪小孩

    在皇宫修整了一天,纪家姐妹调养好了精神,便安安分分的在屋子里坐着。(www.k6uk.com)

    “大姐姐,我们出去转转吧。”纪摇光实在是个耐不住寂寞的性子,她讨好的摇晃着纪月盈的手臂。

    “我身子不大舒服,还是你自己去吧。”自从进了皇宫,纪月盈便神情萎靡,半分京都才女的风华绝代都瞧不出来。

    纪摇光眨眨眼,她也是想着拉纪月盈出去散散心,总在屋子里闷着,会憋出病来的。

    纪月盈瞧出她的心思,微微一笑,“二妹妹放心,我没事的,你出去转转吧。”

    “那下次,姐姐定是要跟我一起出去的。”纪摇光不放心的叮嘱了一句,这才取过褂子披在身上,推门走出去。

    纪摇光走后,纪月盈的眸子瞬间便红了起来,她趴在桌子上,低低的啜泣起来。

    那厢,站在门口的纪摇光并没有离开,她听到屋子里的哭泣声,不由的皱皱眉。

    一个袁凌风,也值得她这般。

    纪摇光抬眼,便瞧见对面屋子也走出来几个衣着华丽的女子,但是瞧得出来,她们穿着的乃是宫装。

    对面人显然也看到了纪摇光,为首的女子生了个鹅蛋脸,她慢悠悠的朝纪摇光这边过来。

    瞧着那高傲的神情,纪摇光便能猜出来,对方来者不善。

    “你也是来参加甄选的贵女吗?”那女子昂首挺胸,哪怕穿着繁重的宫装也能凸显她的好身材,显然,她是在和纪摇光比美。

    纪摇光不以为意的耸耸肩,“姑且算是。”

    “什么姑且算是,我们沈姐姐也是你能怠慢的吗?”另外一个女子见状立即开了腔。

    这是来找不自在的,为何有女人的地方是非就这么多呢?

    纪摇光烦躁的抓了抓头发,“是吗,那还真是来头不小,不知道你是什么身份?”

    那位姓沈的女子弯弯唇,妖娆的一笑,“莹莹,别这般嚣张跋扈,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在欺负新来的贵女。”说着她上前一步,做足了礼数,“我乃是礼部尚书之女,沈玫红。”

    纪摇光听到名字,不由的挑挑眉。

    沈尚生的妹妹?他们之间的缘分还真是深的很,在皇宫都能遇见姓沈的。

    “原来是礼部尚书的千金,真是失敬失敬。”纪摇光弯唇一笑,也回了个像样的礼。

    沈玫红面上带着满足的笑,眼神落在厢房门那处,“屋里那个人为何还不出来,难道不知我们这些姐妹要好好认识认识的吗?”

    纪摇光眨眨眼,像是惧怕一样的伸手扯住沈玫红的袖子,将她拽到一边去,低声道,“屋子里那个可不是你我能惹得起的人物,还是不要接近的好。”

    沈玫红不喜的瞧着纪摇光抓住自己的手,但大小姐的修养还是忍住了,她抿唇,“能是什么厉害的人?皇上的旨意都不听了?”

    纪摇光咳嗽几声,忽然加大了音量,“屋里边那个可是咱们京都才貌双绝的丞相府大小姐纪月盈!你们哪个敢与之较量啊?”

    纪摇光的话刚落,那还在嚣张的莺莺燕燕就不敢起哄了,就连沈玫红的面色也不由的一变。

    纪月盈?她怎么也会来参加甄选?她不是少将军夫人的不二人选吗?

    “你怎么知道的?你是何人?”沈玫红原本还是胜券在握的,就算当不成太子妃,做个侧妃也是好的,但知道了纪月盈也在这儿,那股自信心便猛然降落下来,反而有些慌乱。

    纪摇光笑眯眯的歪着头,“我只是个无名小卒,不足挂齿。”刚开始纪摇光这么说的时候,沈玫红倒是松了口气,可是下一秒,就听纪摇光口中说着,“也就是丞相府二小姐罢了!”

    “你是纪摇光?”沈玫红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就是我哥哥心心念念的纪摇光?”

    纪摇光嘴角一抽,看来沈尚生在家是没少提起她。

    “我是纪摇光,有什么问题吗?沈姐姐。”瞧着沈玫红的年纪应当是比自己大的,纪摇光始终保持着笑容。

    沈玫红抿着唇,“你不是应该在家等着我二哥的求亲,为何也跑到皇宫参加甄选了!”此刻的沈玫红完全没有了方才那副高贵端庄的模样,宛然像是个怨妇。

    “我何时说过我会嫁给沈尚生了?”纪摇光嗤嗤一笑,“再怎么说,我也是参加甄选的小主,沈姐姐还是不要一口一个沈尚生为好。”

    懒得和沈玫红继续说,纪摇光便无视那一众女子的眼神,努力保持优雅的离开厢房的院子。

    不得不说,后宫中给秀女活动的地方还是很宽敞的,只要不涉及前殿,后宫就是她们这些人随意赏玩的地方。许是给太子选妃的关系,限制她们的条条框框便极为少。

    纪摇光踏着雪一步步的朝前走,眼前的景色被无限放大。她呼吸着鼻尖的清新空气,顿时间心旷神怡。

    皇宫似乎没有她想的那么差。

    一路踢着雪花,绣鞋上沾了一层厚厚的白雪,纪摇光难得可以无忧无虑的玩耍一番,来回走着便有些丢了方向。等到她回神,已经不知自己在何处了。皇宫委实是太大,每条路都差不多,景物也是如此,她尴尬的站在原地,有些发怔。

    忽然脑袋一凉,随即有些晕,纪摇光一个激灵弹了起来。抬手在后脑勺一抹,便摸到了一团白雪,到了手中,那雪便化了。

    “谁这么可恶,暗算我?”纪摇光瞪圆了眼,回头,四周哪有人?她抿了抿唇,危险的眯起眸子,忽然阴测测的说道,“别躲了,我都看到你了,难道要我过去把你抓出来?”

    下一秒,便响起一道稚嫩的童音,“乱说,我藏得很好!你根本就找不到!”

    辨别出声音的方向,纪摇光脚步轻快的飞奔而去,终是在被雪堆起的假山后抓出了个孩子,瞧着也就六七岁大,一身的镶金袍子,瞧着就不是普通人。可惜纪摇光根本不管那么多,抬手便一巴掌拍在那孩子头顶。

    “还说我抓不到你?这下子被我抓到了?”纪摇光凶神恶煞的瞪着他,“你是哪家的毛孩子?竟然背后偷袭!”

    那孩子被打了一下不但没哭,反而笑的欢乐,“你敢打我?”

    “我怎么不敢打你?”说着纪摇光又拍了他头一下,“说!你是谁!”

    小男孩笑的更欢喜,“我是南无策,你还是第一个敢打我的人!有意思有意思!”说着他抬手便朝纪摇光咯吱窝抓了过去,趁纪摇光分神之际,一个旋身便躲过了她的钳制,转而笑嘻嘻的距离纪摇光几步远,“你傻乎乎的站在那里,我不打你打谁?”

    纪摇光一愣,这孩子竟然是个会武功的?

    潇湘书院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