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十九章、措手不及(最后一天,求收!)

    一整晚,纪摇光都难以入睡,以至于第二天顶着个肿眼睛起了身。(www.k6uk.com)

    “小姐是昨夜没睡好吗?怎么眼底青紫的这么厉害?”灵芝服侍纪摇光穿衣服,瞧见她憔悴的模样,忍不住问出声。

    纪摇光抿了抿唇,顺着视线瞧瞧灵芝,“你知道……”

    “什么?”灵芝眨眨眼。

    “没什么。”纪摇光摇摇头,不再说话。

    灵芝是秋池派来的,肯定是知道他身份的。

    纪摇光怎么也想不到,和她相依的娘亲竟然是个男子,她还全然没察觉,甚至与他同塌而眠了五年之久。

    不过想来那些疑惑也解开了,怪不得秋池从来都是和衣而眠,怪不得他一向是自己沐浴更衣,从来不曾和她一起沐浴过,怪不得每次她夸赞他漂亮的时候,对方总是黑着脸拍她的头……原来竟是这样!

    “小姐,你怎么发呆了?”灵芝给纪摇光梳洗打扮好,见她想的出神,便伸手在纪摇光眼前晃了晃。

    “没事。”纪摇光摇摇头。

    想什么什么来,纪摇光正考虑着秋池的事,那边秋池便端着点心从外面走进来,脸还是很憔悴,但气色却是好了许多。

    “主子。”灵芝赶紧过去接过秋池手里的托盘。

    瞧见秋池,纪摇光脑中便回想起昨夜月下的伊人,一个控制不住,脸就红了个透彻。

    她尴尬的转过脸,伸手捂住脸颊,感受到脸颊传来的热度,叫她羞愧的不得了。

    “怎么了?”秋池注意到纪摇光的不对劲,几步走来,还是如同昨夜般抬手在纪摇光额上摸了摸,皱起好看的秀眉,“是哪里不舒服吗?”

    忽然放大的俊颜凑在纪摇光面前,吓得纪摇光瞪大双眼,鼻尖呼吸的都是属于秋池清雅的气味,难怪他从不像其他姨娘那样擦脂抹粉。顺着视线看下去,瞧见秋池高领的裙装,还有微微宽松的衣襟,纪摇光眸子闪了闪,难怪他总是喜欢穿素色高领裙装,甚至还是不显示身形的裙装……忍不住的朝他胸襟看过去,她算是明白小时候依偎在秋池怀中那股奇异的感觉是什么了。

    见纪摇光迟迟不说话,秋池有些担心,“哪儿不舒服和我说,要不然去瞧瞧大夫?”

    话音刚落,纪摇光呼吸一窒,直接伸手推开秋池站起身来,秋池冷不防,被她这么一推,趔趄了几下。

    纪摇光慌张的背对着秋池,“摇光没事,不需要看大夫。”丢下这话,纪摇光便像是被追赶一般的逃离房间,很快就不见了身影。

    秋池脸色有些白,方才被纪摇光碰到了伤口,只怕那伤口又裂开了。

    瞧见秋池肩膀微微的红,灵芝赶紧翻找出药箱来,“主子,伤口又裂开了,灵芝给主子上药吧!”

    秋池垂眸瞧瞧那一片殷红,“好。”

    “小姐也真是的,手脚这么不加小心,好不容易结痂的伤口又裂开了。”灵芝一面给秋池上药一面絮叨着。

    秋池眸子闪闪,“摇光今日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早上起来便像是丢了魂一样,怎么说话都不理。”灵芝手脚麻利的给秋池换好白布,转而去收拾药箱,“对了主子,昨日我和小姐外出碰到了扶风人。”

    秋池闻言,眉头紧锁起来,“扶风人?”

    “是,看服装打扮是扶风人没错。”灵芝点点头,“一身诡异的武功,还出手救了小姐,算起来,为何京都会出现这么多的扶风人?”灵芝眨眨眼问道,而且打伤她主子的也是个扶风人。

    秋池沉默了片刻,才缓慢出声,“我也不得而知,总之对方来者不善,又善于毒虫下蛊,你若是遇到了,尽量躲避就好。”他这次是因为对方没对他下杀手,只是抱着喝退他的心思,单单是这样便给予了这么大的创伤,若是真动起手来,只怕他昨夜是没命回来了。

    “是,灵芝知道了。”灵芝颔首。

    一时任性夺门而出的纪摇光,这会儿正坐在池子边上,有一下无一下的喂着鱼。瞧着池塘中的鱼儿争夺食物你来我往的样子,纪摇光还是提不起兴趣,要知道,往常纪摇光最喜欢的便是在这里喂鱼。

    “我方才一时失手,应该不会伤了他吧……”纪摇光喃喃自语,顿时烦躁的将手心里一把鱼食尽数的丢进池子,“好烦好烦……烦死了……”

    “什么事将你烦成这样?”忽然一道戏谑的声音传过来,吓了纪摇光一跳。

    纪摇光身子一抖,有些不可置信的回头,果然,身边站着的就是那纪君凌!

    “二哥哥!”纪摇光一跃而起,想也不想的扑进纪君凌怀里,不停的念叨着,“你终于肯出来了,二哥哥,摇光都想死二哥哥了!”

    纪君凌含笑,反手环住纪摇光的腰肢,另一只手在她头顶拍了拍,“我这不是出来了吗?刚出来转转,就瞧见你唉声叹气的坐在这里。”

    纪摇光从纪君凌怀中钻出头,瞧着纪君凌脸色极差的模样,便伸手捏了捏他的脸,“我去二房找了你好几次,都被拦在外面。”

    纪君凌拉着纪摇光缓慢的坐在池子边,瞧着水面,慢悠悠的开口,“是娘不准许我出门,说是中了邪要驱驱妖邪,就将我困了那么几天。”

    “二哥哥……你……”想要开口问他绯月的事,纪摇光却怎么也开不了口。

    “你是想问绯月的事?”纪君凌一向是玲珑心,只是瞧了纪摇光一眼便知道她要问什么,他微微一笑,“你安心,我没将她的事说出去。”

    “我不是这个意思。”纪摇光摇摇头,“我是说,你有没有记恨绯月,毕竟是她将你害成现在这个样子……”坊间的传闻是平息下来,但纪君凌的名声算是彻底毁了,试问以后哪个地方肯要一个弑祖母的读书人呢?

    纪君凌不在意的耸耸肩,“有什么好恨的,她也有自己苦衷,控制我的时候,她脑子里想什么我都能察觉到……只是想不到,她对祖母的恨意竟是那么深。”

    “可是二哥哥你的功名……”纪摇光皱起眉,纪君凌喜欢读书她是知道的。

    “我自来向往自由无拘束,读书习文不过是满足自我罢了。功名那些……不要也罢。”嘴上虽是这么说,纪君凌面上还是有一瞬间的不自然。

    纪摇光转头瞧着身侧坐着的少年郎,想说安慰的话,却哑然出口。

    她这边想的出神,头顶忽然罩下一只手,抬头便对上纪君凌和煦的目光,“二妹妹不需要自责,你瞧我这不是好好的?反倒是你,莫要让我担忧才是。”

    “你这话说的毫无道理,我哪有什么值得你担忧的事……”纪摇光嗤之以鼻。

    “你……”

    “二小姐二小姐,你在这里,可算让奴婢找到您了!”纪君凌刚开了个头,便被人打断了。只见个身穿黄衣的小丫鬟气喘吁吁的站在两人面前,瞧着很是眼生,不似内院的丫鬟。

    两人面面相觑,“怎么了?”

    黄衣丫鬟还是喘着粗气,“二小姐,老爷在前厅传唤您过去呢!”

    “丞相爹?他叫我做什么?”那纪云清对她的事心知肚明,五年来只是表面上父女关系罢了,这个时辰叫她所为何事?

    丫鬟摇摇头,“奴婢不知,奴婢只知道前厅来了不少人,镇远大将军和少将军他们都来了。”

    镇远大将军……

    纪摇光头皮忽然一紧,糟了!是那个纨绔子弟来寻仇!

    ------题外话------

    最后一天了……我在唠叨最后一次,收藏收藏评论评论……溜走……

    潇湘书院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