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五百零四章 你这孙子怎么当的?

    ps:感谢书友sidmaer、pp_peggy、流浪到淡水、aria_百度、书友53746957、冬阳和煦、淡紫色的貓、grandpe、书友53434040、书友2*27520、137509的月票打赏。(看啦又看手机版m.goalkeeping-museum.com)sidmaer,感谢你的支持,今天我为你加一更!

    “陆老,孙老,你别说猛子说话难听,确实是这么回事,我们都是平头百姓,可是换回国宝、运回短吻鳄、打捞金子做的鱼,也算是为了国家尽了全力了!可是我们得到了什么?就这么一把琴还是借给我玩的。千万别说什么千里岩设为军管区,还不是说回收就要回收?我去太平洋买个岛,周围十二海里都是我的!还没有这么多糟心事。那咱这样吧,大圣遗音我还给你们,我拿回我的几件国宝,就当咱扯平了行吧。”萧鹏故意不提药浴的事情,他也知道,二老最关注的事情也就是这药浴了。

    二老看着萧鹏一唱一和,对视一眼,都露出了苦笑。来的时候两人就想到会是这么一个结果。陆老对孙老使了个眼色,孙老干咳一声:“那个,小萧,我们来这里就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的。咱们冷静下来好好谈谈行不?”

    “孙老,如果这事发生在你身上,你能冷静下来么?”萧鹏喝了一口茶。

    孙老也注意到这个细节了,从他们来之后,萧鹏一直叫自己孙老,而不是孙爷爷,这是憋着一肚子怨气呢。萧鹏说的也没错,如果这事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自己肯定也冷静不下来。

    孙老叹口气,解释道:“小子,我们不否认,我们确实有人在跟着你,但是我们那只是为了你的个人安全。不能干涉你的生活不是?所以我们只能远远观望,就拿这件事情来说吧。从你回来,我们只是知道你在策划你的生日聚会,却不知道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们知道这事,还是接到的琴岛市府送上来的回收千里岩的报告。”

    陆老也说话了:“萧鹏,你小子是给人挖坑呢,不然你怎么知道要回收千里岩的?你也明知千里岩是你的私人财产,怎么能回收呢?你不就是想看我们的态度么?”

    陆老刚一说完,孙老就急忙戳戳他。果然,萧鹏道:“是么?私人财产不能回收?陆老,你说出这话你自己相信?在国家利益面前,一切私人事宜都要靠边站不是么?”

    孙老笑道:“行了小子,老陆他不是这个意思。动谁也不能动千里岩不是?这里可是有和国家合作项目的存在。”

    “孙老,你的意思是如果没有和国家合作项目的话,千里岩就可以随便动了?”萧鹏撇撇嘴:“孙老,我都不明白怎么了,琴岛市这几届领导班子都是空降来的,几乎每个都出事,但是几乎都能全身而退,这里到底是多硬的关系网才能这样?”

    “呃。。。。。。”孙老也不知道怎么说了,脸色变化了一会儿,孙老说道:“小子,咱也别绕圈子了,你就说吧,这个事情怎么解决你才能出气?你怎么说咱就怎么办,这样行了吧?”

    “是吗?那我让他们死!”萧鹏咬牙道。

    “啊?”孙老和陆老都吓了一跳。

    萧鹏看着二老的表情,自己微微一笑:“那么紧张干什么?我这是吓唬吓唬你们。”

    二老你看我我看你,从刚才萧鹏的表情看,那可真不像开玩笑,这是有多大的怨念啊!

    “你们说解决这个事情?我的两个生意就这么被关门了,这里面我损失多少钱?”萧鹏道。

    “那只是暂时的,随时可以解封不是?”陆老道。

    萧鹏摇了摇手指头:“直接经济损失我先不说,我的企业形象呢?这里面的无形损失是多少?我的商户的流失、客户的流失,对我声誉的影响,您真是身居高位,不了解百姓疾苦。”

    陆老还想说什么,孙老直接给他使了个眼色:“这样吧,小萧,咱也别绕圈子了,你到底说想要多少钱吧。”

    “钱?”萧鹏笑了:“孙老爷子,你认识我不是一天两天了,我是在乎钱的人么?如果我在乎钱,你就说国家现在应该给我多少钱吧。”

    这倒真把陆老和孙老给问住了,运短吻鳄的事情先不说,那几件国宝也不说,光那艘金子做的鱼,萧鹏如果跟国家要个五十亿美金,国家给不给?

    答案还真有可能给,虽然那是艘沉船,又是艘几十年前的老潜艇,但是时至今日,里面的技术那都是跨时代的!

    而对华夏军工而言,什么是最珍贵的?技术!

    萧鹏如果真看重钱,现在的身价早就不知道多少了,还开个屁渔场?四处赌石打捞沉船,就够萧鹏发家致富了。

    “两位老爷子,别的话我不说,我重申一下我的生活态度,我想做的事情谁也拦不住,我不想做的事情,谁也干涉不了!不是我的我不贪,但是是我的谁也不能动!你们能不能告诉我,那个单尚涛到底是什么背景?这么牛逼?”

    孙老叹口气:“萧鹏,我也不瞒你了,那小子算是老崔的老部下。这事情老崔根本不知情。”

    “那个姓郑的呢?和单尚涛一起,应该没那么简单吧?”萧鹏问道。

    “那是老崔的小女婿,老崔这个事情也不知情,都是他们自己瞎搞的,老崔这次没过来,就是在处理这个事情呢。”孙老道。

    “别着急处理啊!”萧鹏一听倒着急了:“我还有两天过生日!等我过完生日在处理,我那时候有时间了可以好好和他们玩玩了!这次我豁出去了,大不了我走行吧!反正有钱走遍天下不是?”

    “行了小子,别说气话了,你要想走早走了。”老孙一针见血“老崔压根不知道这事,你就放过他吧,那个郑泽隆回头肯定不会再从政了。”

    萧鹏撇撇嘴:“大义灭亲啊。”

    “行了,你小子别说风凉话了,不是说你生日后解决么?那等你生日后咱们解决这事行吧?包你满意行了吧?”孙老道。

    萧鹏耸耸肩:“你们位高权重,我们这些小老百姓没有发言权,你们怎么说怎么是呗。”

    “得了吧,你小子,你什么时候觉得我们位高权重过?你过完生日解决对吧?行,就照你说的办,我那房间还在那里吧?”孙老道。

    萧鹏疑问:“孙老,你要干什么?”

    “我们来一趟这里不容易,不吃饱喝足了那不赔本了?你过生日也不邀请我们,我们自己来凑热闹不行?”孙老白了萧鹏一眼。

    萧鹏一听急了:“孙爷爷,陆爷爷,你们是我亲爷爷!你们快别闹了,你们在这里我们还玩个屁啊,你们天天日理万机的,在这里待着真的好么?还有那么多国家大事等着你们呢。”

    孙老对着陆老笑道:“你看这小子,别人巴不得咱们去他们那里待着,这小子倒好,直接把咱们往外轰。”说完看着萧鹏道:“你都叫我们爷爷,我们给孙子过个生日怎么了?放心好了,这次我们来,警卫都没上岛,就是爷爷跑孙子这里呆两天。怎么,这都不行?你这孙子怎么当的?”

    “呃,这话听起来怎么像是骂人呢?”萧鹏挠了挠头,得,也别端着了,二老这次来警卫都不带,那可真是把身架放到最低了,自己也别蹬鼻子上脸了。“好吧,不过这次来的人可能有点多,你们就住我这个院里吧。”

    “那行,正好看看你这小子平时都折腾些什么。”孙老道。“别愣着了,还不赶紧整点好吃的?折腾了一上午,我们俩还都饿着呢。”

    萧鹏听后,嘀嘀咕咕的走了出去:“就说防火防盗防老孙,这话还真没说错,这脸皮是怎么磨练的出来的。”

    “你小子说什么呢?”

    “我说给你们做点好吃的!”

    看着萧鹏走出小院,老陆问老孙道:“你也太惯着这小子了,我还不信,真要收拾他还收拾不了他?”

    孙老笑了:“行了,老陆,我知道你还为了小雅的事情耿耿于怀呢,收拾他?好吧,真要收拾他能收拾,可是为什么收拾他?因为你孙女出国?这不是回来了吗?你还没消气?”

    陆老哼了一声,不说话,孙老却道:“其实我还真是越来越喜欢这小子了,如果华夏都是他这样的人,咱们国家早就国富民强了。”

    “哼,这么大的一个国家,少了他一个还过不下去了?”陆老道。

    孙老拍了拍陆老的肩膀:“行了老伙计,别嘴硬了,你想想,这一年多时间萧鹏做的事,干过什么有损国家的事情?都说家国天下,家排在第一位,可是他真是把国放在第一位,为国家干的那些事咱就不说了,我说一个最小的小事:他的所有税金都是全额纳税,没有任何减税,说出去你敢信?”

    “你在逗我玩!”

    陆老当然不相信!还特么的有人这么傻?这不是跟钱过不去么?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