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六十四章、真相揭开

    除夕的味道越发浓厚,大街小巷都装饰着点点红灯笼,在夜晚时,成千上万的红灯笼长明,放眼整个京都,煞是好看。(看啦又看)

    酒楼里。

    纪摇光笑嘻嘻的给纪君凌倒了一杯酒,以示请罪,“二哥哥,您就大人有大量,饶了摇光这一次还不好?”

    纪君凌全程黑着脸,慢悠悠的喝着闷酒。

    随着纪摇光的一句玩笑话,他娘都快将他耳朵给拧掉了,还要他带着去找那什么王家小姐。哪来的什么王家小姐,真是天方夜谭,害得他白白受罪,这个该死的丫头!

    见纪君凌不搭理自己,纪摇光赶紧继续赔笑,“这个玩笑是有些过火了,不过到底还是二哥哥的不是,若不是你多嘴,那沈尚生岂会打定主意来求亲?那可是妹妹一辈子的幸福,差点就被你毁了。”

    “你还好意思倒打一耙!”纪君凌怒气冲冲的开了口,指了指自己红肿的耳朵,“你自己看看,我娘下手多狠?若不是我灵机一动糊弄过去,只怕她就要带着我去见祖母赐婚了!”

    纪摇光强忍住笑,秀眉都一颤一颤的,“好好好,是摇光不对,摇光这厢先敬你一杯!”说完,便仰头一杯酒下了肚。

    实话说,纪摇光酒量是极差的,但只喝一点倒是无伤大雅。再者,她不喜欢饮酒。

    纪君凌冷哼哼一声,别过脸不理她。

    纪摇光捏着酒杯看向窗外,白雪配着红灯笼,瞧着便极为映衬,她含笑的咂咂嘴,幽幽的道,“我这个大小姐当的还真是惬意,什么都不需要做,就能享受别人享受不到的幸福……”

    纪君凌皱皱眉,转头看看她,便瞧见纪摇光面色发红,显然是有些上了头。

    “不能喝酒就不要喝。”纪君凌认命的抢下纪摇光手中的酒杯,放在一边,“才一杯酒就喝成这样子……真不知道说你什么好。”

    纪摇光眸子有些游离,瞧着外面的景色嗤嗤一笑,“我在这里贪图享受,他在哪里吃着苦呢……”

    “你喝醉了,我们回去吧。”本来是商量好出来逛逛市集,没想到刚出来一会儿,这丫头就醉倒了。纪君凌抬手就想拉着摇光起身,可是对方完全不理会,甩开他的手继续趴在那里,嘴里支支吾吾的重复着刚才的话。

    纪君凌没办法,便坐在纪摇光身边,这样的情况,就得等她自己醒酒了。他瞧了瞧桌子上的酒,也不是什么辛辣的种类,怎么能让她醉成这样子?

    “你在哪里啊……我找不到你。”纪摇光在那趴着,口中念念有词。

    “看吧,我就说你有小情郎。”纪君凌忍不住一笑,不是说酒后吐真言吗?他今日便要炸出来纪摇光心底的那个小情郎到底是谁。想着想着,纪君凌就学着纪摇光趴在桌子上,轻声道,“你在找谁啊?”

    纪摇光晃了晃头,抬手“啪”的一下打在纪君凌脸上,“怎么这么大的脸?”

    “你这丫头……”纪君凌咬牙切齿,“到底是真醉了还是装的!”

    纪摇光笑嘻嘻的看着他,“是你自己傻,没有躲开,还怪我打你……”她拽了拽自己的袖子,轻声慢语的,“我在找我弟弟啊……失散好多年的弟弟……”

    “你弟弟?”纪君凌一愣,“你竟然还有个弟弟?三姨娘的姐姐除了你还有其他的孩子?怎么没听你说过?”

    纪摇光似是没听到纪君凌的话,仰着头喃喃着,“家里闹了瘟疫,爹娘都被杀了,弟弟被人夺走,不知所踪。我应该去哪儿找你呢……”

    纪君凌听的一头雾水,“摇光你在说什么?什么弟弟爹娘的,父亲不就是你爹吗?”

    “啊……纪君凌,你还真是头脑简单。”纪摇光笑眯眯的伸手捏捏纪君凌的脸蛋,一字一句道,“我不是你妹妹,你爹也不是我爹,我爹娘早就死了,你妹妹也跟着我爹娘一起去了。”

    纪君凌顿时瞪大了双眼,“你说什么?”他抓下纪摇光的手,满脸的不可置信,“你不是我妹妹?你说清楚!”

    纪摇光被纪君凌吼的有些回神,醉了的酒也清醒大半,这才发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只是,那层窗户纸已经破损,任她怎么圆都圆不回来了。

    纪摇光抿了抿唇,努力晃晃头,保持清醒。

    “到底怎么回事?”纪君凌直勾勾的盯着她。

    “还不是刚才我所说?”纪摇光深呼吸了一下,微微一笑,眼底已经恢复了清明,她手指拨弄着杯子,懒洋洋的继续着,“我不是你妹妹,真正的纪摇光死在哪儿了我都不知道。”

    纪君凌眸子越瞪越大,脑袋跟着“嗡”的一声,“你不是在开玩笑吧?摇光,这个玩笑不好笑。”

    “你觉得我会用这个跟你开玩笑?”纪摇光皱起眉,直接伸手扯住纪君凌的手,烦躁的拽着他朝外面走,“这里人多嘴杂,我们换个地方说话。”

    此时夜色加浓,红灯笼还是高高挂,小巷子的深处,留下一长一短的影子。

    纪摇光简要的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和纪君凌说了说,便定住脚步,站在巷子入口处发呆。

    她想过了,若是纪君凌难以接受,她就这样褪去纪家二小姐的光环,换个名字重新生活也是可以的,毕竟那纪摇光三个字都不是属于她的。若是接受了,便是多了一个谈心之人,也未尝不可。

    纪摇光,这是在豪赌。

    反观纪君凌,他面露难色,还是难以相信纪摇光方才所说。

    深呼吸几下,纪摇光方才旋身看着他,“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纪君凌抬起头。

    “知道真相后,是不是要去祖母那里揭发我啊?毕竟是冒充了纪家二小姐呢!”纪摇光笑眯眯的弯着眼睛,纪君凌完全没在她脸上看到任何的沮丧和懊悔。

    “你很希望我去揭发?”这次是轮到纪君凌笑出声,“这对我有什么好处?你不是说父亲知道你不是真正的纪摇光了吗?父亲既然知道,我又何必多此一举?”

    纪摇光眨眨眼,“你的意思是……”

    “纪摇光是谁,于我来说并无任何意义,只是凭空多了个妹妹罢了。你是与不是,完全妨害不到我。”纪君凌面上神情松动,释然的抬手在纪摇光头上摸了摸,忽的一字一句道,“不论你是谁,都是我相处了五年的妹妹,这点,不会变。”

    潇湘书院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