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六十九章、入住皇宫

    纪月盈察觉到张嬷嬷的眼神,赶快伸手推了推木讷的纪摇光,示意她行礼。(www.goalkeeping-museum.com)

    纪摇光眸子扫视了一下,便懒洋洋的点点头,“张嬷嬷好。”

    能瞧得出来,张嬷嬷有些不悦,但还是未表现出来,她只是点点头,“好,接下来两位小主就跟奴婢走,内宫的事儿都归奴婢管理,这就带二位小主去住的地方。”

    “那就有劳嬷嬷了。”纪月盈微微一笑,便抬步跟着张嬷嬷走,转眼又瞧见纪摇光在开小差,赶紧伸手抓住纪摇光的手腕,硬拽着朝前走,“摇光,你东张西望的在看些什么?”

    纪摇光回过神,神神秘秘的凑到纪月盈耳边,“大姐姐,这皇宫里的太监是不是都是不能娶老婆的?”

    纪月盈闻言面色一僵,有些不自然的别过头,“小姑娘问这些做什么?”

    “我刚才注意到李公公摸了那个嬷嬷的手,还一副色眯眯的样子。”纪摇光眨巴眨巴眼睛,忽然像是知道了什么一般,便立即压低声音,“大姐姐,这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对食啊?”

    纪月盈脸颊红了个彻底,轻啐了她一句,“呸呸呸,胡乱说些什么?你都不知道害臊的吗?不许说了,老老实实的跟着嬷嬷走!”

    纪摇光吐吐舌头,她当然知道那两人的关系,只不过出于无聊,想逗逗纪月盈罢了。

    跟着张嬷嬷慢慢的朝前走,走到一排小屋跟前,便停了脚步。

    “二位小主,这儿就是你们住的地方,北边数第二间,就是你们住的厢房,里面要是有什么缺的少的只管和奴婢说。”张嬷嬷笑眯眯的指了指那厢房,“其他贵女们也是住在这里,可以相互照应一二。”

    纪月盈点点头,“有劳嬷嬷带路了。”

    “小主不必客气。”张嬷嬷嘱咐了几句,便带着丫头们走了,留下她们两人。

    纪摇光朝前走几步,有些嫌弃的撇撇嘴,“我还以为皇宫是什么金贵的地方,原来也不过如此,这地方还没我菀桃阁好。”

    “人都到这儿了,你就莫要强求这么多了。”纪月盈拉着纪摇光的手,朝着厢房过去。

    门推开,里面的陈设果然很典雅,该有的东西一应俱全,最里面摆放着两张床,都围着淡青色的帐幔。

    “房间倒是很整洁。”纪月盈含笑,便倾身坐在椅子上,转眼瞧瞧上下不老实的纪摇光,忍不住噗嗤的笑出声来,“摇光,你怎么片刻不得消停?”

    纪摇光闻言,便乖巧的坐在纪月盈身边,笑嘻嘻的弯了弯眼睛,“当然是好奇,皇宫我还是第一次来,啊,想到大哥哥每天都在皇宫进进出出,我倒是有些羡慕了。”说着她摸了摸椅子的扶手,忍不住赞叹道,“就连这椅子扶手都是金的,这皇帝到底是多有钱?”

    纪月盈被纪摇光的模样给逗笑,她掩唇咯咯咯的笑了几声,但是忽然想到纪君凡对自己嘱托的话,便不由的皱紧了眉,方才的好心情也荡然无存。

    “怎么了?大姐姐好像有些不开心。”纪摇光自然是注意到纪月盈的神情,便拄着下巴一眨眼一眨眼的看着她。

    纪月盈抿着唇瓣,“我……”

    “姐姐不用说,摇光也猜得出来,你忧心的乃是少将军的事,对不对?”纪摇光打断她的话。

    纪月盈犹豫了一下,还是点点头,“是。”

    “大姐姐你既不想成为太子妃也不想留在皇宫伺候皇帝,但是出了宫又怕少将军对你有微词不愿娶你,我说的可对?”纪摇光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笑吟吟的开口。

    纪月盈眸子闪了闪,便隐隐有泪花浮现,“我虽与凌哥哥一起长大,可我始终都不懂他对我到底是何心意。世人皆说我们乃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日后我也是要入住将军府的人,可……我瞧着凌哥哥,始终不明他究竟愿不愿娶我。”

    纪摇光一开始是十分厌恶纪月盈的,像她这样不知道人间疾苦的大小姐最为讨厌,尤其因为自己有几分才气便孤高自傲的性子,更入不得她纪摇光的眼。

    但,可恨之人必有可悯之处,生于她这样的家世,也不知是喜是忧。

    “大姐姐,摇光有句话,不知当说不当说。”沉吟片刻,纪摇光终是开了口。

    “你说。”纪月盈有些乏,便抬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纪摇光黑眸闪闪,便缓慢的启唇,“少将军他并不是姐姐的良配。”

    纪月盈一愣,“这话从何说起?”

    “摇光始终觉得如少将军这样的人,万万配不上姐姐你……所以才失了言,这只是摇光自己心里的想法,姐姐不要在意。”纪摇光伸手掐了自己大腿一下,刚刚差点就意气用事了。她所了解的纪月盈只不过是表面,并不能断定她不会反手给她一刀。

    纪月盈紧皱的眉头忽然便舒展开,旋即有些哭笑不得的揉了揉纪摇光的发,“我瞧是你对凌哥哥的偏见太大,许是他经常逗你取乐,你便不喜他吧。”

    “好像是呢……”纪摇光也不再反驳,低低的笑了几声,“那大姐姐现在要如何做?是得了太子的青睐,还是……”

    纪月盈没说话。

    太子对她的青睐她早就知道,这场选秀完全就是他和自己哥哥联手布下的局,而她只能在局中垂死挣扎却无法翻身。

    “摇光……这不是我能左右的了的事。”纪月盈面上挂着丝丝哀伤,忽然转头看向纪摇光,喃喃道,“一切都是命。”

    不理解忽然说出这种话的纪月盈,纪摇光抿了抿唇瓣,“大姐姐还是有机会的,若是失败,大可以出宫和少将军团聚,有何哀伤的?”

    “希望如此。”

    潇湘书院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