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杀人

    可是我们真的能够走出去吗?我很是怀疑,我们的人是全部都下来了,但是日本人和美国人呢?他们会不会在上面留有人手,毕竟这里是中国。(看啦又看小说)

    还有就是我们真的能够走出这里吗?这一切得一切都变得未知,而人在面对未知得时候,往往是心中得不安也是最大的。

    紧接着就听到“咕咚”一声,我忙回过身,就看到老钟整个人都趴在地上,然后地面上的,地砖就塌陷了下去,老钟的下半身就掉了下去,而一直被他背着的达本也发出了一声闷哼,斜斜的躺在了一边,而温顾则是过去拉老钟,可是试了几下都没能将老钟拉出来。

    这时本来还在一旁等着看热闹的小佳,似乎也意识到了不对,于是也跑过去拉老钟,可是老钟依旧是纹丝未动,然后就听见老钟在那里喊道:“下面有东西在拉我。”然后就看到老钟像是疯了一般的向上爬着,可是他还是纹丝未动。

    而这时的我也终于是看清楚了,一直在抓着老钟脚踝的东西,那是一双泛着绿色的人手,那双手死死的抓住了老钟的脚踝,于是我赶紧一跨步过去帮忙拉老钟。

    我能够感觉到地下的那个东西力气很大,我们费了好的力气终于将老钟拉了上来,就在老钟上来之后,我们都听到了那个地洞下面居然传出了一声嘶吼,那嘶吼就好比深山之中的野兽,即将暴怒一般。

    小佳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也不知道她到底是累得,还是被吓得。温顾向着那个地洞走过去,我拉住了他,然后并没有说话,而是冲着他摇了摇头,在看了看石道的深处,意思是我们还是赶紧离开。

    于是温顾很快会意,向着达本走了过去,而这时的小佳像是才反应过来一般,颤抖的说道:“那里面的是什么东西啊?”

    老钟说道:“我也不知道。”老钟可能是刚才脚踝受了伤的原因,也可能是刚才吓得脱力了,所以依旧趴在地上,他和小佳似乎都没有起来的打算。

    就在小佳发出声音之后,我当时心中便咯噔了一下,心下到不好,于是对着小佳说道:“快走,赶紧起来。”

    可是我话还没有说完,就看见地上的洞里,跳出一个浑身绿油油的人,而这个人身材眍?着,他的身上还长出许多的绿毛,就连身上的衣服都被这种绿色给侵染了,不但如此有些绿毛甚至还支出了衣服,在加上衣服的破洞,让人看着很是别扭。而这人的身上的绿色似乎是一种粘液,而且他的嘴角还在流淌一股泛着恶臭的绿色的口水让人按着甚是恶心!

    我不免在心中腹诽到:这还是一个人吗?说他是一个人,还不如说他是一个猩猩,可是如果是一个猩猩,他又怎么会还穿着衣服呢?等等衣服,他的这身衣服怎么感觉这么的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

    而这时原本打算去扶起达本的温顾,看到了来人,便说道:“沈星河?星河是我!”

    而那个别叫做沈星河的人,似乎并没有听见温顾在叫他,只是几下就蹿到了老钟的脚边,老钟似乎是没有反应过来,于是只是向前爬去,还一边趴着一边喊道:“沈星河,你这是怎么了?你怎么会变成这样?”

    小佳本来一直坐在老钟的上方的,可是当老钟开始向前爬的时候,许是碰到了小佳,于是小佳站起身就向着前方的石道内跑去,不多时就已经看不到身影了。

    而我也顾不得那么多,打算越过沈星河去追小佳,可是我手却被一旁的温顾抓住了,我能感觉到他抓着我的手很紧,甚至还有一丝丝的颤抖,他在紧张!

    我转过头去看着温顾,由于刚才发生的变故,手电筒已经被扔到了一旁的地上,手电的灯光打在温顾的脸上,这时他的脸让人看着甚至恐怖,狰狞。

    而这时被叫做沈星河的人,似乎根本听不见老钟和温顾在和他说话一般,只是一手就将刚爬出去没有多远的老钟拉了回来。

    温顾看到这里,几步便冲过去,然后一拳打在了沈星河的脸上,然后看到温顾和他厮打在了一起,不过沈星河的力气似乎更大一些,所以温顾很快就被沈星河骑在了身下,然后就看到那怪物向着温顾的脖子咬了过去。

    这时老钟似乎是反应过来了一般,扔给我一把匕首,说道:“用这个刺他的脑袋。”

    我捡起匕首,然后cia发现自己的手已经抖得不行了,双手握着刀,站在那里一直在抖,刚开始只是手在抖,现在已经变成浑身都在抖了,我的心里开始在做着剧烈的挣扎:我到底要不要杀了他,他可是一个人啊?还是一个他们都认识的人,我能杀人吗?我可以杀人吗?不行,我是血佛的,佛祖说做人要慈悲,我怎么可以杀人呢?我不可以的杀人的!于是就将匕首又一次的仍在了地上,然后嘴中还在念叨着:“我不能杀人,我不可杀人。不可以…。”

    老钟已经是在嘶吼的说道:“你在不杀了他,我们都得死在这里。”我只是看着地上的匕首,依旧没有反应。

    老钟已经安奈不住了,然后向着匕首爬过去,说道:“你快点啊,他要是不死,我们都得死。”

    而这时的沈星河的正躺在地上,与骑在自己身上的沈星河僵持着,眼看着那个沈星河的嘴就要咬到温顾的脖子了。

    我飞快的鄂捡起地上的匕首,然后向着那个沈星河的脑袋刺了下去,只听噗呲一声,我的匕首很是精准的刺入了沈星河的脑袋上的太阳穴里,然后就看到一股绿色的粘液溅了我一身。而沈星河整个人都趴在了温顾的身上。

    就在我将匕首刺入沈星河脑袋的那一刻,石道的前方传出了一个声音,说道:“不要。”声音很大,不停的回荡在小小的石道之中。

    然后看到温顾推开了沈星河的尸体,目光呆滞的坐了起来,而我整个人都傻掉了,嘴中不停的在说着:“不是你死就是我死,所以我选择你死。”

    这时我感觉到我冰冷的身体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之中,那人将我紧紧的拥入怀中,耳边传来一个轻柔的声音说道:“没事了,都过去了,都过去了。”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