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九章、牢笼妖女

    “没错,吃了你。(www.k6uk.com)”女子桀桀一笑,更为可怖,“许久没有进食,你们两个正好给我果腹……”

    还在那边干呕的纪君凌听到这,忽然想起了什么,赶紧伸手将纪摇光一把拽了回来,眼神紧盯着那牢笼的女子,满是戒备。

    “二哥哥,你怎么了?”纪摇光转过头。

    “摇光妹妹,我们还是走吧,这里不适合我们。”纪君凌心有余悸,他可是记得丞相府的传说,“原来相府真的有吃人妖女!”

    忽然听到纪君凌没头没脑的几句话,纪摇光满脑袋的问号。

    “二哥哥,你在说什么呢?”纪摇光松开纪君凌的手。

    纪君凌小心翼翼的瞧了瞧那被困在笼子里的女子,方才压低声音说着,“你初来乍到,怕是没听过咱们府中的传闻。咱们府里有个吃人的女妖,在祖母那个时代就存在了,吃了咱们纪家好多的人。要不是祖母祖父叫了道人前来降了那女妖,还不知道会有多少人命丧她手!”

    “这是真的?”纪摇光皱了皱眉。

    “原本我也没当真过,可是方才瞧见她,果真和传闻是一样的……摇光妹妹,只怕这个洞穴是封印那女妖的道人所做,我们还是速速离开吧!”纪君凌有些慌了神,没想到今夜带着纪摇光夜游相府会出现这棘手的事。

    纪摇光眨眨眼,还是有些半信半疑。她下意识的回头看看那女子,抿着唇瓣。

    “走吧。”纪君凌不由分说的便拉着纪摇光准备离开。可手腕一动,身后那丫头半分要离开的意思都没有,纪君凌用了点力气也没拽动她分毫,“摇光?”

    纪摇光依旧抿着唇瓣,半晌才抬起头,“二哥哥,你若是怕就先出去,我觉得她没有危险。”

    “傻丫头,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纪君凌气结,天知道这纪摇光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力气,完全拽不动她。

    纪摇光没有回答,只是对着纪君凌一笑,便回身快步的走回牢笼跟前。纪君凌想要再次抓住她,可是被她挣脱了,出于对那女子的惧怕,纪君凌定在了原地,没敢上前。

    “还敢回来?小丫头胆子不小。”牢笼中的女子本来以为这两个孩子会离开,没想到那女娃娃竟然折返。她睁开眼,空荡荡的眸子一眨不眨的和纪摇光对视上。

    纪摇光一笑,天真孩童的笑脸瞧得人心里暖暖,不过那双黑眸却是闪烁着漆黑的光来,她咬着唇瓣,无邪的开口:“我为什么不能回来?”

    女子有些意外,她撑着身子坐起来,勉强的靠在牢笼边上,离纪摇光的距离很近,若是可以,下一秒便可以将纪摇光钳制住。她动了动胳膊,拴住她的铁链就发出巨大的声响,随着她动作,那股腥臭的味道再次翻滚袭来,惹得好不容易平复下来的纪君凌又是一阵昏天黑地的干呕。

    “你不怕我吃了你?”女子眯着眼,阴测测的说道。

    纪摇光还保持着那抹属于孩童的恬淡笑意,“你若是可以吃了我,就不会被关在这铁笼里了。你还没告诉我,你是谁。”

    女子怔住,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这个只有八岁大的娃娃。

    “吃人的女妖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所以,你是谁。”见女子不肯回应,纪摇光又问了一遍。

    “绯月。”这次,女子下意识的开口回答,那两个字说出来,她甚至觉得不可思议,这么多年过去了,这名字对她早就无比陌生,再次说出来的时候,面对的竟然是个小娃娃?

    得到女子的回答,纪摇光顿时便满意的点了点头,“绯月,是个好名字。你在这里多久了?为何会被关起来?”

    绯月愣住不是一次两次了,这个女娃娃总是让她意外。

    “二哥哥。”纪摇光忽的回头看向站在不远处的纪君凌,大声唤道,“二哥哥,她有名字,还会走神,没礼貌的很,不吃人的,你过来吧!”

    绯月闻言,当即神情有些古怪,面容都跟着有些扭曲。

    纪君凌听到纪摇光的呼喊,下意识的朝前挪动脚步,可是那股腥臭味始终在鼻子周围萦绕不肯散去,叫他有些难以忍受。

    “臭是臭了点,不过不打紧,你快过来吧!”纪摇光冲纪君凌挥挥手,浑然没注意到那牢笼里的绯月面色已经成了紫青色。

    纪君凌犹豫了片刻,还是慢悠悠的走过去,强忍住那股翻滚的恶心。

    “她叫绯月,我只知道这些。”纪摇光眨眨眼,“二哥哥,纪家的妖女有名字吗?”

    纪君凌闻言,便紧贴着纪摇光蹲下身子,似是在回忆什么,喃喃道,“我只是听说过传闻,并不知晓那妖女叫什么名字。”

    绯月听着眼前两个小娃娃你一言我一语,浑然没将自己放在心上,一股奇异的感觉缓慢的浮现出来,她抿了抿干裂的唇瓣,忽然出声,“妖女就是叫绯月,雾灵山的巫女绯月。”

    纪君凌按住纪摇光的肩膀,有些胆怯,“你看,我就说她是那个妖女,你偏不信。”

    “二哥哥又乱讲了,你没听她说她是雾灵山上的巫女吗?巫女和妖女可不一样!”纪摇光一巴掌拍掉纪君凌的手,便转头看向绯月,“我小时候在祥云村可没少听故事,王爷爷很喜欢那些玄幻修仙的传说,经常给我讲,我记得其中就有说巫女的。”

    一听说故事,纪君凌也来了精神,干脆抱着肩膀坐在地上,暂时忽视了绯月身上那股难闻的气味。

    “好妹妹,你快说快说,是什么故事啊?”

    纪摇光也跟着坐下,掰着手指头,“爷爷说,巫女字面意思听着不是很好,但其实那些巫女们是祈福祈祷上苍怜悯的一群善良人,其中有那种纯良的巫女是会巫术的,专门给百姓谋福利,根本不是祸国殃民。”

    绯月嘴唇颤抖了几下,没说话,眼神却像是黏在了纪摇光身上一般。

    “但是咱们天都可不看好什么巫女。”纪君凌摇了摇头,“皇上都下旨判定巫女为歹人,你那爷爷怎敢胡乱说?”

    “那只是天都罢了,扶风国可从来没判定过巫女是歹人,要知道,扶风的国师就是巫女呢!”纪摇光偏过头,有些不高兴的开口,这些她都是听来的,也不知是对是错,不过她就是看不惯纪君凌这副笃定的模样。

    这下,纪君凌有些痴傻,他眨巴眨巴眼,“扶风的国师是巫女?摇光妹妹,你这都是在何处听来的啊?”

    “你管我如何听到的,总之就是对的!”纪摇光冷哼哼一声,转头才发现那绯月一直盯着自己瞧。“我们只顾着说话了……对了,你倒是告诉我们,你为何会被关在这里,既然是巫女,肯定有巫术,怎么不逃出去呢?”

    绯月出神的瞧着这个谈吐大胆的女娃娃,便懒洋洋的倚靠在一边,舔了舔干涩的唇瓣,这纪家并非一无是处,倒也有些有趣的人……

    “若是要听我讲故事,总归给我些水吧?没瞧见我嘴上干裂的吗?”绯月半阖着眼,慢悠悠的说着。

    纪摇光瞧着绯月的眼神忽然变得有些鄙夷。

    “你这是什么眼神?”绯月见周围没有动静,便张开眼,瞧见了纪摇光那抹鄙夷的神色。

    “被关在笼子里这么久,也没见你被饿死渴死,我们要听故事你倒是想喝水了,难不成你以为我们是三岁孩童吗?”纪摇光撇撇嘴,干脆的站起身子,“二哥哥,天晚了,我们走吧!”

    纪君凌有些反应不及,还坐在地上。

    倒是绯月,空洞的眸子弯成了月牙状,似是很愉悦的笑出声来,“哈哈哈哈……你这个小娃娃还真聪慧的很!哈哈哈哈……”

    许是绯月抬起头的缘故,又或者是那烛火映照的缘故,一瞬间,让纪摇光看清楚了绯月的脸。那张脸虽是挂了灰尘肮脏不堪,但那精致绝伦的五官让纪摇光倒吸一口气。

    “罢了罢了,天色不天色的我不知道,在这里这么多年,四季更迭早晚交替于我来说根本无意义。”绯月闭上眼,“你们回去休息吧,若是得了空,来瞧瞧我这妖女也好。”

    纪摇光眸子微微眯起来,眼尖的瞧见绯月腰肢那的一片鲜红,当即明白了什么,直接弯身扯着纪君凌站起来,“绯月说的是,我们回去好好休息,明日得了空带些吃的喝的来听故事,今夜就算了吧!”

    “哎?”纪君凌一直是反应慢一拍的性子,有些不明白纪摇光,要留下的是她,要走的还是她。

    “好了,走吧二哥哥,再不回去,二姨娘肯定着急了!”纪摇光微微一笑,看向绯月的方向,眉头颤抖了几下,便扯着纪君凌离开。

    “哎……摇光妹妹,你慢点走!哎……”很快的,就不见了两个小娃娃的身影,只听到纪君凌碎碎念的回音。

    “嗯……嘶……”安静下来的洞穴中,响起了女子压抑痛苦的喘息声。

    绯月捂住自己不断流血的腰肢,忽的抬头瞧了瞧纪摇光他们离开的方向,顿时弯了弯唇。

    “好一个敏锐的丫头……”

    出了洞穴,两人沿着原路返回。

    此时,已经是接近酉时,天完全的黑下来了。

    瞧着在庭院中巡逻的家丁,纪君凌的心才算放下来。他偏头瞧了瞧矮自己一头的纪摇光,有些后怕的问道,“摇光妹妹,明日你当真还要去看那妖女?”

    “为什么不能去?你不是也看到了,她是不吃人的。”纪摇光眨眨眼。

    “话是这么说……但……”

    “二哥哥若是不想去,我自己去就好。”纪摇光皱眉,“不过我要你保证不会将此事泄露给第三个人知道,如是泄露出去,你就不得好死!”此时,纪摇光漆黑的眸子里满是危险,如同深井中藏着的毒蛇,渗人的紧。

    纪君凌被她的眼神吓了一跳,赶紧拍拍纪摇光的肩膀,“不会不会,你放心,我什么都不会说,娘亲那边,我也一个字都不会说的,这是我们两人的秘密,可好?”

    “二哥哥应了摇光就好。”纪摇光闻言,便收起那股邪佞的眼神,转而绽放出一抹笑容来,“二哥哥对摇光这么好,摇光怎么能让二哥哥不得好死呢?”

    “嗯……”纪君凌点点头,他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纪摇光那一瞬间看向自己的眼神,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那我们就在这里分开,二哥哥慢走,摇光回去了。”纪摇光冲纪君凌福了福身子,便率先的朝前走,小小的人不一会儿就走的无影无踪。

    潇湘书院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