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六百六十四章 不一样的历史人物

    王馆长点头道:“恩,这些都是乾隆亲笔写的诗句,所以才能在这里收藏。(www.goalkeeping-museum.com)话说乾隆25岁登基,在位六十年,禅位后又当了三年零四个月的太上皇,这是华夏历史上在位时间第二长,而年寿最高的皇帝。同时,他还保持着一项第一,那就是华夏历史上写诗最多的一位皇帝,哦不,应该说是写诗最多的那个人,他一辈子写了四万三千多首诗,比《全唐诗》所有的诗人加起来都多。”

    “不过你也看到了,这乾隆作诗的天赋么。。。。。。就有点那个了。乾隆诗歌产量堪称史上之最,却没有一首进入华夏古代诗歌的任何选本,几乎没有一首像样的诗歌流传。唯一一首让大家知道的《咏雪》还是因为电视剧的缘故,哦,就是那首‘一片两片三四片,五片六片七八片那首’!而且这首诗到底是不是乾隆作品还另说,还有一说是这首诗最早是明朝徐文长所做。比乾隆早了二百年呢。”王馆长说道。

    萧鹏点点头:“我说么,这乾隆书法倒也不错可为什么你们不拿出去展览。这诗句内容也忒丢份了,让人看了丢人啊!额,这些是什么?”萧鹏好奇指着旁边的一摞类似于书本的东西问道。

    “哦,那都是当年的奏折。”王馆长解释道。

    萧鹏笑着拿起一本来:“这倒可以看看古人的书法水平了。哇偶,这字倒真不错。”萧鹏随手打开一本奏折看到。

    王馆长凑近一瞧:“那是太子太保兼太子太傅吴六奇的奏折,吴六奇幼读诗书,广涉经史,书法水平自然不错的。”

    萧鹏一听:“吴六奇?大力将军?”

    王馆长一愣:“哦,萧老板听说过吴六奇?”

    陆雅插嘴道:“不就是《聊斋志异》里面的大力将军么?”

    萧鹏则道:“不就是《鹿鼎记》中的天地会洪顺堂红旗香主,雪中奇丐么?那可是个宇内奇男子,天地会骨干,地位仅次于陈近南,而且还是清朝大力将军,身在曹营心在汉的反清义士!”

    王馆长苦笑着摇摇头:“电视剧和历史可真不一样,真实历史中的吴六奇跟反清义士可扯不上半毛钱关系。而且用现在人的观点看,那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汉奸。”

    “啊咧?”萧鹏和陆雅都听了王馆长的话,都愣住了。

    王馆长解释道:“在没有投降清朝之前,吴六奇是被永历皇帝封的总兵,后来清兵南下,吴六奇率部投降,开始在潮汕等地区实行禁海策,‘片帆不得下海’,大肆屠戮潮汕海民,死难者数万不止,这让清朝顺治皇帝非常赏识他,死后他被朝廷赠与太子太傅的称号,他活着的时候,一直在抵御郑成功,并且举荐降将施琅大败郑成功,从而收复宝岛。而他自己并没有任何反清复明的行为,也没有参加过天地会。”

    得,又一个被电视误导的形象。

    萧鹏皱眉道:“不是我国是从明朝开始一直都禁海么?怎么吴六奇却再次施行禁海策?”

    王馆长笑道:“谁让历史都是掌握在国家政权手中呢?其实说起来,明朝海上丝绸之路,是咱们华夏古代最繁荣的时期。怎么说呢?明朝确实海禁过,而且是在朱元璋时期进行的。朱元璋建国初期,对手的余党海上活动频繁,海盗、走私相当严重,所以朱元璋下令开始逐步海禁,后来倭寇活动猖獗,明朝被迫全面海禁,但是后来随着倭寇被消灭,明朝逐步放开了海禁,到了公元5年时,明朝的海上贸易就已经非常鼎盛了。可以说是古海上丝绸之路最繁华的时期。所以清朝把海禁的责任推给明朝,这本身就是个巨大的阴谋,真正的罪魁祸首,是清朝,清朝完完全全的封闭国门,致使华夏远远被发展迅速的世界抛弃。”

    萧鹏听后吐槽道:“感情是自己做了坏事,把屎盆子扣别人头上,不过谁让他们是老大呢,自然怎么说怎么是了。”

    王馆长道:“其实这样的例子很多呢,古时候很多帝王上台后,首先要做的就是洗涮自己的黑历史,比如说当年唐朝第一个太子李建成,可以说是最悲剧的太子,在很多历史记录和评书中,常常把李建成、李元吉写成‘奸王’,处心积虑要谋害李世民。而不少反映唐代的电视剧中,都有一种极力赞扬李自成而贬低李建成的倾向,李建成在许多人心中就是一个纵情声色、残忍无道的庸才。”

    陆雅听后问道:“难道这不对么?好多电视书籍都是这么记载的。”

    王馆长摇摇头:“宋朝司马光就曾为李建成正名‘隐太子有泰伯之贤’,现代历史学家黄永年则认为,从太原起兵到唐高祖进入长安称帝建唐,李建成的功业并不亚于李世民甚至远超于李世民。那个时期,在政事上,李渊基本上都是让李建成来处理,而当时政事平稳,就说明了李建成的能力,至于军事上,那就跟不用说了,李建成多次率军打退突厥的入侵,次数比李世民多多了,而且擒斩了与突厥勾结的刘黑闼,平定了山东。而李世民之前,就没搞定刘黑闼。但是玄武门之变后,李世民登上了宝座,毕竟是靠杀兄弟上的位,传出去怎么也不好听,于是各种编故事,建成元吉也就成了现在这形象了。当然,这还是要说李世民执政力强,把国家搞得声声有色,所以史官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如果李世民是个昏君试试?那李建成的形象肯定不是现在这样了。”

    萧鹏听后叹口气,王馆长不解:“萧老板为何叹气?”

    萧鹏道:“心情不太好,今天有点毁三观,一个吴六奇,从反清复明的英雄变成了汉奸,一个李建成,从声色犬马的废物变成了斗争失败的牺牲品。这让人怎么能突然接受呢?唉。。。。。。”

    跟萧鹏一样心情不好的还有孙老,此刻的他正在陆老面前骂街呢:“你看看那个臭小子!整个一个狗脾气!尊老爱幼他都不懂么?他就这么怼我,眼里还有没有我?”

    陆老苦笑着摇了摇头:“其实这事我倒要站在萧鹏那边来说了,你这好像有点为老不尊了吧?”

    “你说什么?”孙老眼睛瞪得老大看着陆老:“今天你不给我个合理解释,我还真跟你不算完!”

    陆老笑道:“我说你这老小子这次是怎么了?这么简单的账都不会算了?你这次可真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这话怎么说?”孙老明显给萧鹏气得不轻。

    陆老道:“萧鹏肯把这些沉船遗址拿出来,本身自己就吃了大亏了,他完全可以自己去捞,卖掉之后缴纳税金就行了,那样他赚的更多。或者他东西都自己留着,就跟他自己说的,用来当食堂里的饭具,如果真跟‘黑石号’那个规模,六七万的瓷器,他别说当食堂用品了,他天天砸碎了听响玩都不心疼,反正他又不差钱。这样还不用缴税,国家一分钱都拿不到。结果你倒好,他都要把船拿出来了,你还要他往外再掏钱,换做谁谁心里也不舒坦不是?”

    听了陆老的话,孙老倒也冷静了下来,在一旁皱眉思考着。

    陆老看他已经冷静了,继续说道:“这些东西在南海,可是让我们去捞,又没有那么多时间精力技术能力寻找到沉船------毕竟那需要很长的时间。而现在萧鹏给我们找到了,这其实才是解决了我们所要面对的最大的难题。现在问题是,我们不捞很有可能让别的国家捞去,而我们想捞,又不知道去哪里捞,老伙计,咱先不说萧鹏到底能不能把这船捞上来。如果他没有这个能力打捞,那他不去捞,只能便宜了别的国家,咱们国家只能在一旁看着;而如果他有能力打捞的话,自己把沉船打捞上来,如果卖掉还好,国家还能收些税,如果他不卖呢?国家一分钱也捞不着。你说你是不是丢了西瓜捡芝麻?”

    孙老叹口气:“这些我怎么能不知道呢?可是谁想到这小子说翻脸就翻脸,整个一个属猴子屁股的!好歹我这么大岁数了,好好商量着谈不行么?直接噼里啪啦就冲我开火了。换谁谁能受得了?”

    陆老突然笑了起来:“老孙,上次这小子惹了我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么说的,如果我没记错,你说他这个年纪,年轻气盛就也很正常么。”

    孙老一听,愣了半晌,突然也笑了起来:“老伙计,感情咱俩一起就是他惹到你我来劝你,惹到我你来劝我啊。”

    陆老拍了拍孙老的肩膀:“老孙,其实我也能理解你,这小子确实有点邪,不一定什么时候就能整出点事来,让人觉得难以掌控,不过我现在已经想明白了,何必掌控他呢?由着他去吧,这小子虽说毛病多,但是有一点好处,他心里有国家,就冲这点就不用担心他会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当然了,前提是咱们别去给他压力了,就由着他折腾吧。”

    孙老还想说什么,可是想了半晌,叹了口气:“唉。。。。。。现在这事怎么解决呢?”

    陆老孙老对视一眼,一起叹气:“唉。。。。。。”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