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六十五章、异样情绪

    纪摇光唇瓣颤抖几下,黑眸晶亮一片,感受着自己头顶传来的温度,忽然眼底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看啦又看手机版m.goalkeeping-museum.com)她抿紧了唇瓣,努力高高扬起头颅,一副无所谓的状态。

    “你在这跟我说什么矫情的话,就算你揭发,与我也无关。大不了就是变成普通百姓而已。”纪摇光冷哼哼几声,将头扭转过去。

    纪君凌忽而桀桀一笑,凑到纪摇光耳边,“哦?你是这么想的?还以为自己能变成普通百姓?祖母可是长公主,你冒充她孙女,就算是不喜欢你,为了纪家的声誉也会将你处决掉……”

    纪摇光打了个哆嗦,“你莫要在那吓唬我。”

    “不是吓唬你,是真的。”纪君凌将手搭在纪摇光肩膀上,“所以,你要对我言听计从,若是有一点不愿,我便去揭发了你!”

    “你……”纪摇光美眸瞪着他,只是一瞬间,她便笑靥如花,谄媚的拉住纪君凌的胳膊,“二哥哥这是说的什么话,摇光一向是听话之人,尽管吩咐就是。”

    瞧着她这副样子,纪君凌顿时心情大好。

    解开心结,那两兄妹便惦记着打道回府,毕竟在外面逗留的太久了。

    路上,纪君凌眉头还是紧皱着的,“摇光。”

    “嗯?”纪摇光买了自己最喜欢吃的松子糖,心情简直好的很。

    “三姨娘找了你来顶替,单单是为了弥补她姐姐缺失女儿的亏欠吗?当真是为了回丞相府享受荣华富贵吗?”纪君凌想了想,还是觉得之前纪摇光说的不太确切,总是藏了一半儿留了一半儿。

    啃着松子糖啃的正高兴的纪摇光忽的停下脚步,眼神复杂的瞧了纪君凌一眼,慢悠悠的说着,“二哥哥,我不与你说是为你好。有些事,你还是不知道比较好。”

    那眼神,是纪君凌从未见过的眼神,压抑沮丧且哀伤,半分灵动之气全无。恍然间,让他想起了关在牢中的女子,也是如纪摇光这般。

    “好,你不说我便不问了。”纪君凌颔首,垂头继续和纪摇光朝前走,犹豫了几下,还是开了腔,“你可有绯月的消息?”

    “绯月吗?”纪摇光咬下一口糖,含糊不清的说着,“自打祖母请了道人回来,我就没再见过她了,之前的洞口被封死,一点消息也传不出。不过我倒是觉得,以绯月的本事,不会死。”她一口咬的有些狼狈,脸颊边沾染了点点糖汁。

    “是吗?我也希望她平安无事。”纪君凌喃喃了一句,垂在身侧的双手握紧了些。

    两人不知不觉间已经到了丞相府后门。

    “好了好了好了,回去歇着吧,今儿一天实在是累。”纪摇光揉了揉太阳穴,那杯酒对她来说果然是太烈,都过去多久了,现在还是有些头疼。

    纪君凌刚要说话,便瞧见纪摇光脸颊边的糖汁,禁不住一笑,“看你这个脸,糖汁都沾在上面了,像个花猫。”说完,他便抬手用手指在纪摇光脸上抹了抹。

    纪摇光先是一愣,随后反应过来便忍不住咯咯咯的笑出声,兄妹俩便对着笑了起来。

    和纪君凌分开后,纪摇光抱着吃剩下的松子糖,想着回去给灵芝也尝尝。知道灵芝遭遇后,纪摇光对她对自己欺瞒的怨愤就统统消失了。

    “舍得回来了?”刚走了几步,斜对角便幽幽的传出了一道声音,吓得纪摇光差点把手中的糖丢出去。

    回过头,便瞧见秋池面色铁青的坐在一边,手里还拿着的茶杯。

    纪摇光愣了愣,这么冷的天,他在外面喝茶,果然人和人的心境就是不一样。

    只是一瞬间的晃神,纪摇光便快步走到秋池身边,“很晚了,娘亲还在这儿喝茶,看来心情是不错。”

    “我瞧着你心情比我好上许多。”秋池凉飕飕的开了腔,“和君凌出去这么久还不回来,我不是与你说了,大家闺秀……”

    “我知道,大家闺秀不能夜不归宿。”纪摇光抢着把话说出来,“可是娘亲,我回来了,我没有在外面留宿,您还有什么唠叨我的?”

    纪摇光很烦被秋池唠叨的感觉,之前以为是娘亲还好,可得知对方是个男人后,她便怎么听都觉得奇怪。

    秋池抿了抿唇,“摇光,我和你说过,再如何纪君凌都是男子,你不应当与他走太近。更何况他也不是你的亲哥哥。”

    “那您是我亲娘吗?”纪摇光想都不想的反驳了一句,黑眸瞪的老大,嘴巴也高高的撅起,碎碎念着,“你才是那个最应该和我保持距离的人……”

    “你说什么?”秋池没听清纪摇光后半句。

    “没什么,我说我记住了。”纪摇光笑意盈盈的福了福身子,“天儿冷了,娘亲要不要考虑回屋子训斥摇光?在这你不冷,我冷。”丢下这话,纪摇光便头也不回的离开,将秋池一个人丢在了身后。

    “你……”秋池皱起眉。

    纪摇光真是越来越不听话了,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和秋池斗完嘴的纪摇光气冲冲的回了房间,迎面便撞上灵芝。

    “哎呦喂小姐!”灵芝吃痛的捂住自己的肩膀,“这是怎么了?谁惹我们小姐了,高高兴兴出门的,怎么变成这样了。”

    纪摇光翻了个白眼,将松子糖塞进灵芝手中,旋即一屁股坐在凳子上,“还能是谁!就是娘亲!也不知是不是上了年纪,回来就开始数落我。”亏他还是个大男人!这句话纪摇光在心底补了一句。

    灵芝愣了愣,便笑开了花,“我当是谁给了小姐气受,是主子的话,灵芝就帮不了小姐你了。”她抬手打开纸袋,一股香甜的气息扑面而来,叫她欢喜的眯起眸子,兴高采烈的便抓着吃。

    纪摇光瞪了灵芝一眼,“你就知道吃!就知道你是个吃里扒外的丫头!”

    “哎呦小姐,主子才是我主人呢,你这话说的好没道理。”灵芝嘴里嚼的含含糊糊,笑眯眯的回答。

    纪摇光叹了口气,“你确定你不是被那个男人的美色迷惑才这么护着的吗?”

    这话落下,屋子里瞬间安静了下来。

    潇湘书院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