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百二十三章 怒怼冯建亭

    老人的话就像是一颗落地惊雷引起了轰动,人群发出了惊叹声,也有质疑声。(看啦又看)

    冯建亭就微微皱眉:“你是谁啊?你以你的人格担保?谁知道你是不是和他是一伙的?”

    老人听到冯建亭的话,倒也不生气,对着周围所有人微微一笑:“看来很多人不认识我,那我就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祁东来,是海瑞温斯顿的设计师及珠宝鉴定师。很高兴认识大家。”

    祁龙来虽说声音不大,但是却让周围的人倒吸一口凉气,尤其是在场的女士,两眼都快冒出星光来。

    在华夏,人们提起珠宝品牌,首先会想起卡地亚,蒂芙尼这些品牌。

    但是在国际上,知名珠宝品牌排行榜上,卡地亚和蒂芙尼却连前三也进不去。蒂芙尼第四,卡地亚第七。

    尽管奢侈品珠宝品牌排行榜上的榜单位置每年都有变化,但是排名第一的,却一直是雷打不动的海瑞温斯顿。

    海瑞温斯顿诞生至今只有一百多年,比起几百年历史的卡地亚等年轻了许多。但是,从伊丽莎白女王,温莎公爵夫人等王室贵族,一直到好莱坞知名影星,都是海瑞温斯顿的忠实拥戴者。一直被称为西方国家上流社会中心奢侈品珠宝品牌no1!

    没想到在这里,竟然会见到海瑞温斯顿的设计师?海瑞温斯顿的珠宝设计师哪个不是时尚圈里的香宝宝?

    “你说你是海瑞温斯顿的设计师?谁能证明?”冯建亭咄咄逼人。

    祁东来没说话,倒是有人替他说话了:“我可以证明,祁东来先生确实是海瑞温顿斯的设计师,这次他来华,正是受我邀请,为我的未婚妻设计新婚珠宝的。”

    众人看向说话之人,纷纷点头道:“万老板说话,我们自然信得过。”

    萧鹏看了看,这人自己倒知道是谁,老牌互联网大佬,华夏互联网事业的开拓者之一,近几年事业有所下降,被新兴互联网企业纷纷超越,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依然被人尊称为华夏互联网教父之一。

    现在的他虽说事业一般,但是仍然经常出现在各式各样的媒体报道里。

    最近关于他的报道,无非是他就要第六次走进婚姻殿堂的事情了。未婚妻是个新人模特,比他小27岁,两人在海边相识,初次见面就一见钟情,在万老板的私人豪华游艇上渡过了难忘的三天两夜之后即将走进婚姻殿堂。。。。。。

    萧鹏为此还吐槽过,他这未婚妻到底是对这万老板一见钟情呢?还是对他的私人豪华游艇一见钟情呢?

    祁东来对着万老板点点头说道:“萧先生的这枚戒指,首先是一枚古董,看风格应该是拜占庭时期的作品,但这并不是这枚戒指最有价值的地方,这枚戒指最为惊艳众人的,是上面的这块红宝石戒面。这块红宝石,颜色为红宝石中最为高贵的鸽血红,整体通透无暇,做工精细,色调纯正,饱和度极高。最关键的是,这红宝石的体积巨大。在国际珠宝拍卖市场上,曾经有一枚叫做日出的红宝石戒指,重2559克拉,成交价就到了三千多万米金,而这一枚红宝石戒指,起码有35克拉,而且宝石质量更是超过日出。再配上她古董的身份,价格过亿米金都不足为奇。我可以这么说,现在全世界珠宝市场上,这样的红宝石戒指,没有第二个可以和之媲美。”

    听了祁东来的介绍,人群里发出了惊呼。

    在场的女士更是看着萧鹏的眼神都变了,就像是饿了几天的恶狼看到了味美可口的小绵羊一般。

    女人对珠宝,总是没有抵抗力的。更何况是这样的天价珠宝。现在他们眼里的萧鹏,和小绵羊是一样一样的。

    对于珠宝,大多数的女人免疫力都是零,对于值钱稀有的珠宝?所有女人的免疫力都是零!

    萧鹏听了祁东来的介绍,对他点点头表示谢意,然后继续对着冯建亭晃动着中指。。。。。。上的戒指。“嘿,那个谁谁谁!你以为所有人都像你这么没见识?”

    冯建亭怒道:“别对我晃着你的破指头!我不叫谁谁谁!我叫冯建亭!”

    “哦。那个请你小点声,我不聋。这是公众场所,请不要大声喧哗,长得倒是人模狗样的,这是什么素质啊?”萧鹏边说边掏耳朵。

    冯建亭这时还想说什么,拍卖主持人却把他拍到的方晴雅的旧礼服送到他的面前。“冯先生,这是您拍得的礼服,感谢您为儿童白血病基金会提供的善心!”

    冯建亭看着要送来的礼服,恨不得直接撕烂了它!自己一千万就买了这么件破衣服?不由的更恨起萧鹏来。

    接过主持人送来的礼服,冯建亭眼珠一转,一计涌上心头。

    冯建亭堆起笑脸,说道:“对慈善事业,我总是不遗余力的贡献自己微弱的力量,不像某些人,带着所谓的价值连城的戒指,也不肯为慈善贡献一点点力量。”说完一指萧鹏:“既然这位萧先生这么有钱,你也捐个一千万呗。”

    萧鹏一听,哦,这是说我呢?

    不过冯建亭倒真没说错,在这场拍卖会上的参与者,人们或多或少都拿出个东西拍卖一下意思意思,而整场拍卖会,萧鹏没拍任何一样物品。

    其实来参加拍卖会的,大多数人都是空手而来空手而去的,冯建亭这就是找茬了。

    这倒让萧鹏有点哭笑不得,这道德绑架一般都是穷人阶级对付富人阶级的手段,一个富二代对自己玩这一手?有点意思。。。。。。

    萧鹏笑道:“不是我不想捐啊,实在是这里的拍品不让我满意啊,我的钱可是我自己辛辛苦苦一分一分挣来的,不像某些人能随随便便就拿出自己爸妈的一千万买件旧衣服。”

    冯建亭听了差点骂街,嘴上却道:“如果这里的拍品不让萧先生满意,萧先生也可以拿出自己的拍品来贡献自己的爱心么。说不定你的拍品价格还有可能超过一千万呢。”

    冯建亭可不相信萧鹏真能把手上的戒指拿出来做拍卖做慈善。那看看萧鹏身上,也不像能拿出个值钱东西的,应该跟别人一样,随便拿出样东西自己在拍回去,冯建亭都想好了,到时候肯定让萧鹏要多出钱!不管你拿出什么东西拍,都让你出高价拍回去,一定要让萧鹏大出血才行。

    萧鹏淡淡一笑:“一千万很多么?我随便拿出样东西,都比一千万多得多!你别来对我玩什么道德绑架,你不觉得丢人我还替你爹觉得丢人呢,怎么生了这么个没脑子的儿子!”

    “你!”冯建亭气的怒指萧鹏。

    “你你你你什么你?”萧鹏怼了过去:“这样吧,我随便拿出来样东西拍卖,如果不够一千万,我自己补上差额,如果超过一千万,超过多少你再掏多少!喂,你敢么?”

    冯建亭心里一惊,这家伙不会赌气真要把他的戒指拿出来拍卖了吧?他也不怕拍不回来?刚才祁东来可是说了,这枚戒指可是独一无二的。

    他可不傻,冷哼一声扭过头去不看萧鹏,意思就是不跟萧鹏比,他认怂了。

    萧鹏伸个懒腰:“还特么的跟我玩道德绑架,老子做慈善不像你只特么的嘴上说!也怪我自己,跟你一个怂逼废什么话啊!好吧,我也贡献点自己的微薄之力吧。主持人,可以加拍么?”

    主持人点点头,回答了萧鹏的问题。

    冯建亭急忙问道:“难道你要把你的戒指拿出来拍卖?”

    萧鹏鄙夷的看了一眼冯建亭:“看来你不但脑子傻,耳朵也不好用,我刚才不是说了,随便拿出件东西也会超过一千万么?你听不见啊?”

    冯建亭一听萧鹏不是拿出自己的戒指,倒也轻松了一点,嘴里冷哼道:“我倒要看看,你能拿出什么东西,还能价格超过一千万!”

    萧鹏连理都不理他,转头对着一旁的杨猛伸出手:“拿来。”

    杨猛一听,哭丧着脸答到:“鹏哥,鹏爷,你的戒指不拍卖你别把我的戒指拍了啊。这戒指如果拍出去,我真怕基里牧首天天坐在千里岩哭啊。”

    萧鹏听了哭笑不得:“谁说让你把戒指拿出来了?你那戒指懂行的才知道价值,外行知道什么?”

    杨猛听了萧鹏的话倒愣了:“那你让我拿什么?”他全身上下还有什么值钱东西?

    萧鹏一指杨猛的手腕,杨猛这才明白过来:“嗨,你早说啊,我以为你要跟我要戒指呢,原来是要这个,拿去拿去,回头再给我做几个行了。”说完把手腕上的手表递给萧鹏。

    萧鹏白了杨猛一眼:“还做几个?你累傻小子呢?”

    说完萧鹏顺手把手表递给主持人:“就把这块表拿去拍了吧。”

    主持人小心翼翼的接过萧鹏递来的手表,很仔细的拍了照片,放到拍卖会上的大屏幕上:饶是他主持经验丰富,这时说话也略有紧张起来:“下一件拍品,是萧老板提供的,玻璃种帝王绿翡翠手表一只!现在参拍者可以上来观察细节。”

    “嘶。”会场瞬间鸦雀无声,只能听到吸凉气的声音。

    所有人,都被吓到了。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