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十一章、面见祖母

    费了一番周折,算是将纪摇光梳洗打扮完毕,这边刚准备好,那边秋池便从门口进来。(www.k6uk.com)秋池身穿淡蓝色素衫裙,不施脂粉,发髻倒是规规矩矩的束好,象征性的带着几根华丽发簪,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但这是她能接受的最大限度。

    瞧见纪摇光,秋池嘴角抽了抽,这还是她带回来的小丫头吗?换了一身衣服,简直是换了个人。

    “娘亲?”纪摇光见秋池愣神,便快步到她面前挥挥手,“娘亲你怎么了?”

    秋池眨眨眼,笑了笑,“没什么,就是忽的瞧见你这副模样有些不习惯。”

    “是吧?摇光也不习惯,都是凤姑姑,一定要我打扮成这副鬼样子,叫我怎么出去见人?”纪摇光抱怨了几句。

    凤姑笑出声,“小姐,鬼样子这三个字,是万万不能在老夫人面前提起的,她最忌讳鬼神之说,莫要犯了忌讳才是。”

    “那老太婆规矩真多!”纪摇光撇撇嘴,满脸的不高兴。

    秋池闻言,只是微微一笑,并未责备纪摇光,反而应和了一句,“这点,摇光算是说对了,那老太婆的规矩的确是很多,当初我进门,倒是被刁难了许久。”

    “咦?娘亲这么知书达理,还会被刁难?”纪摇光眨眨眼,满脸的好奇。

    凤姑有些头疼的摇了摇脑袋,怎么一个是这样两个也是这样……

    “自然是被刁难过的。”秋池颔首,“好了好了,不说这个,时辰差不多了,老夫人念经的时辰过去了,我们可以去请安。”

    纪摇光挑挑眉,满脸的不情愿,被秋池拉住手腕,三个人这才慢吞吞的出了门。

    不得不说,丞相府确实是很宽敞,昨夜纪摇光闲逛的路与今天要走的路完全相反,不过亭台楼阁倒是极为相似,就连树木的栽种方位也相差无二。

    纪摇光瞧着瞧着,忽然出声,“娘亲,我怎么觉得相府这些树种的像是五行八卦阵似的。”

    “你知道五行八卦阵?”秋池有些诧异,不由的转头看向纪摇光。

    纪摇光眨眨眼,“说书的经常提到啊,我听爷爷讲起过,那个大概的图形,好像是一样的。”

    秋池闻言,便舒缓了神情,“摇光,你何时能正正经经的读书,而不是去听说书。从今以后,这个说书的毛病要改掉,莫要再提,知道吗?”

    纪摇光咂咂嘴,“不都是书吗?哪来的区别……”

    “你可是想要被弹额头了?”秋池眯起眼睛,有些危险的威胁道。

    就在昨夜,母女二人商量出了个全新的惩罚办法,那便是弹额头。原本纪摇光想着秋池乃一介女流之辈,不会有很大的力气,偏巧她想错了,秋池不但力气很大,还是蛮力的那种,弹额头都会青紫一片,完全不留余地。

    想到那尝试的一次疼痛,纪摇光下意识的缩了缩肩膀,偃旗息鼓,“我知道了,娘亲。”

    荷春居。

    到了老夫人的住处,那气压便有些转变,荷春居门口守着几个小厮和丫头,面容肃穆,和在其他园子瞧见的有些不同,让人感觉不舒服。

    纪摇光靠近秋池一些,这才稍微安心点。

    为首的一个丫鬟朝前几步,冲秋池行了个礼,“秋夫人安好。”

    “老夫人可是念经完毕了?我带着摇光来问安。”秋池咳嗽几声,便掏出手帕在唇边擦拭几下,柔和的开了口。

    丫鬟颔首,“老夫人已等待多时,秋夫人和二小姐请进。”说着,便倾身让开了路。

    “多谢。”秋池含笑,便拉着纪摇光慢悠悠的朝荷春居里面走。

    纪摇光咽了咽口水,“娘亲,这老夫人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住的地方也神神秘秘的……”

    “你最好少说话,这太平长公主,连我也要忌惮几分,一会儿若是说错了话,我可不管你。”秋池半眯着眸子警告道。

    纪摇光闻言,便赶快捂住嘴巴,生怕说错话。

    几个人入了内厅,便瞧见一排的紫檀木太师椅,丫鬟安置她们入座,便将凤姑召唤了出去,婢女是不得逗留在内厅的。

    内厅此时只有她们母女二人,纪摇光还是不肯放开秋池的手,整个人依偎在她身边。许是感受到女娃娃的恐惧,秋池破天荒的没有推开她,反而是向自己怀中揽了揽,算作是无声安抚。

    不一会儿,内厅侧门便簇拥着进来个老妇人,纪摇光赶紧将头埋在自家娘亲怀中,不敢抬头,忽然察觉到有一丝异样,她眨眨眼,有些不解,但还是没出声。

    秋池瞧见老夫人,赶快站起身恭恭敬敬行了个礼,“妾身给老夫人请安,老夫人身体安康。”

    老夫人冷淡的瞥了一眼秋池,“嗯。”她一向是不喜欢这个秋池,秋家的女人她统统不喜欢,当初教唆自己儿子反抗她的就是秋家女人,好不容易死了个秋荷,又来个秋池。若不是因为她孙女要过来请安,她才不会见这秋家女人。

    秋池知道老夫人不喜自己,也未曾多说,只是推了推依偎在自己怀中的纪摇光,轻声道,“摇光,还不去给老夫人请安?”

    纪摇光身子一抖,便转过身,慢悠悠的走到主位前,倾身跪下重重的磕了个头,稚嫩的童音在内厅响起,“摇光许久未归,这厢给祖母请安了,祝祖母喜乐安康,凤鸣安详。”

    纪摇光的声音在内厅回荡了有一会儿,都未见那老夫人有任何反应。她依旧保持着磕头的姿势,未曾起身,直到纪摇光以为老夫人是不是睡着了之类的时候,才响起老夫人威严的声音。

    “你就是摇光?我的二孙女?抬起头,让我瞧瞧。”老夫人声音中气很足,想来身子骨是很硬朗。

    纪摇光瑟缩了下身子,还是听话的抬起头,入眼的是个相貌凌厉的老妇人,依稀能瞧得出来她年轻时候的影子,定然是个风貌卓绝的女人。只不过,和她对视的一瞬间,纪摇光还是有些恐慌,毕竟只是个八岁的孩子。

    老夫人的目光在纪摇光面上逡巡一圈,忽然开口道,“丫头生的不错,没有丝毫秋荷的影子,倒是个会长模样的孩子。”

    此话一出,秋池的面色有些冷凝,下意识的抬眼看向老夫人,而对方也丝毫不避讳的与秋池目光相撞。秋池紧紧的握着拳头,平息下心底的火气,事到如今,姐姐已死,她偏巧还要拿出来数落几番,真当她秋池是软柿子了。

    “摇光模样的确是不像姐姐,却也是姐姐的孩子,老夫人这话说的倒是有些奇怪。”秋池微微一笑,保持着原本的柔和模样。

    老夫人浑然不在意秋池的态度,“我原本想着,若是这二丫头长的像那女人,便不认这孙女,现在瞧着,倒是个伶俐可人的丫头,罢了罢了,摇光你日后若是得了空,便可经常来瞧瞧我这老太婆子……”

    纪摇光颔首,“是,摇光多谢祖母厚爱。”

    “嗯……乏了乏了,人老了就是不中用,才坐了这么一会儿就腰酸背痛,这安也问完了,你们可以回去歇着了。”老夫人撑着太师椅站起身,身边便有人搀扶她,她定定的看了一会儿纪摇光,忽的想到什么,从自己手腕上退下一只通体翠绿的玉镯子,递给纪摇光,“这是祖母送你见面礼,都是我纪家的孩子,总归是不能偏心,你说是不是?”后一句话,是说给秋池听的。

    秋池面带笑容,“老夫人说的是,摇光,还不谢谢老夫人?”

    纪摇光赶紧双手接下玉镯子套在自己手腕上,“摇光多谢祖母恩赐。”

    “嗯……回去吧,都回去吧!”老夫人咳嗽了几声,便不再理会那母女二人,先行离开。

    等到老夫人彻底离开之后,纪摇光才敢才地上站起来,刚起身,膝盖便酸麻失去知觉,她定了好一会儿才恢复。她不由的看向老夫人离开的方向,这便是太平长公主的威严?竟是叫她装乖耍滑的本事消失的无影无踪。

    “娘亲……”纪摇光慢吞吞的走到秋池身边,这才注意到坐着的秋池脸色很差。

    秋池闭了闭眼,似是在平息情绪。半晌,才站起身,拉住纪摇光的手臂,“日后若是有空,你便过来陪陪老夫人,是好事。”

    纪摇光眨眨眼,没多言。

    回去的一路上,秋池都沉默的可怕,就连平时喜欢说话的凤姑,也没了声音。

    纪摇光咬了咬唇,小心翼翼的看看秋池,又看看凤姑,在回到菀桃居,关上门之后,才问出了声音,“娘亲可是方才不快?”

    “哦?从何说起?”秋池安静的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听不出情绪。

    “祖母是太平长公主不假,但平白无故的诋毁摇光的娘亲,这就是她的不是了,娘亲心中不快,摇光是能感知到的。”纪摇光站在秋池面前,一字一句的说着。

    秋池听着纪摇光的声音不由的笑出声,忽然伸手捏住她的下巴,眸子冷冽的盯着她,“你既然知道,方才在内厅就该为你娘亲出头的不是吗?偏巧你什么都不敢说,被那老太婆几句话就吓到,如今回来却在这儿大放厥词,摇光,小孩子还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才好,明白吗?”

    纪摇光被这样陌生的秋池给吓了一跳,下巴传来碎骨的疼痛感,叫她皱起眉,直接烦躁的伸手挥开秋池钳制自己下巴的手。

    “正如娘亲所说,摇光只是个孩子,乡下来的孩子确实是没见过大世面,第一次见到长公主定然是惊惧恐慌的,娘亲应该一清二楚。若是追究起来的话,为何娘亲当时不敢站出来为自己姐姐说半个不字?反而事后在这里训斥摇光,敢问娘亲,你有什么资格?”纪摇光皱着眉,声音不由的加大,“不过是个三房夫人,连你自己都不敢与太平长公主抗衡,何况是我一个八岁的孩子?”丢下这话,纪摇光便头也不回的开门离开,只响起一声闷重的关门声。

    凤姑全程站在旁边,有些讶异的看了看纪摇光离开的背影。

    她还是第一次瞧见纪摇光这般忤逆秋池!

    “摇光那孩子,说得对。”屋子里安静了许久,方才传出秋池闷声的话来,“我自己又何尝不是呢?”

    ------题外话------

    感谢小可爱们的支持鼓励,今日的加更……

    不要掉队,不要掉队不要掉队,重要的事情说三次!嗯哼

    潇湘书院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