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十一章、异国男子

    好端端的寿宴落得了如此下场,日后怕是要传遍整个京都。(www.k6uk.com)

    果不其然,那第二日整个京都便传了个风风雨雨,更有说书版本流传于市井之间。

    “你们是不知昨日丞相府发生的惨象啊!”酒楼内,一手持折扇的中年人站在最显眼的地方侃侃而谈,他瞪着眼,目光恶狠狠的在周围扫视了一圈,嘴里念叨着,“那纪家二少爷原本就是个灾星,听闻出生之日天上乌鸦盘旋不断,绕梁三日不肯散啊!长公主殿下可是请了不少法师给他做法事,本以为会安然无恙,岂知会落得如此下场!当时诸位少爷小姐们都上前献礼,唯独那二少爷凶神恶煞的坐在其中,忽然起身,手里捧着个凶器,直逼长公主门面!”

    那中年人说的唾沫横飞,许是有些渴了,便抓起茶杯豪饮了一口,继续说着,“天人庇佑,我朝长公主安然无恙,只是受了些惊吓,那二少爷想来已被抓捕归案,这么个灾星,你们说说,该如何是好啊!”

    话音落下,在场听说书的人皆是面面相觑,在下面小声议论起来。

    “啪啪啪”忽的传来几声拍手鼓掌的声音,吸引了旁人注意。

    人群中忽的站起一位小小少年,她也学着那说书人挥舞着手中折扇,一副翩翩佳公子的模样。那少年眉目如画,黑眸狡黠的来回转动,口中说道,“先生说的真好,就像是自己亲眼瞧见的一般!”

    “那是自然,小公子若是喜欢,便安分的继续坐着听。”得到夸奖,那说书人显然很高兴,他笑着冲那小少年摆摆手,示意她坐下。

    那位小少年宛然就是纪摇光,好不容易偷跑出来,她便听到了好几种版本的杜撰,将丞相府昨日发生的事添油加醋的说了个遍,这已经是她听到的第四个版本了。

    纪君凌是灾星?亏他编的出来!

    还有乌鸦绕梁三日?

    纪摇光依旧站在那里,目光直视那说书人,“公子我是有些纳闷,先生是从何处听来的故事呢?”

    “自然是有我自己的办法。”说书人挥挥折扇,满不在乎的说着。

    “那先生还真是厉害,连那纪家二少爷出生之时都看的一清二楚。”纪摇光咂咂嘴,满脸的赞叹之色,“本公子记得丞相府戒备森严,就连一只鸟都飞不出去,而且相府子孙也很多,先生从何处知晓那乌鸦绕梁盘旋的就是那纪家二少爷,怎么不说是纪家大少爷或者其他小姐们呢?”

    “你……”说书人一阵语塞,“你是来砸场子的?”

    纪摇光无辜的摆摆手,“先生这是说的什么话,本公子怎么会是来砸场子的呢?是有不解之处,特意求教的。”

    “在场的都是来听这段奇闻的,我劝公子还是莫要从中作梗为妙。”说书人瞧纪摇光的眼神已经开始变得憎恶,他默不作声的给旁边人递眼色。

    纪摇光浑然未觉,笑了笑,潇洒的上前几步,“就是因为来听奇闻,才想知道的更为详细一些。那丞相府是权贵人家,自家事不可能明目张胆的宣扬出来,道听途说而来,又添枝加叶的变成奇闻,先生就不怕丞相府的人来找麻烦?说纪家二公子乃是灾星转世,有乌鸦绕梁之闻,那先生说得出那纪家二公子是何年何月何日哪时哪刻出生的吗?”

    纪摇光一连串的问题问出来,将那说书人堵的哑口无言。

    就连在酒楼坐着的那些听客们,都听出了不对劲,怀疑的眼神纷纷射向那说书人。

    “这纪家二公子的传闻本公子已经听了四个版本,就属你这个最为离谱。”纪摇光瞪起眼,凶神恶煞的盯着那说书人,“如此败坏纪家二公子的名声,你是何居心?”

    说书人涨红了脸,直接一挥手,四下便有几个人高马大的壮汉涌了上来。

    “这小子对我说书出言不逊,给我打一顿丢出去!别在这影响我做生意!”说书人恼羞成怒的喝了一句。

    那四个打手闻言,立即朝纪摇光走过去。

    “怎么,答不出来就恼羞成怒的要打人了?”纪摇光脚步微微向后退了退,看好方位准备开溜。

    “小公子,你以为自己花言巧语几句,就能毁了我生意不成?给我打!”说书人气的吹胡子瞪眼,立即发号施令。

    纪摇光视线立即在周围逡巡一圈,发现那些听客们全然没有要出手相助的意思。

    “你们……”纪摇光咬住唇,脑中快速的想着逃脱之法。

    那厢,几个打手一拥而上,将纪摇光团团围住。

    其中一人伸手去抓纪摇光的胳膊,还没等碰到,人便尖叫一声的逃开了。

    其他三人亦是如此,四个人都抱着手站在那里哀嚎着。

    预想之中的挣扎没有到来,纪摇光愣愣的站在原处,有些懵。

    “化日光天,几个人欺负一个,天都的王法真是越来越差了。”循着声音,那最远处坐着的位置上忽的站起一人。

    随着他起身的动作,伴随着一连串叮咚好听的铃铛声响。

    这人一出现,便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包括纪摇光的。

    他脚步轻盈,转眼的功夫便到了纪摇光身边。纪摇光眨眨眼,从上到下打量起来。

    天都的风气一向是简单朴素,就算是华服锦衣也不敢将色彩明目张胆的交叠在一起。可是眼前这个男子却把艳丽的颜色都聚集在了一起,那材质瞧着不像是丝绸缎子,倒像是另外一种她没见过的不料。男子腰间戴着个葫芦,颜色是青翠的,他衣着打扮全然不属于天都。细细看去,那人脚腕上戴着几个银铃,想来发出声音的便是这些东西。

    男子生的眉清目秀,乍一看倒像是个女子,可是仔细瞧着却能发现那眉宇之间散发的英气,薄而鲜红的唇瓣微微上扬,高而挺的鼻梁,俨然一副西域人的模样。最为显眼的便是那异于天都人的眸子,瞳仁呈浅褐色,若褐石。

    说书人瞧着男子,自上而下的打量了一圈,便冷哼一声,“这位公子不是咱们天都的人吧?还是不要多管闲事的好。”

    男子褐色的眼闪过不解,他回头瞧瞧身后这个刚到自己肩膀的少女,禁不住一笑,整张脸带着与生俱来的贵气,“是不是天都人又如何?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点道理我还是晓得的。”

    纪摇光全程木讷的瞪着面前挡住自己的这个男子,她抿了抿唇,伸手轻轻推了推男子的脊背道,“公子,你方才说错话了,是光天化日……”

    “二者差不多。”男子微微偏头,说着。

    “我看你们二人就是一伙儿的,来砸我场子是不是?”说书人脸色阴沉的厉害,“给我把他们打出去!”

    那人的命令一下,从酒楼偏门又涌进来四五个彪形大汉,直逼两人。

    男子见状,立即拉住纪摇光手臂,脚步虚浮后退几步,身形之快叫人看不清楚。等到纪摇光回过神时,她已经站在那说书人跟前,而那男子的手,已经遏制住说书人的咽喉,发生动作只是在一刹那。

    “英……英雄……有话好好说!”说书人呼吸急促,吃力的说着。

    潇湘书院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