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百五十四章 永远的黑骑士

    君坦士丁城堡外围,三日后的夜晚

    炽焰女爵和凯斯跟随着大军并排的走出了城池,肩头扛着一把锄头。(看啦又看手机版m.goalkeeping-museum.com)

    一日前,气势汹汹的兽族大军在久攻不下君坦士丁城堡后,选择了暂时性的退兵。驻扎在城中的高层打算派遣小部分士兵出去,处理掉堆积在城角处的尸体,简单的处理一下尸横遍野的战场。

    风一吹,他们城内的守军都可以闻到尸臭。

    炽焰女爵和凯斯并排的走入了黑暗之中,偷偷的溜了出去。

    他们望着远处的长风垓方向,久久的没有说话,五百多年过去了,龙族在战局上已经占据了如此巨大的优势,似乎已经不在需要他们黑骑士了。

    “凯斯,龙皇大人真的遗忘我们了嘛?”炽焰女爵喃喃了一声,“还有一月左右的时间了,届时我们会重返漩涡岛。”

    “女爵大人,我们必须去找寻月卫联系龙皇,这可是麟牙大人对我们两人的交待。”站在她身侧的凯斯蹙着眉头,遥遥的盯着远处。

    他们更随着威尔逊从北迂回到战场正面整整花了一个月,又在君坦士丁城堡中消耗了接近一月,留给他们的时间不多了。

    “你说风轻若,那个星矢战士在哪?也许他已经彻底自由了吧?”赤焰女爵没去理会凯斯的话,而是继续自言自语的说道。

    凯斯扭头看向炽焰女爵,他有些不明白为什么对方会忽然说出这样的话,作为一个黑骑士,不该在黑暗中迷失了方向,星辰会指引他们前进的方向。

    “他是叛徒,背弃了了自己信仰的家伙。女爵大人,你垓关心的是如何联系月卫,我们需要重新回到龙皇大人身边。”凯斯沉着声说道。

    炽焰女爵看向了他,缓缓地张开嘴,“凯斯,我们一旦离开,那么就不能轻易的回来了。会将失去踪迹的士兵当作死者对待,你应该明白。”

    凯斯沉默了下来,他们二人的确不能同时离开君坦士丁城堡,麟牙四人还在漩涡岛等待着他们二人送回消息。

    他们两人陷入了沉默之中,不知该谁留在君坦士丁城堡中。

    一旦选择了留下,那么将会带着消息回到漩涡岛,而选择出去找寻月卫的人无需再回漩涡岛。

    “女爵大人,你去联系月卫吧,我会带着消息重回漩涡岛。”凯斯郑重的说道。

    炽焰女爵看着身侧的凯斯,慢慢的露出了惆怅的笑容,指着黑魆魆的前方,小声的问道,“凯斯,你不想去外面看看嘛?”

    凯斯先是一愣,紧接着使劲的晃了晃头,坚定的说道,“黑骑士凯斯洛克忠于龙皇殿下!”

    --咯咯

    炽焰女爵清脆的笑出了声音,看着眼前这位同自己一起在潮湿的地下城池生活了五百多年的战友,她蓦然的觉得心头一暖,轻轻的回应着凯斯的忠诚,“忠于龙皇殿下”

    两人四目相对,片刻后,炽焰女爵扭头望向远处,低声说道,“凯斯,你去找寻月卫吧,如果你成功了,我会带着消息重返漩涡岛。”

    凯斯一愣,他很清楚眼前的这位女爵大人渴望着自由,相对于禁锢着他们五百多年漩涡岛,很明显去外面的世界是更好的选择。

    可如今炽焰女爵却把这个机会让给了他,凯斯十分的想不懂。

    “女爵大人这”

    “凯斯,抓紧时间走吧。”炽焰女爵轻轻喃喃了一句,拍了拍凯斯的肩膀,“漩涡岛的局势错综复杂,我觉得自己留下比较合适。”

    凯斯沉默了下去,正如炽焰女爵所说,整个漩涡岛的局势十分复杂,他们从漩涡岛出来之时,桑昆已死,那昔日的月卫眠火更是在漩涡小岛之上。

    面对着复杂的局势,眼前的炽焰女爵的确比他更合适,对方更深谙谋划之道。

    “女爵大人,那我”

    “去吧,凯斯,带着我们黑骑士的忠诚去见龙皇殿下。”炽焰女爵点了点头,打断了对方欲言又止的话,她不喜欢告别,死去的战友太多了,告别是一件特别痛苦的事情。

    凯斯在沉默了片刻后,他向炽焰女爵庄重的行了礼,扛着巨大的猩红之镰慢慢走向长风垓南侧,踏入无尽的黑暗之中。

    炽焰女爵看着凯斯的背影,眼神一点点的黯淡下去。

    “比尔,那个人是谁?”

    当她神情黯淡之时,她的背后忽然响起了马克的吼声。她慢慢的转过身,摇了摇头,爽朗的回话道,“马克,哪里有人?你是不是看走眼了?”

    “噢,不会的,我刚才分明看见了有一个人站在你身侧,他往前方走了。你该叫住他,那些地方不允许去。”马克背负着巨大的盾牌,晃了晃头,他刚才看见了凯斯的背影。

    他本是在掩埋尸体,可中途发现比尔不见了,他找了半天,才在这荒僻的地方找到对方。

    “比尔,你不该来这个地方,快回去吧。”马克向炽焰女爵跑了过去,伸长了脖子看向前方黑暗处,叮嘱炽焰女爵说道,“比尔,你在这儿等等,我去把他找回来,我看见他了。”

    炽焰女爵看着同他擦肩而过,走向黑暗之中的马克,她眉毛一拧,从袖口之中露出了一寸寒锋,猛地追着向前。

    “马克,你看花眼了,这儿真的只有我一人”

    “不,我还看见了一个扛着巨大血镰的男子,真是怪异呀”马克使劲的摇了摇头,坚定的回答。

    炽焰女爵追了上去,拽住了马克的手,沉着声警告道,“马克,你最好不要向前了。”

    马克一愣,紧接着笑了起来,“比尔,你怎么了你这个眼神吓坏我了。”

    他边说着边掰开了炽焰女爵的手,往前继续大步踏去。

    炽焰女爵无奈的晃了晃头,迅速的跟上,手中的匕首用力的向马克脖子一捅,鲜血转眼间迸射而出。

    马克还没有回过神来,炽焰女爵就是握着匕首狠狠的一切。

    马克倒了下去,向炽焰女爵伸出了一只手,咽喉里发出了似泉水干涸的嗓音,他不明白‘比尔’为什么会忽然的向自己下手,他们俩个是亲密无间的兄弟和战友。

    炽焰女爵低头看着马克的石头,目光从那块巨盾上移开,缓缓地折返回城池之中。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