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千零七十一章 燃烧的淮河(三)

    艨艟、赤马舟都是小船,所不同的是艨艟战船加蒙了牛皮,船头尖锐,装有冲角,无帆有舵,双排座,靠人力划桨前进,速度奇快无比,而赤马舟的船身比艨艟小了不少,单排座,无舵,完全靠水手的划桨频率以及角度来调整方向,速度上比之艨艟要稍稍慢了些,不过胜在灵活,往往都是用来穿插分割敌舰队之用,在这两种战船的装备上,大燕水师与江东水师并无丝毫的区别,双方将士也都是水上老手,冲刺的速度自是相差无几,很快,两支小舰队便已接近到了不足四十步的距离上。(m.goalkeeping-museum.com手机阅读)

    “放箭!”

    这一见江东水师已然进入了己方的弩箭射程范围之内,林淼自是不会有丝毫的客气可言,第一时间便下达了攻击之将令。

    “嗖、嗖、嗖……”

    大燕水师原本是不曾装备连环弩的,可丁屯麾下的弓骑却是不缺此物,为了今日一战,昨夜丁屯可是可以从麾下的弓骑处专门调拨了一批连环弩筒支援大燕水师,林淼手下的弓箭手们基本上是人手一支,值此林淼一声令下之际,只见两百余大燕军水手几乎同时端起了连环弩筒,瞄着对面高速冲来的江东水师便是一通乱射。

    “可恶,快,靠上去,杀光贼子!”

    连环弩筒尽管有着种种的缺陷,可就覆盖面来说,却是强得惊人,只这么一拨弩箭过去,当即便有百余名江东水师将士哀嚎着倒在了血泊之中,就连朱恒也险些被乱箭射杀,好在他反应快,及时趴在了前甲板上,这才躲过了一劫,只是待得抬起了头来,回首一看,立马便发现己方原本严谨的冲锋阵型赫然已乱作了一团,顿时为之暴怒不已,一跃而起之余,气急败坏地便狂吼了起来。

    “加速,冲上去!”

    这一见江东军的冲锋阵型已乱,林淼顿时便兴奋了起来,紧着也下达了高速突击之将令,旋即便听号角声暴然狂响不已中,大燕水师的掩护舰队就此开始了最疯狂的加速冲锋。

    “哇呀呀……”

    朱恒在江东军中向有着“疯虎”之名声,说的便是此獠一旦遇战,往往会疯狂得吓人,这不,就在两艘首舰对冲到了只有一丈之距时,朱恒突然怪叫了一声,猛然一个下蹲,再用力一起,脚下猛踩了下甲板,竟是如飞人般蹿起,急速地跃向了林淼所在的战船,人在空中,手臂便是一阵狂抡,瞬息间便舞出了无数的刀光,整个人有若刺猬一般向林淼扑杀了过去。

    “狗贼,找死!”

    林淼万万没想到朱恒身为江东军先锋大将,居然如此狂妄地单身跳帮而来,一时间不禁有些发愣,待得警醒了过来之际,朱恒赫然已将落上自家船头了,面对着朱恒舞出的无数之刀光,林淼已然来不及躲闪了,气急之下,也只能是怒吼了一声,抡臂便也舞出了无数的刀花,不避不让地迎向了朱恒的杀招。

    “铛、铛铛……”

    林淼本想以硬碰硬,从而将朱恒震退,让其跌落河中,这等想法无疑很美,可惜他明显低估了朱恒的力量,哪怕此獠人在空中无法借力,可其力量之大,依旧不是林淼所能抗衡得了的,这不,两人这么一阵硬碰下来,仅仅只接了朱恒二十来刀,林淼便已力不能支了,竟是被震得向后踉跄倒退不已。

    “杀!”

    朱恒得势自是不饶人,只见其重重地一点甲板,人已再度跃起,不等林淼站稳脚跟,便已急速向林淼扑杀了过去,刀随身走,快逾闪电般地直取林淼的脖颈之间。

    “啪嗒!”

    林淼的武艺虽不如朱恒,可也不是庸手,这一见朱恒的刀势奇快无比,哪敢再硬接,慌乱间腰腹猛地一挺,整个人瞬间便是一个急速下沉,后背砸在地上之际,紧着便是一个侧滚,就此躲开了朱恒的追杀。

    “一起上,杀了他!”

    自知武艺不及朱恒的情况下,林淼自是不敢再上前跟朱恒单打独斗了,脚跟都尚未站稳呢,便已是厉声断喝了一嗓子,直到此时,被惊呆了的船上水手们这才猛醒了过来,齐齐抽刀在手,疯狂地便向朱恒扑了过去。

    “都给老子去死!”

    连着两招都没能将林淼斩于刀下,朱恒的疯狂劲顿时便大爆发了,只见其双眼瞬间便充血变得通红,面庞扭曲得有若恶魔一般狰狞,嘶声狂吼间,手中一柄大刀舞动成轮,一息间也不知挥出了多少刀,几名率先冲上前来的大燕军水手顷刻间便被其斩成了几截,血水与内脏的碎片四下飞溅,糊得朱恒一身都是,那浑身浴血的样子看上去活脱脱就是一只地狱恶魔。

    “扑通、扑通……”

    面对着朱恒这等疯狂杀神,后续冲来的几名大燕军水手顿时便被吓坏了,哪敢再上前厮杀,竟是不管不顾地便跳进了河中。

    “狗贼,受死!”

    林淼好歹也算是打过不少水战之人了,可还真就不曾见过似朱恒这等疯子般的人物,不由地便是一慌,心下里也自升起了赶紧跳水逃生之念头,奈何他身为分舰队主将,若是就这么逃了,军法可不会跟他讲人情,与其到时候被斩,倒不如狠下心来跟朱恒决一死战,有鉴于此,林淼不单不逃,反倒是大吼着挥刀再度冲上了前去,这就打算跟朱恒玩命了。

    “蝼蚁,敢尔!”

    这一见林淼这个手下败将不退反进,朱恒顿时便怒了,大吼了一嗓子,挥刀便是一通子狂劈乱砍,直杀得林淼节节败退不已,哪怕后续又有三名大燕水手冲上前来协同作战,依旧难以抵抗朱恒的狂猛攻杀之势。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林淼被动万分之际,两支相向对冲的舰队也已狂猛地迎面撞上了,彼此间的兵力虽相差无几,可卜一交手,大燕水师一方便已落在了下风,若不是早前曾用连环弩偷袭了江东水师一回的话,只怕没几下便会被江东水师彻底冲垮了去,饶是如此,大燕水师将士们也依旧咬牙死顶着,以为己方的主力战舰之调整争取到最为宝贵的时间……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