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百三十八章 萧鹏下套

    孙副主席赶紧赔笑道:“萧鹏妈,你别误会,不是有什么要求的,这事情是我们要道歉,这是我们工作出现了问题。(www.goalkeeping-museum.com)”看着一旁耷拉着脸的萧鹏,孙副主席如果这时候再摆架子,那可真是把两人关系摆上冰点,孙副主席可不想这样,赶紧挑好话说。

    孙副主席对陈爱芬道:“萧鹏妈,是这样的,你看我不是说在你们这里过年么?所以国家派了这些人过来,这是安保条例里规定的,我也是没有办法,你看看能不能让这些人在岛上?我保证他们再也不会打扰你们的正常生活了,这样可以么?”

    萧鹏哼了一声:“想都别想!”

    陈爱芬赶紧把萧鹏推到一边:“没问题没问题,这事好说。在岛上住着行了!”

    萧鹏插话道:“住帐篷去!冻死丫的。”

    陈爱芬白了萧鹏一眼,对孙副主席说道:“可以让他们住宿舍,岛上不缺房间。”

    萧鹏无语了:“妈,你是砸我场子的吧?”

    陈爱芬瞪了萧鹏一眼:“你小子给我闭嘴!这不是给你擦屁股么?你不怕进去,就不考虑考虑我和你爸?”

    萧鹏听了陈爱芬的话,不说话了,说的也是,自己倒无所谓,还有父母不是么?

    孙副主席笑道:“那就感谢萧鹏妈了。哦,对了。还有一个事,你倒是帮我劝劝萧鹏吧。”

    陈爱芬笑道:“孙副主席,你这话说的那么客气干啥?有事你就说,这臭小子敢不答应我抽他!”

    萧鹏在一旁听了嘴巴直抽抽。这真是亲妈,卖儿子的技能满分。

    孙副主席指着躺在地上的史铭:“这个,小史做事是莽撞,可是也是职责所在不是?让萧鹏给他治治吧。这萧鹏下手也太狠了,骨头都扭成这样了,寻常手段肯定治不好了。”

    萧鹏切了一声:“拿枪指着我的头还让我给他治?不会治!”

    陈爱芬也很是不解:“孙副主席,你搞错了吧?这臭小子不知道从哪里弄个方子,能给你治病,这就是巧合了,你说他还会正骨治病?”

    孙副主席却一脸笑嘻嘻的看着萧鹏:“小子,别藏着掖着的了,给我个面子,给他治了吧。你能把他掰成这样,我就不信你没办法治好他!”

    萧鹏还是一脸不高兴,不过孙副主席都这么说了,也不好推脱:“那好!我有个要求,给他治好了让他滚蛋,别再让我看到他!”

    孙副主席点点头:“你不说也要让他走的,小史这办事态度确实需要改正,这件事情上,他是要负责任的。”

    听到孙副主席这么说,萧鹏来到史铭面前。把史铭从地上拖起来就是一顿折腾。史铭叫的声音比萧鹏打断他手脚时喊得更大声。

    没错,萧鹏是故意的,只说给你治好,可没说过治疗过程中不能给你下黑手不是?

    史铭的惨叫声传到众人耳朵里,那叫一个凄惨。

    孙副主席都受不了了:“小子,差不多就行了,你看看你吧史铭折腾的,这动静都渗人了。”

    萧鹏冷哼一声,把史铭扔到地上:“治好了。不过最好别乱动,骨头上的骨裂慢慢养段时间就好了。”

    孙副主席一脸狡猾的看着萧鹏:“你这是尽全力了么?”

    萧鹏无语了:“当然尽全力了。”

    孙副主席不说话,只是一副“我看透你了”的表情,看着萧鹏。

    萧鹏被孙副主席盯得发毛,举起双手:“好了好了,我投降。余哥,你过来。”

    余天放不明白萧鹏叫自己干什么,走了过来“萧老板,什么事?”

    萧鹏指着史铭:“把他带去做药浴吧,用我给你的药材。三小时后爱去哪去哪,跟我没关系了。”

    余天放挠挠头:“他不是还有骨裂没治好么?”

    萧鹏怒道:“去泡上三小时!还不好你来找我!”

    余天放一听,一脸震惊:“萧老板,你给我的药浴那么厉害?”

    萧鹏哼了一声:“废话,你以为我就是为了报复你才让你泡药浴看我吃火锅的?”

    余天放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气的萧鹏想要踹他。

    余天放赶紧把史铭背到自己房间做药浴去了,离着萧鹏还是远点好,谁知道他还会有什么坏主意折腾自己。

    千里岩这才恢复了正常,警卫团的人倒也老实了很多,只负责外围警戒,绝不接近萧鹏等人了。这丫就是个疯子,还是躲远点好。

    萧鹏坐在码头上,拿来一堆鲭鱼,身边围着泰迪,小太郎小次郎,还有豹子:“孩子们,你们受委屈了,多吃点。。。。。。”

    他在码头上躲着也是有原因的。刚才让爸妈憋在屋里骂了三个多小时。骂的萧鹏耳朵都快长茧子了,所以跑到码头上躲清静。

    不过他也理解父母,任何人看到自己儿子拿枪跟人拼命,都会受不了吧。

    有一点他倒是没想到,他以为会是母亲骂自己骂得厉害,没想到陈爱芬在一直抹眼泪,也不说话,倒是父亲萧建军,萧鹏还真从小到大没见过他发这么大的脾气,那架势,恨不得把萧鹏生吞活剥了。

    萧鹏叹口气,想想也对,父母眼里,孩子的飞黄腾达,永远没有孩子的安全重要。

    萧鹏闷闷不乐的坐在码头上喂完泰迪它们,刚起身想要回家去哄哄孩子们,今天他们也吓坏了。

    刚一起身,就看到孙副主席一脸笑容的站在他背后,那笑容,萧鹏看的是毛骨悚然。

    “孙爷爷,你有话就说,笑的这么吓人干什么?”萧鹏往后跳了一步,保持安全距离再说。

    孙副主席嘿嘿一笑:“你小子倒真是深藏不露啊,老实交代,你平时给余天放做的药浴,跟同我使用的药浴材料不一样吧?那里面的药材到底是干什么的?”

    萧鹏一听,脸上没什么反应,心里却乐开了花:来了来了,这次终于该我给你下套了!不怕你问,就怕你不问!

    萧鹏语气平淡:“不过是强身健体之效呗,对骨骼康复效果更好一些而已。”

    “那药效也太好了吧?小余天天泡着倒没有感觉,只是觉得身体更强壮一些而已。这史铭,刚才还浑身都疼,泡完药浴后直接活蹦乱跳了。这药也太神了吧?”孙副主席的样子根本没有了往日的稳重,一脸惊奇的样子,倒像是孩子一般。

    萧鹏耸耸肩:“现在药材品质太差,也只能这样了,这药浴对治疗骨伤以及提升身体素质还是很不错的。怎么说呢,差不多能提高正常人百分之十身体素质吧。”

    孙副主席听后双眼一亮:“这药材成本高么?”

    萧鹏叹口气道:“说高也高,说低也低。”

    孙副主席不解道:“此话怎讲?”

    萧鹏依然一副不开心的样子:“这种药材里,别的材料都好说,只是有一味药材太难寻找了。”

    孙副主席追问:“什么药材这么不好找?咱们泱泱大国,还能找不出一种药材?”

    萧鹏一撇嘴:“麝香。”

    孙副主席奇道:“麝香虽说价格不便宜,但是也不是难寻之物啊。”

    萧鹏收拾好东西,迈步向家走去,孙副主席急忙跟上,心里气得不行:这小子,还真一点都不把自己当领导看是吧?

    想到这心里又笑了,可能这就是自己最欣赏萧鹏的一点吧。不卑不亢,拿着自己当普通人看待。话说回来,就算是普通人你也起码要知道尊老爱幼吧?

    余天放跟在两人身后,偷偷发笑。这感情是一对冤家。

    萧鹏把东西收拾好后,回到房间泡了一壶茶,舒舒服服的坐在躺椅上,这才回答孙副主席的话:“孙爷爷啊,你以为什么麝香都可以用么?必须是野生喜马拉雅麝,大量食用川红花之后排出的麝香才行!而且这川红花,必须要在蜀西之地的才行!”

    孙副主席一听,微微皱眉:“还有这么多讲究?你不是逗我吧?”

    “我逗你干什么?不然我能说这味药材不好找呢?要不是余哥是你警卫员,你觉得我舍得给他用这药浴?我就那么点原材料,这可是洗一次少一次!余哥,今后你可没这待遇了。”

    余天放在一旁一脸感激之色,自从使用这药浴来,他确实发现自己身体素质提高了很多。余天放也三十多岁了,身体技能开始走下坡路了,没想到在这千里岩竟然有这样的机缘,提高了身体素质,这可真是意外之喜了。

    萧鹏这小子虽说脾气臭点,但是真够意思!余天放心中狂喜,不觉看着萧鹏越来越顺眼了。这么珍贵的药材就这么随随便便给自己用上了!萧鹏果然不差钱,财大气粗!

    那这药材真的如此珍贵么?

    当!然!是!假!的!

    那里面就是一些什么海草粉鱼骨粉蛤蜊皮鲍鱼皮之类的,为了让事情看起来像真的(关键是害怕有人会分析药物成分,毕竟孙爷爷那么大的干部,他敢相信萧鹏,那些御医们也不敢随便放心他,天知道它的药材让人化验过多少次了),萧鹏还特意去中药房买了类似于茯苓、鸡血藤、红花、络石藤之类的舒筋活血的药材在里面掺和了一下。

    真正起到决定性作用的,当然不是这些乱七八糟的药材了。

    萧鹏的巫力,才是真正起决定性的存在。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